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87:花草时间与博物人生——《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刘华杰:历史上的外来种,无论鸟、植物还是人,都不够友好


刘华杰

刘华杰:谢谢田松老师。2008年田松是这么跟我讲的:“华杰,你研究研究洛克的地理考察和植物学吧。”当时我顺口答应了,没太当真,因为无从说起。洛克是挺有意思,但是我犯不着去研究他,要做的事情多着呢。实际上当时我只知道洛克在中国采集了不少标本,不知道他在植物学上做了什么,有怎样的地位。后来才知道,洛克在中国多年,却没有发表一篇植物学论文,简短采集笔记倒是发表了一些。洛克的植物学论文都是关于夏威夷本土植物的,加起来上千页。

2010年底的时候,北大有关部门公布了下一年度一部分对外交流的项目,夏威夷大学与北大有访学交换名额可以申请,申请人需要设计一个研究题目。我好几年没有出国了,想去夏威夷,马上就想到了洛克。洛克在夏威夷出的名,最后又在那去世。大概几秒钟就想出了一个研究题目,用了两天的时间写出申请报告并译成英文。学术界有不少人关注洛克在中国做了什么,我这回可以做做他来中国之前做了什么。这也的确是个好选题,美国农业部、哈佛大学、《国家地理》凭什么派洛克来中国?我的申请先由北大的专家组审查。很幸运第一轮就通过了,据说第一轮通过的项目很少,大概他们觉得我“编”得比较靠谱吧!我的题目叫做《洛克对夏威夷本土植物研究的历史》。2011年8月8日我以这个名义去了夏威夷。《檀岛花事》成书背景大概就是这样。

我现在给大家看一些我拍摄的夏威夷图片。夏威夷是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瞧瞧,现在到夏威夷签证相对容易。上海和北京有直航檀香山的飞机,我去的时候还得从日本或韩国转机呢。到了夏威夷,也别只顾着购物了,“博物”一下也很好。

夏威夷几乎位于太平洋的正中央,我想许多人并不清楚这一点。当下中国有关部门的“地球观”和海洋观念仍然十分保守,若站在夏威夷看看全球,会很不一样。在夏威夷瓦胡岛上的珍珠港,亚利桑那号战列舰遗址的水面上建了一个大棺材模样的纪念馆。1941年12月7日停泊在珍珠港的此舰被日本炸毁,一千多名官兵阵亡。当年夏威夷的日本移民已经非常多,日本偷袭珍珠港时当地日本人是反对的,但是事件过后美国人并不信任日本居民。其实我对这些并无兴趣,我关注的是夏威夷的自然物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如火山、草木与适应性辐射,本土种与生态变迁,我想从博物学家(naturalist)的视角了解夏威夷,特别是其中的植物。


僧海豹

这是僧海豹,一种样子可爱的保护动物。这是夏威夷非常典型的海上落日风景,非常漂亮。在海边欣赏落日有一个好处:自己可以切身感受地球是圆的!夏威夷的山算不上很高,但比较险。我不断上山,也出过几次小事故,书中讲过了。我通常是一个人行动,遇到麻烦也只能自己解决。


夏威夷州鱼Reef triggerfish

这是夏威夷州鱼Reef triggerfish,本土名字Humuhumunukunukuapuaa,竟然有21个字母,这种鳞鲀科鱼读起来是不是很有韵律?

夏威夷的州花严格讲只有锦葵科布氏木槿一种,夏威夷名Mao hau hele。它是美国植物学大佬格雷以他的助手布拉肯利兹(William Dunlop Brackenridge)的名字命名的。导游把木槿属的许多植物特别是一些杂交种说成州花,是不对的。

前面已经说了,我去了主要是看植物。我关心植物,其他的是捎带看一下,看看那边的鸟、岩石和其他风景。夏威夷的鸟我看了一些,我看鸟不在行。夏威夷本土鸟数量已不多了,在低海拔的海边看到的鸟基本都是外来鸟。植物也差不多,到夏威夷旅游,若非特意寻找,你所见到的绿色的、开花的植物几乎都是外来的。就像那里的人一样,几乎都不是土著。土著人都哪去了?差不多死光了。在近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土著人都死了,西方人“发现”了夏威夷以后,多数人染病死掉,极少数是被杀死的。大部分因外来的病菌、病毒感染而死掉,因为他们没有抵抗力,大家可以读读《枪炮、病菌和钢铁》。历史上,外来种,无论鸟、植物还是人,都不够友好,研究夏威夷的历史,对此会有深刻的体会。如今要看到本土植物也不容易,必须上山,上山有一定的风险。夏威夷的道路基本上都在各岛的一周,岛中央是火山岩体,有的地方比较陡,30度、40度,还有接近90度的地方,要上山去看植物确实难。也正因为环境艰险本土植物才保住命。我上山也不能乱闯,通常要走trails,即各种小的山道。当地政府对维护山道很重视,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檀岛花事》顾名思义,是写植物的。准确讲是以第一人称的日记体来写这一年中看到的东西,也顺便记录了一年当中我的各种活动。为何以日记体写?梭罗讲,不写日记还有别的什么好写吗?我没有梭罗的底气声称读者“想知道现实中的主人公如何度过每一天”。就博物学的历史和博物文化来讲,日记体是非常自然的,已有无数前辈这样做了。我不过是记下自己一年海外的博物学生存(living as a naturalist)过程,为了保持自己的记忆,因此首先是写给自己的。

夏威夷的植物,我并不是一开始看到了就能认出来。好在平时我对中国的植物还有点功底,至少知道上百个科的植物大概什么样。到了夏威夷,见到不认识的,知道往哪个“筐”里放,这个“筐”对应于植物学中的“科”(family)。借助于一些工具书,还有洛克的老书,特别是他1913年的《夏威夷群岛本土树木》,很快就熟悉了当地的植物。等我快离开的时候,当地的植物几乎都知道了。甚至看一眼就知道是从哪来的,能判断是好植物还是坏植物。好坏的标准就是:本土的是好的,特有的当然更好,外来的通常就是坏的,外来的入侵性比较强。外来的也有不错的,比如玻利尼西亚人早期引入的植物就没问题。我就说这么多。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冯率]

标签:檀岛花事 刘华杰 博物学 夏威夷 植物学 多样性 生活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