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写作初衷是希望反映中国的变迁

提问:两位老师好,我想请问的是你们二位都有很长时间,然后各自有各自的作品,有没有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或者你们之间互相有没有一些有趣的事情之类的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张彤禾:跟你说一下我最初想写这本书的起因,其实那时候我在华尔街日报,我在写另外一篇文章,是一个普通人的一个故事,是讲一个上海的10岁的女孩。我感觉很喜欢写就是这些普通人的生活,我觉得很丰富,我有一个意见,就是我编辑说我有一个写系列文章的想法,每一篇文章写一代人,现在写了这个10岁的女孩,接下来写二十多、三十多、四十多岁,从而表现中国的变化有多快。他说很好,然后我就开始想,怎么样找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

同时我开始觉得这个流动人口这个题目很有意思,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没有时间写这么多代人,然后我跟何伟(那是我们还没有结婚,只是朋友)说我有一个意见,请我所有的办公室的同事我们一人写一篇文章,我写一个年轻的女孩,然后另外一个人写一个年纪大一点,另外一个工厂的事情,何伟听了我这个建议然后他就说,写作不是一个具体的活动,你有这个建议一定要你自己做,因为别人做肯定不是像你想像的那样。当然我知道不是说我会让别人做,但是我收集一下,我写这些问题我没有时间写那些文章,然后他就告诉你这句话。我说youareright。第二天我就去跟我的编辑谈,我说我想写这些文章,然后他说好,那就好了。所以如果没有何伟的这样批评就没有这个书。

范立欣:我觉得这很像作者电影,你必须要对你的电影有完全的把控,就是像我们这一辈的纪录片,我很难用别人拍出来的素材,有时候实在忙不开了,人家说我给你一个副导演去拍一下,我就觉得那个不是我的,那个不是我的孩子,所以我一定不能用,我没有办法用不是我现场在那个地方拍出来的素材。我觉得我不相信它。

提问:我问的这个问题可能和打工者更相关一些。张老师您笔下的打工族,包括现在绝大多数的打工族,可能在他们的观念上都认为进城就是一次比较好的改变机会,但是我觉得有很多现实的问题在局限他们。比如说,中国的一些僵化的户籍制度使得他们的社会是割裂的。他们在家里那边会有地,他们的户籍也都在家里,但是他们同时又进城务工,赚的可能也不是特别高,这样就有很多问题,比如说他们有两种选择,第一是把家人留在家乡那边,然后这样就长期忍受分离之痛。另一方面就是把家人接到工作的城市里,但生活成本会很高。我不知道您笔下的这些打工子弟,她们对于这种情况是怎么看的?您本身的看法呢?

张彤禾:对,这都是每个家庭都要自己做决定的。比方说清敏这个女孩,她后来结婚生了两个孩子,她跟她老公住在东莞,孩子待在家里给婆婆看着,但是清敏就一直对这个不满意,觉得一年只看到孩子几次,孩子那么小,她觉得很失望,很想他们。后来好像她的老公亲戚来开了一厂离东莞不远,他们都在那找到了工作,然后可能因为那费用也比较低,所以他们可以一家人都一起在那,婆婆就是白天看着孩子,早上、晚上他们就跟孩子在一起。这当然是很理想的,但清敏也不是一个很有钱的一个人,她应该说还不是中产阶级,她还不是很成功的,她还很年轻,但是她们找了这样一个办法。可能过几年情况又会变,她们又要找办法。

但是在东莞这样的地方其实户口的问题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格,因为多半的人都是外来的。比方说我在东莞认识的人,在那打工的时间比较长,他们就会买一个房子,然后买一个户口,就是孩子的户口就变成那个地方的了。当然这不是很理想,因为对外来的人费用还是很高,但是就是说一般的人,到时他常常会想到办法,如果实在不行他可能会回到家乡,不是农村,而是首府或是其他城市,在那发展比较容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