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范立欣:纪录片拍摄很难保持客观性

张彤禾: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因为我是记者。我觉得我看了《归途列车》,特别喜欢,特别感动,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片子里,有一段是这个家庭里面的纠纷变得特别激烈,那个女孩跟她的父母吵得特别厉害。然后我想问你,你什么时候感觉你要停下来,不要再拍,因为你要去劝架,一部分你是艺术家,一部分你也是她的朋友,你是怎么样做这个决定的?我很好奇。

范立欣:对,其实我正准备要讲到这一段。关于我对客观的看法,还有就是所谓的新闻报道和纪录片的拍摄当中的客观性,其实真的很难做到客观的,我觉得那一定是一个标签。

我也很赞同你刚才说的,你必须要有同情,你必须要公平,还有尊敬。可能不是所有的同学都看了这部纪录片,我简单地介绍一下,Leslie讲的这个场景是在2008年雪灾,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和这一家人回到他们在农村的老家以后,刚刚一进门,大概没过20分钟,这个家庭里就爆发了一场特别严重的冲突,是这个女儿公然地挑战了她父亲的权威,她跟他顶嘴,然后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当时我正在另外一个房间换灯泡,因为我们每次从城市去他们农村的老家,都会自己带一堆100瓦、200瓦的灯泡给他们换上,农村都是用10瓦的灯泡,根本就没法拍片子。在换灯泡时,我听到另外一个房间打起来了,就赶紧过来,那个时候我的摄影师和录影师他们正在拍摄,可能已经打起来有15秒、20秒的样子吧。

我的第一本能就是冲进去把他们分开,但是进门前我必须推开我的摄影师,其实我要感谢他,他挡了我一下,他不让我进去,他往后挡了一下,我就开始特别地纠结,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脑子是一片空白。因为有太多的价值,你需要去在一瞬间做一个判断和衡量,你是做一个称职的所谓的客观的纪录片导演,去非常以一个抽离的方式来观察和记录这个事件,还是以跟这个家庭是朋友的身份做一个好人来劝架,还是说你应该完成你的职业的使命。所以有很多价值在那儿,聚集到一起。

还有我们的摄制组和这个家庭关系的处理。因为我需要拍到这个场景,这个场景特别重要。但是我越晚介入,他的女儿会觉得我跟她不是一边的,那个小女孩总是会觉得,你们是不是跟我一边的,你们要不跟我是一边的,我就不会跟你们讲我的心里话,因为我跟你讲了,你就会告诉我的爸爸妈妈。她的父母因为没有办法和他的女儿直接交流,他们总是希望我们做一个中介来搞清楚他的女儿到底在想什么,她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

所以我其实需要掌握一个非常精妙的一个平衡,我必须让双方都能够接纳我们的拍摄,但同时又不能让任何一方觉得我们是另外一方的人,并且对他们不尊重。所以是一个特别困难的位置,我的摄影师挡了我一下,我差不多就想了刚才所有讲的这些问题,想了差不多10秒钟。

这个时候这个父亲再次挑战这个女儿,他说你再敢说一句“老子”,因为她说了“老子”,这个在中国的家庭里面显得非常不尊敬,他说你再敢说一次?而这个女孩的脾气又特别倔,她就又说了一次,她是用四川话,然后爸爸把她甩在地上,这个时候我就觉得不行了,我不能再看下去了。

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这个时候去掉了我所有的职业身份,我觉得就是作为一个人,简简单单的一个个体,你也不能够装作视而不见。最后我冲进去拉他们分开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大概我想了15秒左右吧。

我冲进去的那一刻,后来想起来,我很高兴我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这种心态进去的,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不是有太多的利益权衡之后做的决定,而是一种本能。就像我第一时间到那儿的本能一样,但是被阻止了。第二次我就坚定了,进去把他们分开了,但是没有剪到影片当中来。

在做剪辑的时候,我其实有考虑我是不是要把我自己放进去。这就回到刚才你说的客观性,作为一个纪录片来说,客观性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你标榜你是真实的,你标榜你自己在探寻真理,如果不客观的话,就等于你没有了基础。

所以在做剪辑的时候,我曾经想把我自己走到画面里的那部分也放进去,这可能是整个影片当中唯一一个你在镜头里面看到导演出现的时候。后来我们剪辑师就跟我说,他说:“立欣,你是在做一件很懦弱的事情,你不够勇敢,你不够有安全感,害怕别人怀疑事情的真实性,所以你急于洗清自己,急于为自己开脱。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因为事实已经被你拍下来了。作为一个作者,你有你的观点,你有你的判断,你必须要有勇气让素材本身站到观众的面前,它自己会为自己解释的,不需要你在这里替它证明和解释。”剪辑师的这段话让我特别受用,我学到很多东西。你自己要足够勇敢去面对真相,才可以做的更好。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