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6:”在路上“与”垮掉文化”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现场读者观影(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三、《在路上》的电影改编

李彬:那么我们再回到电影改编本身。我们透过电影是要来谈文化,那么这个电影到底对这本书的改编是否成功呢?

从创作背景方来讲的话,首先我之前提到过这是一部神作,非常难改编成电影,因为电影还是要讲故事的,电影要有主线,要有主要的情节、人物,但是这本书没有,这本书只是有五大部分,每一部分都是有无数的人物,没有主要的情节,特别散,很难改编成电影。

这部小说在30年前被《教父》的导演科波拉买下版权之后,30年来一直在改编,一直在寻求合作者,始终未果。曾经凯鲁亚克本人也曾经想拍过一部电影,他想请马龙·白兰度来作为主演,但白兰度拒绝了。当时凯鲁亚克说我要把一个摄像机放在汽车前一直拍,用那种先锋的手法。在2005年前后,科波拉还曾经想过让布拉德·皮特来扮演,消息都出来了,但是后来也是未果。这个片子是2012年上映,导演是《中央车站》和《摩托日记》的巴西导演沃尔特·塞莱斯。

当时他们找到这个导演的时候,觉得找对人了,但其实呈现的结果是大家都不满意,而且其实想一想也都知道,《中央车站》和《摩托日记》跟《在路上》,虽然都是“公路”,但类型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说,对于这样一个先锋小说,能改成电影确实不太容易。

第二,是改编思路。

我不知道大家对小说熟悉到什么程度,人物设置首先他砍掉了很多的支线,保留了几个主要人物,情节线索也是主要是以萨尔跟迪恩然后还有跟玛芮露一段情感的这种变化作为线索,什么兄弟情的表现,爱情的表现,写作的表现等等。那么这里面的情感线索和父亲情结我想着重来讲一下。

原小说当中并没有一个父亲情结,但是在这个片子当中是特别强调了父亲这个角色,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刚才提到过,垮掉一代离开了社会,实际上是对这个都市生活,对社会生活,对于家庭生活的全盘否定,所以迪恩是完全没有家庭概念或者说是责任概念的,他是否定这些文明社会道德法则的,但是在影片当中,当然小说里面也有提到过迪恩父亲,但是并没有寻找父亲呀,但是在这个影片当中,大家回忆一下,首先开头他说我第一次遇到迪恩是在我父亲去世后不久,并且画面是在父亲的葬礼上。

其实这个,凯鲁亚克的确写过。王永年翻译的《在路上》版本的前言当中就有过描述,在他的第一版本当中,其实是以这样一个开头为版本的,就是说我父亲去世了,然后我心情很糟如何如何的,但是在真正的成书版本里边,他的开头是我第一次遇到迪恩是在我跟我老婆离婚之后,把父亲那条线去掉了。但是在电影的开头,萨尔边走边唱的时候,歌词里就提到了父亲,父亲在病床上如何如何。他跟迪恩第一次见面之后,两个人喝酒也是为我们的老父亲,特别强调了父亲的概念。并且萨尔每一次出发基本上都要在父亲的面前伫立片刻,在最后结尾之前,他跟迪恩完全决裂的之前,他也是在父亲墓前。影片一次次这样去渲染,特别还设置了迪恩去丹佛去寻找父亲的段落,甚至还有一他恍惚间见到了父亲的镜头。

作为垮掉文化根本上是背离父亲、背离家庭这样一个背景,但是在这个片子当中他却不断的去强化父亲这样一个身份,并且也指出来,后来迪恩发生了变化,因为他认可了自己父亲的角色,说你看我小女儿出生了,多可爱如何如何。在认可这个角色之后,他自己也变得不再神采飞扬了,所以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一笔改编,而且这个改编我认为是完全背离原小说的主旨的,是导演自己的保守的创作思维之下的一个改变。大家可以再回去仔细看一下,很有意思,对照小说再看一下,很有意思。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读书会,凤凰网读书会,在路上,垮掉文化,影话书乡,文化,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