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4期】崔卫平、寇延丁、仝宗锦:公共讨论,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3年05月28日 15: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仝宗锦:网络讨论,一要讲理,一要讲礼

仝宗锦:谢谢崔老师、寇老师。寇老师刚才提了几点,我印象特别深刻,包括开头她说哈维尔对她的一个启发,“他眼里没有敌人”,这句其实又让人想到刚才崔老师提到的一样的话。其实我们现在是常态政治,我们不应该把非常态政治的敌我区分模式运用到常态政治中,而如果是敌我区分的模式,那就不仅是权力结构,我们自己可能在平常的讨论里边,在网络发展里边,也可能会充满这样的一个习惯。

比如说最近4月份,《经济学人》杂志有一篇文章在讲中国互联网,他说就是中国现在这样一个网络被很多权力机构控制,但是他也提到了,网络的讨论风气里边,可能会陷入两种思考。一种就是所谓的利己,另外一种就是所谓的怯弱,我们专门安于过自己的小日子,我们不去关注一些公共问题、公共事件。实际上这也是刚才崔老师说的,我们把这样的网络空间,我们发一点今天我们吃的什么菜,我们拍一张照片,明天拍一个自拍,这样也很好,但是我们就安于这样的状态,我们不去关注一些公共的事物。

另外就是,我们对待很多问题充满一种斗争的情绪,直接骂声就上去了。我们以为这样子可以解决问题,我们不是去讨论,而是直接开骂,或是做很多不好的揣测。我们们不能够期待一个所谓的民主社会,我们不能够期待我们这样的一个习惯,就能够生长出一个好的一个政治结构,民主本身既可能是一个理想,但是同时也是一种技术,它既是一种制度,同时也是一种文化,既是一种国家的权利结构,但是同时也是我们每个个体的生活习惯,他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制度,不仅仅是掌权者的事情,同时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当然寇老师提到的“我干了你随意”和面对底线的时候“脚踩西瓜皮”的精神也特别有意思。但是实际上很不容易,它就是一种不计较自己得失,堂吉诃德式的精神,就是宁可自己受辱在这个社会里边受到一些束缚、压迫,还是去坚定践行自己的理想的这样一种精神,这个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更多的人能够秉持这样一种精神,秉持这种“我干了你随意”,我只要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不太去计算我们在这个社会里所遇到的一些问题,那整个社会就会改变很多。

我觉得在网络的讨论里有两点特别重要,就是有两个字可以来概括,一个是道理的“理”,另外一个就是礼貌的“礼”,一方面就是表达我们要讲道理,而不是去谩骂,另外一方面就是应该讲礼貌,有一个基本的讨论或者辩论的礼貌、礼节,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第一点当然很重要,但我需要特别强调第二点,因为道理能不能够清晰的逻辑表达出来,有的时候是水平问题,有的时候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价值多元问题。但是礼貌的本质作用是,我们大家愿意在这样一个共同体里边,就同一个问题共同发表意见,最后试图达成共识或者是解决问题。

这种基本的礼节、礼貌,就是一个基本的共同体意识,就是大家不撕破脸,大家愿意在这样的一个共同体里边,或者在一个空间里边,就某个事情发表看法,试图说服对方或者是被对方所说服,是否能够追问某些事实,是否能够把握一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而这个共同体意识,这个礼貌,事实上就是一个民主的简体性条件。因为如果我们把民主简单的概括成一个多数决定的机制,实际上本质首先就是需要大家愿意在一起,一起坐下来通过规则而不是通过暴力来解决问题。如果大家不讲礼貌,不是愿意遵循一定的礼节,甚至有人表面是自由派追寻民主,但是他满口脏话,一遇到不同的意见就骂声过去,那在我看来,这就是不热爱民主的一个典型。因为民主机制的一个预设就是大家是平等的,大家不是希望我通过拳头、通过枪杆子来解决问题,而是通过言说的力量来解决问题,通过逻辑事实来解决问题,来说服对方。

所以“礼”这个问题我觉得特别重要,它是一个不仅仅是构筑民主的一个前提性条件,同时也是我们如何建设市民社会的问题,就是让我们大家能够愿意在一起,因为我们大家知道,很多时候我们似乎是战胜了对方,一个所谓几百万粉丝的一个人物,他可能不愿意去倾听,他们认为被听得多就是一种力量,是他可能恰恰忽视了这个背后一个所谓的不平等的结构。我们认为听的人多,他就是政治,我们把听的人多,力量大,我们就混同为更正确、事实更清楚。我们没有去追寻这里边内在的一些东西。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事实上基本的礼节,对这种礼节背后、我们言说空间背後的不平等格局的一个清晰的认识,我觉得特别需要我们在辩论当中特别在注意。

崔卫平:“礼”是一个当我们走出家庭,走出私人,来到一个别人能够看见的场合是,存在的一种约束,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不是你个人的。中国人讲有里子就有面子,你拿出来的东西,确实要经过一番修饰,要经过一些调整,而不是那么赤裸裸的。所以,我觉得人是需要修饰的,有的时候看上去直接,看上去不装,但是如此的粗鲁,如此的原始,如此的倒退,话就没有没有弹性。

仝宗锦:我们现在经常把粗鲁当成帅气,其实我跟崔老师本身很多问题有分歧,有一些意见的不太统一,但是我是晚辈,我特别尊敬崔老师。讨论当中,也确实还是保持了比较好的一个讨论的氛围。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崔卫平 寇延丁 仝宗锦 民主 讨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