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87:花草时间与博物人生——《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田松:建设生态文明,从“拈花惹草”开始


田松

刘兵:下面进入咱们三个人交流的环节。我建议今天换一种方式,咱们两个替大家“拷问”刘华杰。华杰是主角,主角就是靶子,靶子就是挨打的。前一段蒋劲松老师请了一个高僧,跟他对话的时候,我倒是觉得很和谐,我就使劲地盯着他问。在佛教里也有辩经,如果要是和风细雨就没意思了。你先开炮?

田松:你这个要求有点难。因为我现在是刘华杰的粉丝,我是高度的认同。要是有人拍砖拍到刘华杰这里,我能为他辩护,但是你让我拍他,有点不行。

刘华杰:没事儿,先请刘爷来。

刘兵:那我就设想我代表某些人,虽然我和刘华杰一起玩,也是到郊野,带着我的小孩和他一起玩。他玩植物,我的小孩玩观鸟,玩得也挺专业,但是我们没想出博物学这种东西来。我个人一直仅仅是一个旁观的参与者,在分类或者辨识上,总是不能像他们那样专业。我有一些识别障碍,但是看着还是很高兴。面对一种植物,专家能告诉别人这是什么科的,当地的名字是什么,能不能吃等等。那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有没有必要的、必须的入门条件呢?

刘华杰:好,刘兵提出了一个很常见的问题,即如何入门的问题。我想我会给出非常明确的回答。个人有不同偏好或者绝活儿,比如我观鸟就不在行,我也努力去试了,甚至买了很好的望远镜。观鸟不在行,不等于我干别的也不在行。我看人物也不行,十个人、二十个人我都记不住名字,但是植物成百上千我都记得住,甚至不用特意去记就记住了。我想说的是,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爱;对喜欢的东西当然会在意,在意了就能记住。因此兴趣对于入门最关键。

博物的对象多得很,比如看星空,天文学的一部分早期就是博物学,天文这个词就很博物,现在数理天文学是另外一回事。我是学地质的,地学属于博物类科学。气象、动物行为,动物分类、植物分类、昆虫、贝类等等,都可以选作博物爱好的对象。选择是非常多的,但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天性来选,不宜多。如果试了以后,觉得自己不喜欢,就赶紧换,若都不喜欢,那也可以,就不要做博物了。博物不是必须的,有人就是喜欢坐在屋子里打游戏,不闹事,不杀人,也挺好的。我不敢说年轻人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但如果有人喜欢博物,学术界应该提供方便。比如在美国,每一个州都有蘑菇手册、哺乳动物手册、鸟类手册、昆虫手册、贝壳手册等等。老百姓想学的话,可以方便地拿起手册来用,我们这里行吗?我们基本没有,我们编不出来吗?也不是,我们国家植物方面有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但是这些科学家通常根本就不在乎老百姓,他们整天想着申请更多的钱,用大家看不懂的英文在国外发表SCI或EI论文。他们是可以编写和翻译博物学图书的,但是中国的植物学家翻译了多少植物学的著作?很少,如果我不细找的话,找不到。他们写出了多少通俗的老百姓能够看得懂的植物学文章?也很少,如果不仔细找的话,也找不到。我得出的结论一是科学家根本不在乎老百姓的感受,二是科学家根本瞧不起科普,甚至更瞧不起同行做科普。

针对刘兵的问题接着说,有了兴趣后,要按自己的方式建立与大自然的对话,不要太受科学、科学家的束缚。要时刻记住,我们做博物,与当下主流科学家做科学有着不同的动机和目的。我这说远了。

刘兵:不远。我觉得拷问就能问出问题,你看他现在就露出了一点马脚,跟刚才相比,已经有一些带着锋芒的东西出现了。对于中国当下主流的科学家的行为方式、科研价值等等,有了一些批判。对于他们研究的取向以及和科普的冲突关系,有了一些批评。但是我们知道,刘华杰研究的重要方向除了博物学,他本人也是我们国内科学传播界的一个大权威,写了很多科学传播、也就是科普文化方面的文章。你这么一个背景的人写的书,怎么不是科普呢?接着说!

