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5:吴思、刘瑜共话“权力的游戏”:趋利避害是通则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嘉宾刘瑜在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刘瑜:纵观历史来说,民主是偶然的

纪彭:刘瑜老师是今天上午看完这本书,您也说一点。

刘瑜:我今天上午刚看完这本书。如果先看前面几章,会以为是一个类似于厚黑学的书,表面上告诉你民主和专制没有区别,只不过讨好的人不一样。当然这本书把民主与专制换了一个名字:小联盟政体、大联盟政体,民主是大联盟政体,专制是只需要讨好小联盟的政体。但往后看,发现讨好大联盟具有一系列的政策后果,比如说在教育、税收、医疗甚至是饮用干净的水,在很多方面,包括经济发展、对外发动战争的频度等,大联盟体制带来的好处远远多余小联盟体制带来的好处。书里有一句话是对民主体制的鲜明肯定--“民主是好理念的军备竞赛”。什么意思?谁能想出性价比最高的公共政策就能赢得民主选举。他对民主制度的肯定了超过了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社会科学家对民主制度的认识。所以其实是一本非常肉麻的吹捧民主体制的书。

我接着吴思老师所说的,关于政治学,其实我跟吴老师的想法一样但表述可能略有不同。我觉得社会科学既是寻找规律的,也是寻找差异的。寻找规律是找到因和果之间的联系是什么,但还要找到差异是什么。比如财政危机经常会引起革命,这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但我们需要找到的差异是,为什么有一些财政危机带来了民主体制,而另一些财政危机带来的是君主体制或者专制体制的循环?为什么财政危机在美国,美国独立战争跟英国的财政危机联系在一起,为什么在美国,或者刚才讲到的加纳情况,财政危机带来的是民主体制?而在中国财政危机为什么会引起农民起义,起义后又是专政体制的循环?所以社会科学是寻找规律同时寻找差异,汪丁丁老师说,“思想是为知识划定范围”,也就是为规律划定适用条件,我们要努力寻找这些条件是什么。比如美国一个经济学家讲专制和民主的经济起源:为什么在某些国家造反激发民主体制?他从造反的阶层、这个国家不平等程度、精英资产的流动性等等角度分析。如果这个国家极端地贫富悬殊,统治者是不会放弃权力的,哪怕殊死搏斗也不放弃,因为民主化意味着有可能把财产全部分掉。还有国家精英所掌握的财产流动性,如果土地是主要财产,土地拿走了就拿走了,如果是现金,可以把资产转移到国外。若是这种情况,放弃权力则更可接受。当然也有另外一些说法,意识形态非常重要,美国革命最后走向了民主,从当时的实力上来说,华盛顿完全可以说我掌握军权,我就专制怎么了?但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因为他受民主、自由的启蒙思想非常深,所以意识形态是很重要的作用。但不管是意识形态还是社会结构、经济结构,要找到那些条件才能够得出一些社会科学领域的规律和差异,这是我对社会科学包括对政治学的理解。

跟吴思老师有点像,我也认为纵观历史来说,民主是偶然的,事实上也是最近两百年才出现大规模的代议民主制度。历史上几千年基本上没有民主制度,只有非常小比如希腊,但几乎不算,因为没有奴隶、女性的选举权什么的。所以我们有必要分析民主制度起源的社会和经济条件是什么,我之所以强调社会经济条件,包括文化条件,因为我不想完全从一个理性人的选择来看。理性也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所谓的理性,在不同的社会文化条件里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读书会,吴思,刘瑜,政治,独裁,民主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