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5:吴思、刘瑜共话“权力的游戏”:趋利避害是通则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左起)刘瑜、吴思在读书会现场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吴思:人们是趋“利”避害的,不是趋“礼”避害

纪彭:现在很多人说集中力量办大事,在这种条件下大家做出的选择完全不同,按照主办方给的时间,要留半个小时给大家交流。

读者:各位老师好、主持人好,你们在讨论这些问题我觉得比较深奥,没有想得这么多,你们更专业,对我很有启发,我想问两个比较具体的问题:第一,关于人性的问题,很多时候像吴思说到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大家遵循“道”会比较简单,假如人都克制自己的私欲,大部分人克制自己的私欲,世界会否比较理想化一点?第二个问题,这本书是美国人写的,美国人的价值观和文化都是从《圣经》中来,我读过《圣经》,去过教堂、教会,《圣经》中8次提到“爱人如己”的观念,宣传善的价值观,你们怎么看美国人“爱人如己”和制度之间的关系?

吴思:如果人人都克制自己的私欲、“克己复礼”,这个世界就会变好,毫无疑问,一般说来没问题。但如果按照《独裁者手册》一书的逻辑,马上会问,这个“克己”的人的致胜联盟是多大?比如我是一个贪官污吏,搜刮的钱是我从工商所管的农贸市场弄来的,我们工商所十几个人每年奖金都是从这里来的,那我分不分这个年终奖?如果我不参加搜刮,要分奖金我好意思吗?让人家干脏活最后分我?如果我“克己复礼”,照顾本所同事的心情,也得搜刮搜刮,因为我们这个集团的利益和卖菜农民的利益是相反的,你说我克己之后,照顾小集团的感情还是照顾卖菜那些人的感情?如果我照顾了卖菜人的感情,所里的同事会不会很快把我挤走?我在这儿能活下去吗?

所以,这个问题一般抽象的回答是毫无疑问,没有问题,但一旦深入,引入致胜联盟范围,就可能陷入自相矛盾。我不去搜刮反而很失礼,对我们内部的规矩来说就是失礼。

另外,人人克制私欲这个假设的前提本身就站不住脚,人们是趋利避害的,不是趋礼。“礼”的功能是顺着人的本性,提供内在和外在的约束,建立一种力量,迫使人服从这个约束。

刘瑜:我没有听懂你这个问题,怎么看待美国人的爱人如己的文化?

纪彭:《圣经》文化与美国民主对美国人的影响。

刘瑜:我不太清楚。有一些人会讲美国的基督教文化传统和美国民主的关系,但我不知道这种关系里有没有一种必然性。今天美国信教程度和虔诚度不如两百年前,但美国民主也没有衰退。从现在来看,美国今天的民主比以往的民主更民主,以前女性不能投票、黑人不能投票,有财产要求,现在随着信教程度的降低,民主反而扩张了,所以我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基督教“爱人如己”,英国人刚刚开始的“五月花”到达美国时,的确有团体内部的精诚团结,这可以用基督教解释,但也可以用理性解释。几百个人或者几十个人一下船在荒郊野岭、天寒地冻的地方,要生存下来一定要相互团结、相互关照才可能。这种自治传统、平等传统、契约传统,是否一定要借助于基督教来解释我不肯定。也许有一定关系,但我看不到这个关系有什么必然性。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读书会,吴思,刘瑜,政治,独裁,民主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