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93:我们时代的性与爱——李银河、史航、小庄共话《性爱大师》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小庄:《性爱大师》教会了美国人怎么做爱,但还没有教会美国人怎么爱


小庄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史航:我想问李老师,我刚才这么讲特别悲观,对科学研究的价值进行了大量的消解和否定。您觉得这些研究到底对人类有什么帮助?

李银河:我觉得我评价还是挺高的,大概咱俩身份不同,我就是搞科研的嘛,当然得为自己辩护。像马斯特斯和约翰逊他们做的研究,就用一种非常直截了当的办法把整个社会风气改变了,这还不叫伟大吗?马斯特斯本身就是一个大夫,是自然科学领域的专家,有的时候社会科学做不到的他们自然科学能做到,他就直接告诉你不是那么回事,或者是怎么回事,这样所有的谬论就不攻而破。

比如说关于自慰到底是不是有害,你看现在石家庄有一帮“反色情大妈”,她们攻击我,说我在宣扬“自慰无害”。自慰无害是人家科学家通过仪器测出来的,发现是这么回事。如果还认为自慰有害,会造成很多很多的心理疾病的。

史航:没病死,先吓死了。

李银河:我记得有一个特别具体的例子:小波的一个男同学,从小人家老吓唬他这个不对,于是他每次勃起的时候就去拿凉水浇,他就觉得自己犯错误了,这个事不好,是坏事,是自己有毛病了。结果到他结婚的时候他都根本就不能做,就是因为他自己把自己给搞残了,你说这是多大的压抑啊。

所以我说,科学家他们的一些研究结果,能够用科学的语言,告诉大家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对每个人都是一个帮助。

史航:补充一句,这两位他们的医学实验都成功了,就是他们俩的结合这个社会学实验,可能最后用他们的离婚证明是失败了。所以对我来说,确实对科学的对人类的意义我是一点没有否定,我只通过很多碎的事情中间,看到了有很多折扣,那些折扣让人黯然神伤而已。

小庄:这本书的封面广告语写着说--这两个人教会美国人怎么“爱”。“爱”字打了一个引号,因为只能说这本书“教会了美国人怎么做爱,但还没有教会美国人怎么爱”。约翰逊在后来很多发言中也试图探讨这个问题,但她也说不出来什么。这个研究其实是留到后面来做的,近二三十年来,有人陆续在研究人身上爱情通路或者说爱情网络上人的激素是怎么运作的?我们的肾上腺素、多巴胺怎么样一起来构成了我们要跟另外一个人在一起的动力?

其实科学家真的很努力,他们做了这些,然后让普通人得知,而且是深入到大家的观念当中去,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我们现在所有的科学研究证实,在大脑的决策判断层面,男女是没有差异的,我们生活中为什么出现类似女生学不好数学,男生就是要去做那种很艰苦的工作的观念,其实很多是文化给予他们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研究者有观察幼儿园里的小男孩,他们在幼儿园里是不会去玩洋娃娃的,觉得很丢人,但其实他们回到家里会偷偷地玩。当然,这一现象还需要更精确、安全的仪器去进一步验证。

史航:我想起88年来到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我和同学们一起千辛万苦搞到一盘翻录的录像带《美国最后一个处男》但是因为没有录像机,就找到了一位很熟悉的一个北京女孩儿,经她同意以后去她家看。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根本没看几分钟,突然就卡在那儿出不来了。这个就像男性的性器官卡在裤子拉链一样。同学当时怎么拿都拿不出来,甚至想把录像机抱走,后来那个女孩阻止了,研究了各种办法想把录像机拿出来,可是还是拿不出来。后来女孩儿的爸爸按播放键就播放出来了,可想而知后果是多么悲惨。因为在当时,男生拿着带子去女生那里看,而且经过了女生的许可,这就完成了社会学的很多求证了--你愿意跟我看这个带子基本上跟牵手差不多了。

我就想着,可能对于很多国家来说,“卡在录像机里的那盘录像带”就是永恒的象征,现在也不用录像带了、也不用碟了,上网看了。可是突然我们的网络变得越来越干净的时候,就像我们整个网络、家里每台电脑都变成了“卡带子的录像机”一样,难道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跟从前一样悲催了吗?我后来推导了半天发现,还是不一样了,我们那个时候是不懂又看不到,干着急,现在有了这些书,我们是对性的知道懂了很多,但是可能很多带子、电影、影像我们却看不着,不用着急,现在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可以直接面对人。所以我想说,时代的进步是一个螺旋形的,貌似回到原地,其实是在螺旋形的上升。当我们还活在封锁壁垒里,由于知识已经普及,就不是干着急的事情了,只要你不是傻子总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所以我想说的就是,活在这个时代里头,有这样的书,我们就不再在性的方面是孤儿和逃兵了,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银河:你说到卡带,我突然想起北朝鲜的一个段子,北朝鲜扫黄的时候有一个办法,突然停电的办法,那么带子就会卡在录像机里面,就可以挨家敲开门,查谁家在看黄带子,这就是朝鲜的办法,我觉得中国现在好像比这个进化了一点。

陕西“黄碟案”的时候大家还争论,到底夫妻有没有在私人的领域看的权利?陕西“黄碟案”当时闹得全国大讨论,就是一对夫妇,他们在新婚当夜在家里看黄带子。

史航:还不是故事片,是纪录片,新婚要看的纪录片。

李银河:好像新婚指南似的那个意思,然后邻居举报了,警察就冲了过去。

史航:哈哈,也许是邻居一直在听,后来听到是纪录片的声音,所以非常不满,才这么干。

李银河:警察就进去以后把这俩人抓了,把机器没收带走了。结果这个事全国大讨论之后,就是涉及成年人在家里看有没有黄片的权利?法律界普遍认为应该有这个权利,因为家是隐私的场所。

史航:而且不以盈利为目的。

李银河:不以盈利为目的,而且不造成什么社会伤害,所以据说这个案子最后的结尾是公安局把那个带子、录像机还给人家了,还道歉了,据说是还赔了三万块钱,因为那个男的被吓得有点病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冯率]

标签:性爱大师 李银河 小庄 史航 马斯特斯 约翰逊 同性 出柜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