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6:”在路上“与”垮掉文化”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嘉宾李彬在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对于20世纪60年代来讲,大部分年轻人开始走向反叛的道路,反越战运动,有黑人民权运动,女性解放运动等等,特别的热闹,那么他们的表面形式呢,就是嬉皮士的形式,其实也是承接了垮掉文化这样一种精神的来源,但是它是更广泛的范围的。

60年代的嬉皮士们被称为是战后的婴儿潮的一代,他们长大了,而且他们是前所未有的更大范围的年轻人获得教育机会的一代。以前呢,你上大学,上常青藤大学,都是要有一定社会地位才能进得去,那么在60年代美国教育改革之后,更多的平民子弟可以上大学了,获得受教育的机会,这些人实际上是嬉皮士的主体。大家想一下,因为垮掉文化本身是在一个现代艺术,现代文学的范畴之下发生的。我们知道现代艺术本身是一个精英文化,是一小部分的知识分子,他们的一种先锋的念头,表现在绘画上,表现在文学上,但是当这种先锋文化越来越多的被大众接受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一种大众文化了。

有一个人曾经是这样尖刻的写“一个吸收了一代人中大部分人的放荡不羁文化,根本就不再是放荡不羁文化,当一个时候及大部分人都处于文化的黑暗状况之中,而统治中则是毫无品味的赚钱机器,艺术的聚居地,便只能是极小部分被遗弃的有审美目光的优秀质的避难所,即使其中有些人已饥肠辘辘。”它什么意思啊?就是说其实对于这些现代艺术家来讲,他们只是一小撮人,他们这些人其实很清苦,他们不追求物质的东西,他们生活的很困顿,但他们精神是很高级,很先锋的,可当这些放荡不羁的文化被更多大多数人接受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赚钱机器,它已经被消费文化去吸纳。

你不是年轻人反叛吗,我让你反叛要花钱买,然后获利的是什么?是消费主义这些资本家。年轻人通过购买的方式获得了反叛的满足,它已经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一种现代主义的放荡不羁的文化,它已经变成后现代消费主义文化了。

其实我们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已经被这种反叛文化都已经变成消费文化了,而那些真正的垮掉分子,比如金斯伯格,他的确是他是不追求这种物质、功名的东西,他自己生活的很清苦,反倒我们现在很多艺术家,他其实打着反叛的旗号,赚取的是功名,这是完全质的区别。

你看,“我们的虚假也有极高准则,我们的摆出来的姿态也是第一流的,那么随着放荡不羁文化的消亡,现代主义便告于终结,进入大众文化的现代主义社会。”进入80年代,经济进一步发展,让我们每个人都被身处其中,我们每个人都逃不开。我们生活现在你可能我说我,我要高尚一点,我不追求物质东西,你可能吗?你结婚生孩子之后,你不给孩子买吃的、喝的吗?你都要花钱呀,你可能这么高尚吗?不可能,我们每个人都被卷入到这种现代消费主义生活当中去了,那么这种青年当年的叛逆文化,这种放荡不羁的风格和街头文化其实也都被吸收到商业文化的逻辑当中,变成了一种商业符号了。

作为反叛文化的一部分,公路文化在对主流生活方式的象征性的颠覆跟反叛中,又以审美化的方式,再生产的新的生活秩序,成为中产阶级观念的‘同谋’,是消费文化对现代生活英雄主义的成功收编”。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只能做到的是,我们不可能在“上路”之后永远不回来,永远地同现代社会决裂,不可能,但是我们需要的什么?现代社会确实很压力,很让我没有自我,我上路一次,我释放一次,寻找自我,然后再回来,我充完电我再回来接着去追求人生的事业成功。这实际上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些人已经变成了“布波族”,它是布尔乔亚加波西米亚,就是我们。

其实真正这些嬉皮士年轻人,等他们大学毕业进入社会的时候发现,他们可以获得高工资,可以获得很好的生活,他们的生活也需要由物质来衡量,他们发现最大的问题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怎么样控制钱的问题,所以说他们依然要获得世俗意义上的美国梦的成功,但是他们又不想变得像以前的那些布尔乔亚的世俗,还是要追求一种高尚的、精神方面的生活的东西,所以生活中还是会有一些波西米亚的长裙,或者是波西米亚的地毯,原始生活情调的东西,这是作为一种互补吧,就是说我不是单纯的在寻求赤裸裸的金钱主义,我还是有精神的追求,那么我的上路也是一样,所以后来其实作为电影上路“公路片”来讲的话,它是一种反叛,一种决裂,一种我要宁死不屈,我要跟你玉石俱焚到底。但是后来80年代以后,更多的上路是:我上路是因为我失落,我上路是为了我治愈,我治愈之后我再回家,它已经是两种文化,两种电影类型了。

那今天算是开一个头,那么以后我们可能会把电影上路的这两个方向都会去讲一讲,很多我们以前的把它们混为一谈实际上是错误的,这两种类型是完全相反的。你们大家想一下《泰囧》这样的片子,它也是上路,它是决裂吗?它不是决裂,它是把一个迷失了主流价值观的人给治愈了,回来之后我放弃物质的需求。它跟《在路上》是完全不同的种类,但是它也借用了《在路上》这种精神底层面的东西,就像我上路是为了治愈,其实也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

大家不管是徒步也好,背包也好,还是开车也好,还是骑车也好,比如像电影《转山》,它是到西藏转山,也是寻找自我吧,通过历险去获得心灵的提升,都是我们在都市生活中被压抑的心灵,获得一种释放,获得一种情感交流的一种很重要的方式,那么在这种进入自然的历险当中,我们收获的更多的是这种人生的磨炼,生命的感悟,然后获得一种精神层面的一种提高,这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回归到美国的话呢,实际上美国这个国家,它为什么会有这种“在路上”文化,它为什么会有《在路上》的这样电影,也是跟美国的这种广阔的地域是相关联的,你在欧洲你不用在路上,一上路就出国了,那么在美国你可以来来回回的这样的去走来走去,它西部的景观确实也很壮观,也很适合去做这种历险。有这样一纪录片导演他有提到说:

在充满变动性美国,至少有两件事从未改变,我们对路上永不休止的渴求和在宽广无垠的美国大陆上,对自我的无境追寻。

我的讲座部分到此结束,咱们现在自由讨论。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读书会,凤凰网读书会,在路上,垮掉文化,影话书乡,文化,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