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4期】崔卫平、寇延丁、仝宗锦:公共讨论,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3年05月28日 15: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崔卫平:公共精神不等于集体主义

崔卫平:这个网络团还有很大的特点是,比如说从前的人不愿意把私人的事情拿到陌生人面前讨论,仿佛隐私被看做是非常重要的,而今天不同了,网络又是一个大量提供隐私的地方。今天晚上在哪吃饭,见了什么人等等,天马行空、流言蜚语,全都晒到网路上。我记得有位明星说,如今有了网络,自己就是狗仔队,身兼狗仔队的职能,把自己暴露给公众。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网络同时具有私人性质和公共性质。人们并不是为了公共发言去上网、上微博,同时发的有很多有关私人的信息,在这里私人信息和公共信息完全淹没在一起。就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在公共场合下过度的谈论个人,是对于自己可能会造成一定的损害,是物理学家海森堡说过的吧,他说:“粒子在人们持续关注的情况下,会改变它运行的轨道”,那么其实我们当不停的把自己私人的事情放到微博上,不停的谈论自己,会改变自己的生活轨道,因为你在发微博去做某件事情,为了发微博,然后去采取某一个决定,或者说某些话等等等等的,这样一个生活就被微博扭曲了。在某种意义上,这也大大的削弱了和讨论公共性质,也就是说大家用私人口吻说话习惯了,没有意识到你现在触碰的是一个公共话题。公共话题需要你做一个什么样的理性表述,或者说是一个有时候需要超越个人利益的一个表述。当然是你自己的语言,是你的立场,是你的起点,但是不一定要把你现实中所有的利害关系全部倾放在网上。

这里我想做的一个事情就是讨论公共性,提升讨论公共品质,提升讨论所需要的公共精神,其实目的在这个地方。包括我说以平等的身份准入,不能说谁谁谁的粉丝比你多三百万,他的身价比你高多了,他能赚很多钱,所以就更有发言权,这肯定不行。在讨论当中,包括比如说以道德平等的身份,以政治平等的身份,包括以理性的方式。

什么叫理性的方式?这个包括对于语言拥有一种现实感,我们这个民族可能由于象形文字的原因,当然也可能其他原因,我们对语言有一种还没有弄清楚的关系,好像我在这儿骂一个人,用暴力的词,然后他所讨厌的对象好像真的就受到了某些损害,真的就应声倒地了。关键不是这样,我觉得这样的方法是潜在是巫术思维,所以我们要对我们的语言要有一个理性态度,知道它仅仅是语言的表达,对语言要有一种现实感,同时也要对现实本身要有一种现实感。

这包括我们在公共讨论当中,如何富有一种公共精神,而公共精神往往在中国很容易沦为集体主义。也就是说在中国曾经经历过一个取消个人的时期,那么被要求是集体的和集体主义的,所以在一个阶段,个人是一个真理的抬头,是一个意识的觉醒,那些个人无论如何他是一个起点,并不等于是终点,尤其不等于是顶点。而帮我们说要进入公共领域,关心公共事务,关心公共话题的时候,这时候的个人并不是集体主义意义上的个人,在公共领域中,所活跃的只能是已经成为个人的那样一种人,而不是说为了集体,我不知道这个简单的表述大家明白没有。

其实个人的话题,对我们来说是一个80年代的话题,也就是说80年代力图从那种大一统的、集体的、社会整体的那样一种脉络当中解放出来,要成为个人。所以,那时候人们所接受的东西包括比如说萨特、克尔凯廓尔、尼采都是非常个人的。但人们反对过去集体主义,获得某个小小的战役胜利以后,就在个人这方面停住了,他们没有想到,个人还需要继续往前走,也就是说在摆脱了集体之后,还可能前面等着的一个大有可为的领域,就是公共领域,进入公共领域中发言的人,他恰恰需要有个性的,有定力的,有自己观点立场的个人,而不是说在这个里面个人只能是死掉的,是萎缩的。

相反,恰恰在无数不同的个人面前,这样一个个人才更加显示出他个人的本色,或者个人的特性。这不会泯灭你的个性,而恰恰方显出个人的英雄本色,当然如果你屈从于某些粉丝的要求等等,你可能失掉个人,是存在这样的危险,但是不等于说进入公共领域就只能是回到了从前的集体老路上面去,这是一个完全不同层次上的问题。

其实我有几篇文章不停讲这件事情,我发现这样的表述在阿伦特和哈贝马斯那儿都没有,这是一个中国的问题。那个的文章里面主要谈的是我们的公共品质和我们所需要的公共精神的问题,这只是我们铺垫的背景,一旦我们具有这样的东西,我们终于可以不把对方当做敌人,我们可以坐下来开会了,那么就是寇老师的工作所提倡的需要一个议事规则的问题,我要简单说的就到这儿,开个头而已。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崔卫平 寇延丁 仝宗锦 民主 讨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