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工人和产品之间的关系很复杂

范立欣:我今天是第一次有机会见到我的偶像,我是准备了好多的问题想问你。我刚才放的这两段视频,可能让大家有一个更直观的印象,工厂是一个什么样的样子。我在做这个片子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对农民工还有对这些男孩女孩心里怀有很多的同情。但后来我听了你的一个TACTTALK以后,我有了另外一种更深更全面的认识。他们离开农村,来到城市里打工,对他们个体来说,不一定完全是坏事,虽然他们要吃很多的苦,工作的时间很长,在媒体、新闻报道里也可以看到他们生活的那些窘态。但其实更是他们自己的一种对生活的、对自身发展的一种追求。

张彤禾:你们很多人可能知道TACT这个机构,它请一些很不相干的一些人在一起,在很短时间里你要说你的生活,你的工作的重点在哪里或者是什么。我写了一本书,我没办法15分钟里重复书里所有的内容,所以我就想问一个问题:中国的打工者,他们与自己生产的这些手机、电脑、提包等产品有什么样的关系?因为外国媒体通常都会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员工多可怜,他在这个iphone的工厂里工作,但是他连个iphone都买不起,这就代表这个世界多不公平,甚至说我们应该不要买iphone。

那么我就从这个角度来说说吕清敏,我写的这本书里面的一个女孩,她跟她做的产品有什么样的关系。有一段时间,我跟她一起回家过年,在火车上她送了我一个Coach钱包。我说谢谢你,但在心里想这肯定是假的,因为在东莞差不多所有在街上买的东西都是假的。

我们到她家之后,她送给她妈一个皮包,这个是美国另外一个很有名的牌子。清敏的姐姐桂敏也是在这个厂工作,她开始背一个很时髦的一个皮包。渐渐我才发现,这些皮包是她们工厂做的,大概不是假的,是真的。然后她们就说:“对,这个是我们厂制造的,这个在美国一个包可能卖六千,不知道是六千块还是六千美元,反正就是六千,很大很大的一个数字。”我回东莞之后,有一天跟清敏和那时候她的男朋友在一起,就问她,你们是怎么样得到这些包?因为清敏宿舍里有好多个这样的很高级的各种包。

她的男朋友在生产线上工作,他叫阿杰。他说:“这个很容易,他们在生产这个包的时候,你就让他多做一两个,你跟保安是好朋友,他就让你拿走。”

我问:“就是说你这是偷这些包是吗?”

他说:“不能这样说,这是我们跟那些保安是好朋友,他就很容易,这个生产已经结束了,那我们多做一两个包没问题吧?”

我觉得这很有意思,因为在传统的外国媒体上,你就会说清敏在这里工作六个月才可以买得起一个Coach包,这代表她多可怜。其实她和这个钱包的关系很复杂,很幽默,很奇怪,你不能想象她和她的生产品有什么样的关系。马克思说一个在工业时代,一个工人和他的产品已经没有密切的关系,就是“异化”(alienation)。这个理论从头到尾都是在英国伦敦的图书馆里达到的,所以他其实完全不了解工人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才说,工人跟他的产品是这个关系。

虽然可以说差不多全世界的人现在都否定了马克思,特别在中国,但是其实他的想法还很有影响力。我们怎么样看这些打工者?我们把他看成真正的人还是我们把他看成机器里的一个螺丝钉,一个没有个人,没有朋友、自由,没有概念想法的一个人?我的这个演讲是要告诉大家,你要小心点,你在你图书馆、办公室里想象世界上是怎么一回事,可能真的不是这样子。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