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4期】崔卫平、寇延丁、仝宗锦:公共讨论,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3年05月28日 15: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崔卫平:言说出现在暴力结束的地方

崔卫平:我跟大家要谈的第二个问题是言说的力量,因为我们讲讨论、讲公共讨论,肯定是通过言辞来表述的。言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们肯定是有意无意根据自己从前的经验来看待问题,在我们许多人的经验当中,他本人的说法往往是微不足道的,他的发声显得无足轻重,他说什么也没人响应,这就令他本人始终处于一种无能为力的状态,觉得他的意见、声音、想法得不到释放,不是无人理睬就是遭到拒绝。

当然了,他也知道许多人和他一样说什么都没什么作用。其实不仅是像他这样的小人物,一些大人物们说话也未必起作用,真正发挥作用的人们看到是一种被称之为“实力”的东西,有实力才能发挥作用。我如果今天告诉人们实力在谁的手里,谁就有话语权,谁就说话算数,结果就像我们上次讲的等待的故事,力量和意义在别人身上,那么同样多的人认为力量在有实力的人那边,而偏偏不在他自己这一边,这就是他为什么经常喜欢站到别人的立场上而放弃了自己的立场。

所谓“实力”有许许多多,有权力的人有实力,有钱的人也有实力,而最强大的实力,构成一个社会中最不可阻挡的力量,是什么?最强大的实力,变成一个社会最不可阻挡的力量是什么?真的不可阻挡的是“暴力”,思想也会受到它的阻碍。强制性的力量实际上很强,是强迫人就范的那种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当然所有的语言很可能都失去了力量。就像人们在极端情况下所遇到的那样。比如说奴隶社会,奴隶被剥夺了开口的本能,被剥夺了用言词与人沟通的生活方式,奴隶们只是默默的牲口。

比如说当纳粹一声令下,所有的犹太人,不管男女老幼,是教授、是小贩、清洁工,都必须到规定地点集合,这时候任何语言的辩解是没有力量的。在这种情况下强制性的暴力不仅仅是一种惩戒的手段,而且是组织并且管理社会的直接力量,摆在无辜人的面前。这便是专制社会的特点,运用暴力进行统治,其实即便上专制,也有不同程度和不同形式上的区别。大面积运用暴力的社会,将暴力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甚至干预人们头脑临时出现的偶然想法,以及干预写在日记中的私人表达,可以称之为独裁专制这样的一种社会。

并不是专制都是独裁的,还有一点区别。在独裁者或者独裁团体面前,不允许任何不同的声音。他们需要通过暴力来解除这些声音,正像阿伦特所说的纯粹的暴力是无声的,正因为如此,暴力不可能是伟大的,暴力不需要言说,暴力痛恨言说。那么言说在哪里呢?言说处在什么位置上呢?言说出现在暴力结束的地方,在暴力终止的地方言说开始了,在这个意义上,作为民主社会,就是以言说的力量来代替暴力的社会。此前需要通过暴力来解决问题的地方,推动压制达到某种效果的地方,现在处处皆是言说的声音而不是暴力的声音。

当然这样说并不是取消所有强制性的力量,对于那些危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行为,当然需要强制性的限制,只是事情不能弄的相反,让抢夺他人财产、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的恰恰能够逍遥法外。实际上我们说言辞的力量只有在现代条件下,才变得更加突出。什么样的现代条件呢?怎么样认识现代社会这样一个起点呢?那就是承认一个社会是由不同起点、不同利益、不同背景、不同思想信仰、不同立场、观点的人们所组成的,互相之间存在着矛盾和冲突,充满差异和对立,充满了种种不一致和纠纷,这是我们认识社会的一个前提。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崔卫平 寇延丁 仝宗锦 民主 讨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