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6:”在路上“与”垮掉文化”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嘉宾李彬在凤凰网读书会(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李彬:我在这儿提这样两个小题目:文明与压抑/自然与存在。文明进化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人在跟人的本性,人的自然属性,人的野性的自我相斗争的一个过程,实际上,做一个文明人就要压抑本能的自我,作为一个超我存在,弗洛伊德讲,超我、本我和自我嘛,要压抑本我,本能的欲望和自己,然后变成一个“超我”,变成一个符合这个社会发展道德需求的这样一个我,所以其实文明过程就是一种压抑的过程,是一个束缚的过程。

我们来看一下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这个城市。城市是我们大多数人生存的地方,城市空间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呢?有很多几何线,摩天高楼,我们的教室,我们的居所,都是会有很多硬性的线条来束缚我们的,特别是,比如你是在写字楼里,空间都是有隔段的,人和人之间是有这种线条和距离感的。

那么就像你说的,我们每个人其实已经变成了大机器里面的一个螺丝钉,现代社会是非常理性的,非常系统化的,如果你想要产生最大的效益,那么也就意味着你们所有人都是整齐划一,这样最有效率,没有那么多废话,没有那么多个性,没有时间去跟你的个性斗争,你都跟我做一样的人。所以在写字楼里面你要穿职业装,你不可能戴着大耳环,不可能留个波浪长发到写字楼里面招摇过市,不可能穿拖鞋、长裙,要规范的职业装,黑裙子到膝上多少,都有很严格的规定,这才是标准化的一个职业干练的现代的一种表现,但是这样一个表现,实际上压抑了人作为一个个体存在的样貌,所有人都是千遍一律的话,那么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在当时20世纪早期的时候,在美国已经出现了很多这样的书,比如说写“组织人”,比如说写“孤独的人群”,都是描绘这样的群体,这些在现代社会大都市里面生存的群体,作为人的面目越来越模糊,自我越来越迷失,不需要有个性,你只需要随波逐流,你只需要听话。

所以,实际上垮掉一代最大的意义,在于对这种“组织人”的反叛,所以它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他们具体的那些行为方式,而是他们要通过这种方式,用另一种极端来反抗这个极端,那么刚好从哪里去寻找灵感?从自然。因为都市是社会文明极端发展的一个形式,特别是大都市或者新都市,而自然里面是没有那么多的法律规则,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而且自然的东西是跟神秘相关的,是未知的,所以它就会有一种情感的东西,那么投入的自然过程,实际上就是借助一种情感性的东西,解放你的束缚。因为你通过公路进入自然的过程,实际上是你通过这种渠道寻找自我的空间,我离弃的是什么?是什么空间?是那些什么毕业找工作,这个家庭关系、婚姻关系,或者是有各种各样束缚你压制你的这种空间,把它离弃掉,或者说你是逃避掉,然后进入到自然。那个地方是没有人建立法则的,没有法则可以束缚你,所以你觉得是自由的,你进入这种自然空间,你是可以去释放你的生物能的本性。

迪恩这个角色带来了什么?他是一种完全野性的生物本能的人。比如说他这种毫无责任感的性放纵,比如他开车开得特别快,都是男性荷尔蒙的一种释放,是一种非常的野性的,属于自然属性的人的体现,他这就是用这种野性自然的东西,来对抗你、瓦解你成为社会化的一种人工化的异化的人,而这种极端体验,比如性放纵,比如吸毒的体验,比如说高速开车的体验,都是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去体验到我存在、我活着。

相反,在那种高楼大厦里面,束缚的写字间里面你不觉得你自己有存在的意义,因为千篇一律特别容易被替换掉,但是在这种高速开车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的整个人在燃烧,我觉得我的生命在燃烧,我是在存在的!这个呢我想是垮掉的一代最根本的意义所在,而不是它表面的那些行为,那都是非常非常表象的东西,那背后的意义实际上是对现代理性、科技理性所带来的这种现代社会的一个价值观挑战。这是在当时来讲,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反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么对垮掉一代的来讲,“在路上”是他们精神状态的最好的形容词,只有不断的飞驰、狂奔,才能够体会到个体的自由与生命的真诚。垮掉的一代无法无天的寻欢作乐也被20世纪60更为广泛的青少年反叛做了铺垫。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读书会,凤凰网读书会,在路上,垮掉文化,影话书乡,文化,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