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春明网上“交友”记

张彤禾:现在我读一小段春明上网交朋友的小故事。一天我在春明的公寓里她给我演示QQ聊天,上线的时候你可以下拉一个名单,所有在线的人都在上面,然后选特征,比如籍贯、城市、年龄和性别,她警告我,上面的人经常会聊到性。在现实生活中不能聊这些,她解释说,所以我们在网上聊。上线几分钟之后一个男人过来了,他是一个朋友的朋友,有人把他作为备男友介绍给春明。

“你在上班吗?”

“是啊,你呢?”

“不,我在家。”

这个男人是东莞的城市规划师,从山东里,他27岁比春明小三岁,所以春明骗她,说她自己25岁。聊天进展的很快,他们打开摄像头,让对方能看到自己,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很严肃,体格魁梧戴副眼镜。

“对不起,我很丑,吓到你了吗?”

春明转向我:“他看起来像个老实人”

他写道:“我觉得你看起来还行,你结婚了吗?有男朋友吗?”

“没有。”

“啊!所以你比较保守是吗?”

“不,我不保守,但是我比较传统。”

“哪方面?”

她靠在椅背上自言自语:“哪方面?”

那个小伙没什么耐性:“性的方面。”

对话框不停的蹦到她面前,小伙子打字比春明快多了。念过书的人会打字,但春明没上过几天学。

“不是,不是性的方面,”她写道。“老实说我上网是来交男朋友的。”

“为什么一定要以结婚为目的呢?”

“不一定,交朋友也很好啊。”

“你能接受多少?”

春明向我解释,他在问春明是否可以跟只是朋友的男人上床。

“我们什么时候见面,我下班后有空啊。”

“啊,不好!”春明尖叫起来,“他要见我。”

那天晚上春明跟那个小伙子见了面,她后来告诉我他看起来人不错,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但是他很丑,有啤酒肚,鼻孔下面有颗青春痘。接下来的几个月,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在她心里打架:他很丑。他上的是名牌学校。他比较成熟。他很丑。

春明跟那个小伙子一起去商场买她公寓用的沙发,春明还跟他发生了一次关系,但是没办法说服自己跟他谈恋爱。“大多数中国人的婚姻并不是建立在爱情之上,”她说:“也许将来我的婚姻也是这样,但是我现在还不打算妥协。”

张彤禾:出门打工对于打工族来说不是受罪

张彤禾:春明的物质生活比较稳定之后,她开始想了解生活的意义。这让她做了一些很不相干的事情。有一段时间她一心一意要学英语,不久她就放弃了,参加了一个直销营养品的公司。再过一段时间这边又放弃了,她开始只吃生的蔬菜、水果,她劝我一定要这样做。

我跟春明熟了以后,我了解了一些她让我很感动的事。在这个无情的工厂世界,她有过这么多无聊的工作,这么多可恶的老板,这么多糟糕的男朋友,她还可以这么乐观,还可以想改善自己的身心,还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真的爱情。很多人批评说中国人今天只关心赚钱,买车、买房子。但是春明让我了解,有人要的其实很不一样。“我想提高生活质量,”她跟我说,“我想找到心的快乐。”她在找更深的生活的意义,虽然她自己也说不出这是什么。

我一开始写这些关于打工族的文章,很多外国媒体早已登了关于打工族的专栏报道。他们的重点多半是工人受伤和被虐待。我的想法是,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如果出门打工真的只是受罪,不可能有一亿五千万人都会跳进去。我怀疑打工族自己对出去打工这件事情的看法可能很不一样。虽然打工很辛苦,也是一个机会,一个有趣的探险。

在那两年了我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去东莞一、两个礼拜,主要是采访两个打工女孩。我发现,如果你花两个小时采访一个人,或者你花几个月的时间跟着她,看她生活的上上下下,你得到的结论会很不一样。比方说如果我认识春明就是她第一个工厂工作,或者是刚刚差一点被骗,而在街上游荡,那我可能写出的文章可能是很悲惨的生活。但是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我可以看得出她的生活不断地向上改善,我看她过去十年的生活,我可以看得出,她从最初级的工人,到现在已经快要进入中产阶级。因为你花很多时间,才可以真正的了解这些事情。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