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4:“南疆痛史话从头”——汪荣祖的历史劫难观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嘉宾汪荣祖先生在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汪荣祖:人类的环境史和苦难史是环球史的重要内容

汪荣祖:人民苦难史,具有普世性,在中西方都不胜枚举,而现在记录很少,我想我们读历史的人,也该知道过去的人的苦难,他们如何面对恐惧,应对创伤,如何将我们历代中国人民的苦难史写入环球史。环球史是最近几十年比较流行的事,从前的世界史主要是西洋史,真正要写一部世界史很不容易,因为你要把整个世界的历史融合在里头。

近代之前,东西方交流比较少,后来世界来往比较密切了,才有可能写环球史。环球史应该超越世界史。虽然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历史,可是有其共同的地方,比如环境史。环境对于人的影响,少不了中国这一块,也少不了西洋这一块。写人类的苦难史,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题材。人类的环境史和苦难史是环球史的重要内容。中国人民苦难史一定能丰富世界人民苦难史的内容,同时也可以丰富整个环球史的内容。

我想我今天就讲到这里,也谢谢大家!

互动环节

读者:您对国外拍卖圆明园兽首有什么看法?

汪荣祖:我个人当然希望物归原主,圆明园的东西能够回到圆明园,但是这个问题历来已久,当时最好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带不走的东西当地就被拍卖了。后来带走了,现在在英法的博物馆,也有很多流落在民间,所以难免被拍卖,很多收藏家买来。我在书中提到台北有“寒舍”收藏兽首,就有很多人认为是我家里有兽首,哈哈。

读者:在中学的课本中,像太平天国以及义和团运动这种运动,极力渲染他们的积极作用,对他们内部的腐败,残暴只字不提,我想您谈一下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汪荣祖:我觉得不仅是高中课本,一般的书都不谈这一部分,所以我今天要讲被忽略的这一部分。我觉得我们研究历史是为后世,可是常常被意识形态所掩盖,就是外国人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说是TaiPingRevolution(革命)也有人说是TaiPingRebellion(暴乱),这个就有差别,比如我们讲太平天国叛乱跟讲太平天国革命,这个价值判断就有很大的区别。见到革命,大家知道革命是好的,反革命是要枪毙的,但在西方的观念里头,革命是暴力,并不一定是好的事情。你的问题牵涉到对历史认识的问题,现在历史并不是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而是历史家所写的东西叫做历史。因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抓不到整个事情的全貌。

读者:我国一直以来对如何处置圆明园有很大的争议,我想问一下你的看法。

汪荣祖:以前对圆明园有两个看法,一个是维持原状,一个是重修。我在书里头也一直反对重修。因为把圆明园重修,仍然是一个假的东西,这不是圆明园。而且也没有办法达到当时的工艺。所以现在作为遗址公园的这种做法是很正确的,你可以到圆明园发思古之幽情,可以凭吊。

读者:我们知道,在八年抗战中,国民党做了很大的努力,共产党也起了一部分作用,可能没有高中历史书上写的那么伟大,但是历史书上就是这样子的,你认为在大陆这样共党执政的情况下,相比较客观,真实,全面的描写抗战史的话,写出来后,在大陆会比较正常的出版吗?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读书会,历史,劫难,汪荣祖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