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村上春树:我们年轻,新婚不久,阳光免费| 凤凰副刊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我的呈奶酪蛋糕形状的贫穷

       文/村上春树

我们都管那个地方叫“三角地带”。此外我琢磨不出如何称呼是好。因为那的的确确是个三角形,画上画的一般。我和她就住在那个地方,一九七三年或七四年的事了。

虽说是“三角地带”,可你不要想成是所谓的delta①形状。我们住的“三角地带”细细长长,状如楔子。若说得再具体点,请你首先想像出一个正常尺寸的圆圆的奶酪蛋糕,再用厨刀将它均匀地切成十二份,也就是切成有十二道格的钟表盘那个样子。其结果,当然出现十二块尖角为三十度的蛋糕。将其中一块放在盘里,边啜红茶什么的边细细地看。那顶端尖尖的、细细长长的蛋糕片,就是我们“三角地带”的准确形状。(①delta希腊语。三角洲,三角形的。)

怎么会形成如此形状不自然的地带呢--你也许会问,也许不问,都无所谓。问不问反正我都不清楚。问本地人也问不出个究竟,他们知道的不外乎很早很早以前是三角形,现在是三角形,将来定然也是三角形。总的说来,本地人好像不大愿意谈也不大愿意想“三角地带”,何以“三角地带”被如此--像耳后疣一样--漠然置之,缘由不得而知,大概是因为形状怪异吧。“三角地带”两侧有两条铁路通过,一条是国营线,一条是私营线。两条铁路齐头并进了一阵子,以楔尖为分歧点,简直就像被撕裂开来一般以不自然的角度各奔南北,景观十分了得,每次目睹电气列车在“三角地带”的尖端南来北往,我就恍惚觉得自己是站在驱逐舰舰桥之上,而那驱逐舰正在海上破浪前进。

但是,从居住舒适度和居住功能来看,“三角地带”实在是一塌糊涂。首先噪音厉害。也难怪,毕竟两条铁路左右相夹,不可能不吵。一开前门,眼前一列电车呼啸而过;一开后窗,眼前又一列电车咆哮而至。用眼前这种说法决不夸张,实际上两列电车也近得乘客可以对视致意,如今想起来都觉得叹为观止。你或许要说末班车过去后总该安静了吧。通常都那么想,搬来之前其实我也那么想来着。然而压根儿就不存在什么末班车。旅客列车凌晨一时全部运行结束后,深夜班次的货物列车接踵而至;天明时分货车大体告一段落,翌日的客车又杀上门来。如此日复一日无尽无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村上村树 散文 贫穷 日本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