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4期】崔卫平、寇延丁、仝宗锦:公共讨论,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3年05月28日 15: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读者:崔老师您好,我想跟您讨论一些可能有点偏题的事情,我想讨论一下理想的问题已,也是关于年轻人的。咱们80年代之前,可能年轻人的理想是偏浪漫主义的,之后可能就是比较理性的、现实的。您说从现在年轻人从个人,然后要过渡到公共空间、公共事务里面,但是我觉得可能现在谈这个话题有一点奢侈,对于年轻人来讲,以公共事务作为自己的理想的话,是不是有点奢侈?是会不会陷入到一种关于民族、国家的这么一个问题里面,谢谢。

崔卫平:并不是说年轻人在公共领域中的作为都会陷入国家、社会中的。首先我觉得现在跟以前不一样的是,过去一个人的生命只能献给国家,只能献给党,或者只能献给社会,这是一种带有某种强迫性的要求。现在我们首先是一个自由的人,如果你关心公共事务,那也是一个作为自由人的行为,没有任何强迫性在内,只是说你希望提升你自己生活的品质,或者说实现你的某种人生更高的一种责任感,而没有任何强制,这是最根本的区别。

另外,是不是一定要进入公共领域?我觉得有的时候不是你要进入,有的时候是有关你这个人,有关空气的问题,有关奶粉的问题,也有关交通的问题,有关食品安全的问题,这都是是有关年轻人的问题,这个不一定说跟你的个人生命没有关系,相反是密切相关系的。对不对?比如说某地建化工厂的问题,或者是建一个有危险的水库的问题,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其实我觉得不一定需要把理想和现实截然对立起来,就像每个人有他的理想一样,一个社会也有它的理想,但是一个人也有他的现实,这是一个互相沟通的一个两方面。

反过来说一个人最高的理想是实现他的价值,而就公共条件来说,社会制度来说,应该帮助他实现自己的理想,发挥他的潜能。所以当我们关心公共领域,或者关心制度,其实希望这样的制度环境更加能够帮助完善个人理想,实现每个人生命的最高价值,是这么一个关系。

读者:现在感觉年轻人的理想,就是没有信仰,没有追求,或者说没有这种理想的这么一个概念,就像袁岳说的个人之上,没有其他的什么价值了,有这么一种现象。

崔卫平:其实我也是蛮主张一个年轻人假如能把个人先弄好了也不错,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负担,成为一个需要别人救助的对象,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最好能发挥自己的才能潜能,假如能把自己潜在的才华发挥出去,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理想状态,理想不是跟我们很远的东西,恰恰可能是在我们身上里应该唤醒的东西,该实现的东西。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崔卫平 寇延丁 仝宗锦 民主 讨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