田松:先等一等,我刚才讲了,如果有人对刘华杰拍砖,我可以给他留个缝。我前不久写了一篇文章,提到博物学是一种价值观。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我想起了发生过多次的高速公路拦狗车事件。一些爱狗人士,到高速公路去拦截运狗的车,有很多人是支持的,这些人对狗有爱心,对动物有爱心,他们是动物保护人士,他们勇于实践、以身试法,有各种各样好的词汇加到他们身上;另外一些人反对他们,就说他们是狗奴,他们是强盗、抢劫犯,他们上高速公路危害他人的生命安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道路法》等等。这两派争论得非常激烈,我后来在琢磨这件事情时意识到一个问题,很可能他们这些理由都是借口,真正最核心的是他们对于狗的感情是不一样的。爱狗人士无法容忍竟然有狗肉馆这样的行业,竟然有狗肉节这样的政府行为,所以他们到高速公路拦截。当然他们有很多方式来论证自己的合理性。比如他们说,我们拦下来的狗,几乎都是大小不一、毛色不同、品种不同的狗,表明并不存在所谓的狗肉养殖基地,这些狗都是偷来的、盗来的、来源不正的。有的狗是中了毒的,里面还有很多名贵的狗,这些人犯罪在先,我们是在制止犯罪。另外从卫生检疫的角度,你要开一个餐馆,餐馆里所有的肉都要进行卫生检疫,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给狗肉颁布过卫生检疫的标准,那就是说餐馆里卖的所有狗肉,都是没有经过卫生检疫的。这些是他们找来的理由,用来证明拦狗这件事情的合理性,而真正的深层次的根源是什么?是他们对于狗的感情达到了一定的浓度。而反过来批判指责他们的那些人,他们宣称自己不吃狗肉,但是要坚决维护吃狗肉人的权利,我想根源在于,他们对狗没有感情。刚才刘兵教授也谈到了生活方式的问题,污染的问题、环境的问题,我们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环境问题?在绿色思想、环境思想的领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叫利奥波德,他有一部重要的著作《沙乡年鉴》,在这本书的开篇他写到,我们每个人对世界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一天不看电视就忍受不了,但是像他那样的人,如果一天听不到鸟叫、看不到野花,是忍受不了的。这是一种价值观,是感情的倾向和价值的判断。我们现在生活得世界整个价值的引导,我们国家主流价值的引导,是什么呢?是类似于iPhone这样的东西,它受到了全民的追捧,国家的鼓励,各种好词儿,高科技企业、商界奇才、发明家,总之有很高的地位,大家都在追着它。iPhone6一出来一大堆人排队,这是一种价值的倾向。显然,刘华杰在强调另外一种价值的倾向,我经常会讲,正如有些爱狗的人永远不能容忍狗被屠宰、被吃,也会有一些人,他们无法容忍一个树被砍掉、一条河被拦腰截断。一棵树被砍掉、一条河被拦腰截断,对他来说首先不是一个经济上的问题、社会管理的问题,而是一个情感的问题,他在情感上无法容忍这个事情,在情感上激起了强烈的疼痛感觉。如果有更多的人对自然界产生关爱的情感,在自然界被破坏时有疼痛感,那么环境治理和环境问题就会有另外一个状态。我经常说的一件事,整个自然界中没有任何一个物种脱离其它物种单独存在,只有人类企图凌驾于所有的物种之上,把所有的物种都视为它的资源。树是他的森林资源,河流是他的水利资源,都是他的资源,可以为所欲为。这样一种价值倾向,是基于数理科学的,强烈的绝对唯物主义价值倾向。我们对于自然界的情感从何而来?不了解它,不观察它,怎么会有情感?回到刚才讲的问题,华杰知道草木的名字有什么好重要的?从这个角度看,当然很重要。

刘兵:既然你要帮腔,那我就接着问你。我同意你说的,理论上、原则上都是正确的,关于狗的事情,很复杂,我看到了各方的说法,包括动物保护人士、法律人士、各种观点,对这个话题我至今还没能很好地驾驭。就今天的话题来说,第一,你说你是刘华杰的粉丝,你们是一体的,当然你在论证上也跟他一致,但就我所知,刘华杰知道很多种植物,你知道多少种?前几天我们一起去开会,你认识了几种,但是肯定没有他认识多。你说你每天听不到鸟叫就难受,当然你们家那可能有鸟,可是我知道你不怎么去看鸟。也就是说,你更像是一个理论博物热爱者,而你又谈情感,像刘华杰这样有实践的观察和体验才可能有情感。我们经常跟华杰开玩笑,说他几天没出去野就很难受,是个野孩子,整天开着车到山里头转。而你在京师院里面的高楼上,看着落地窗户,拿着iPhone每天早上发一个Good morning,看起来也挺享受的,怎么解释?

田松:我得少说两句。

刘兵:我认为你不用少说,否则你帮刘华杰的事就没帮好。

田松:我先把刚才被你打断的话再升华一下,我们现在有一个大词叫“建设生态文明”,生态文明怎么建设?生态文明应该由什么样的人来建设?我觉得应该由对自然界有感情的人来建设,这个社会有越来越多对于自然界花草树木有感情的人,才有可能建设起生态文明。反过来,那些对iPhone有感情、对机器有感情,把树砍掉变成GDP的人,占有更多比例,生态文明就建设不起来。所以我把刘华杰的事情升华了,“拈花惹草”是和建设生态文明的宏大命题直接相关的。再回答你的问题,你说得都对,我们相比刘华杰而言,是一些比较可怜的人,我们小的时候错过了像刘华杰一样在山上野跑、能够认识几百种植物的时机。当然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其实我认识的也不少。更多的人,像我的弟弟虽然比我小了三岁,但生活环境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城市里面、在幼儿园里面,我前几天还在问一个问题,让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背九九表很重要吗?是背九九表重要,还是让他们体会到花香更加重要?是iPhone更重要,还是体会到抓蝴蝶的乐趣更重要?这就是一个价值情感的问题,就是情感取向的问题。有人说都重要,但是要有一个先后,要有轻重。当你爱这个人的时候,你不能同时爱另外一个人。时间是有限的,生命是有限的。感情是从哪儿来的?是基于观察、基于了解。我们每天在校园里匆匆走过,一棵树就在你的宿舍和图书馆中间,你每天经过这棵树,是不是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是不是观察过它?如果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没有认真的观察,你跟它可能也会有一点感情,至少眼熟,但是这种感情不会是一种很深刻的感情。在这点上,知道花草的名字很重要。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冯率]

标签:檀岛花事 刘华杰 博物学 夏威夷 植物学 多样性 生活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