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8:如何用故事进入真实--一个美国记者笔下瞬息万变的中国与世界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止庵:真实的“观照”远比超越事实的“爱”更加重要

止庵:我有一个看法跟梁鸿老师不一样。梁鸿老师说书中缺少爱,他不爱我们了。我认为,中国读者看到关于中国的书,有时候容易把“他爱不爱我们”这件事构成我们阅读的一个坎儿,但是我自己宁肯看一个外国人是真实地写我们,也不愿意看他出于超越事实的爱去写我们。当然梁鸿老师不是这个意思,她说的爱是指细微的,像《江城》里面表达的那种爱。但是我觉得何伟越真实地看我们的现实,他就越爱我们。我认为这本书中他最爱中国,因为他关心我们这个国家。

所以我觉得在这本书里面有几篇,比如《野味》、《胡同情趣》、《海滩峰会》、《永沉江底》、《全力冲刺》,倒看出他对我们的那种爱,这种爱超越我们自己对这个国家的爱。我举一个小例子,《全力冲刺》这一篇,我们经历过申办奥运,何伟在这篇的第二页说他发现街上贴着标语“新北京、新奥运”,怎么英文不是这几个字,英文是“Great”,是“伟大”,翻译成中文却变成了“新”。我在北京也经历奥运,我从来都没留意这件事,他留意了。然后他去问为什么你们把这个词翻译的时候不译成“新”,他去问北京市的副市长说,副市长说“新”的含义很丰富,不大好翻译,奥运会本身就具有古典意义,用“新”描述似乎不大妥当,如果直接翻译过来会让人觉得中国人想改变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不喜欢这一点,他们会觉得共产主义国家莫非想夺奥运会的权。我看这一段的时候非常感动,因为有些事司空见惯了,我们自己会把它漏过去,这就是一个外国人真正爱我们的地方,我是这样理解这种爱。因为我跟梁鸿老师是很多年的朋友,所以我也求教梁鸿老师。

凤凰读书:请梁鸿老师回应一下止庵老师这个问题。

梁鸿:止庵老师说得有一句话特别好,外国人看中国确实把我们的很多东西看出来了。我们的血和肉都已经非常的坚固,我们对我们生活的地方缺乏了解,从这点来讲,何伟这样的介入和爱非常好。我刚才说的“爱”不是指他到底爱不爱中国人,我指的是他对这种生活不耐烦了。我看《江城》的时候觉得他是更有耐心地想进入这个生活的逻辑里面,想进入这个国度里面人的心理中去,去看他们的眼睛、看他们的姿态。他不愿意用概念总结,他试图要还原。这种还原非常重要,他看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书,我们也看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书,我们脑筋中都有一个中国的形象,我们知道它的缺点,知道它内幕的黑暗和光明,何伟也看了很多。但是我看《奇石》之后,其中透露出一种不耐烦。这种不耐烦会影响叙事,会影响他对观察对象的理解力。因为他不耐烦,所以他可能会简化,他会简化这个事件,简化这个事件中的人,这是我特别有感触的地方。但是止庵那点非常重要,不要说客套话,我们自己的客套话、假话已经太多,如果一个外国人也这样说,非常没有意义。但是恰恰通过何伟的眼睛,我们再次反观自身的生活结构和我们的情感,包括我们自己所觉察不到的,这是一种大爱,但是属于另外一个层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磊]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彼得·海斯勒 奇石 止庵 梁鸿 陆晖 非虚构性文学 真实 中国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