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新一代与旧一代没有那么大的差别

提问:谢谢这个提问的机会。刚才听老师说,因为现在整个中国农民工发生了很大改变,像以前90年代初到东莞的,后来是2000年到东莞的,然后进入一个新的十年,更多的年轻人、90后他们开始出来务工,很多是走到了中西部地区,包括成都、重庆,然后富士康也过去了。现在这些年轻人没有像老一辈那样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们比以前相对来说多读了一些书,随着网络不断的发展也有更多接触各式各样的信息的机会。你说你的书里面写的是90年代和2000年初的,那么对于新这一辈的、包括打工的女孩,她们的一些感情上的或者生活上的以后的发展,你还会有持续的观察吗?和前面这两代的那种打工女孩相比的话,她们有哪些最突出的特点?谢谢。

张彤禾:我希望一直观察这个问题,这段时间我不在中国,可能不会常常写文章,但是我很关心这个问题,想看这些打工者的发展是怎么样,特别是跟我认识的这几个女孩一直保持联系,因为我们也是好朋友,我也想知道她的生活改善了没有。

新一代的流动人口我觉得就是说这是个过程,她们越来越跟城市化接近,越来越不像农民工而是像城市的人,她们的要求也比较高,她们也更了解城市,不是像10年前、20年前就是很陌生,很不了解城市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不觉得这一群人跟过去基本上不一样,她们还是从农村出来的,还是到城里还是在找机会。我在中国看到,每新一代的人出现,大家都说这一代不行了,这一代完全不会吃苦、不会用功,都是独生子女。五年前他们也这样说你们。这些人可能小时候都是这样,但是后来他们在社会上都在生存、都在竞争、都在发展,所以他们也都会找他自己的选择,不是说一下子新一代的人都不会工作,这些厂都没有人去工作。

从20年前、10年前到现在我们看到厂的条件一直在改善,工资一直在上升,给工人的条件待遇也越来越好。这是一方面是员工的要求比较高,一方面是经济带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发展,不是说中国的经济衰退了,因为这些员工不愿意工作,就是说她们要求比较高,所以这个工厂也要跟着她们一起走。

提问:我想问范老师,作为一个导演,你会每时每刻都面临着这个问题,比如说我看到这个东西我想要怎么拍,我要怎么把这个故事更好的呈现给大家。之前我听过另一个讲座,他就讲到说他自己会有一个很迷盲的时期,把自己全面的否定的一个时期,在我看来是很绝望的日子,我想知道在你拍纪录片的这么多年以来,你遇到过像这样一种觉得很绝望,然后脑袋空空什么都不知道的,你当时是怎么走过来的?

范立欣:在拍任何一个影片的过程中肯定是有迷盲和觉得没有力量的时候,有时候会怀疑,特别是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就会怀疑你自己做的这个事情到底有没有价值。也有很多的困难确实会让你想是不是就放弃算了,有时候会很苦很累,有时候其实搭了命在里面干,比如像我们在2008年雪灾,在火车站真的是人挤人,像潮水一般,差点被踩死。有时候你就会觉得你干那个事是为什么?可能拍完了以后可能都不会有人看。单就那一个片子来讲,就像我刚才说的一直的动力就是觉得这个故事应该被讲出来,打工者这个群体不管是第一代出来打工的人,他们的梦想和热情。还有第二代,现在有第三代的工人出来,他们各自所怀的这种梦想,他们其实加在一起,就是国家整个希望摆脱贫困,希望改变自己命运一个大的梦想,我们现在说中国梦,要把它具体化,就是这些人的梦想,支撑我的力量就是这些人的声音应该被听到,他们的故事应该被听到。下一个影片可能又会有新的动力,我觉得每个影片,每拍一个纪录片真的像写书一样,就像生一个孩子一样,要更长的时候,三年或者是五年,下面可能要开始一个关于农村的基层选举和治理的这样一个影片,也是跟城市化,土地增值,基层选举这些事情有关系,当然也需要很大的力量,慢慢找吧。

凤凰网读书:非常感谢两位老师今天到场做了这么精彩的对谈,也谢谢大家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