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熊培云诗选:除了美,我一无所知(10首) ∣ 凤凰诗刊▪当代汉诗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熊培云在新诗集分享会上


重温八十年代之诗歌归来——熊培云新书分享会

时间:2015年1月24日

地点:字里行间书店德胜门店

主办方:新星出版社、凤凰网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

嘉宾:

熊培云(评论家,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大仙(著名作家,诗人)

苏小和(著名财经作家,诗人)

朱学东(资深媒体人)

沈星(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

【活动介绍】

“许多人说文学死了,而我却在逃向它。”

“寻找一种适合我的表达方式,是一件比拓展我的言论自由更严肃的事情。”

在《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里,熊培云试图以诗的语言拓宽他思考的疆界,关于爱欲、正义、媒介与人的命运。他相信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诗歌并没有离开中国,就像种子没有离开大地,星星没有离开天空。而现在,在经历了二十余年的种种繁荣、势利与粗鄙的放逐之后,诗歌正在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领地。

一本书,一个下午,重申汉语的尊严与优雅,讲述文学滋养灵魂的恩情。二十年前,他扔下了锄头和诗歌进城,一去不返。今天,他找回了诗歌,还要找回锄头。1月24日,在字里行间,熊培云和他的朋友们一起,与读者分享生活中的理性与诗意,找回久违的八十年代的气息。


《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

熊培云/ 新星出版社/ 2015

熊培云诗选

《一代人》

在自己的祖国

寻找祖国

在祖先的土地

流浪四方

只有哄堂大笑

没有热泪盈眶

手无寸铁的人

学会了铁石心肠



《鹅卵石》

松软的泥土

躺在午后的阳光里

它不是生命

但孕育生命

湖边的鹅卵石

宇宙的古董

它不孕育生命

只是存在

在昨夜的睡梦里

我看到一位年轻的姑娘

她不存在

但真的美

娑婆世界里的万物啊

所有的存在与生命

我心中的一切意义精灵

还有谁,我忘了赞美谁?



《除了美,我一无所知》

没有历史和地图

没有暴力和杀戮

在心里寻找世界

最后的乌托邦

领略

这个世界给我

最大的慈悲——

除了人,我别无身份

除了美,我一无所知



《孤星》

——致诗人华兹华斯

为什么要迷恋远方?

我就在远方之远方

为什么要沉醉彼岸?

我就在彼岸之彼岸

为什么要走向群山?

我就是群山

背负光明的孤星啊!

何等愁苦让你四处流浪?

须知你的天命

就是在你的星空闪亮



《镜中的上帝》

洗手盆的上面

挂着一个空镜子

在镜子上,他写下了

"上帝"两个字

人生仿佛从此有了依靠

每次照镜子时

他都看见上帝的脸

熊培云与主持人沈星共同读诗

这世上有两个你

这世上有两个你

一个你在地上走

走进教堂与市场

路过兵营和谷仓

在早出晚归中

起落沉浮,迎来送往



熊培云与主持人沈星共同读诗


《这世上有两个你》

一个你在天上看

看尽所有的聚散离合

古老的虚无与背叛

以及太平盛世里

得寸进尺的悲伤

一个你说

除了地上的我,没有疆土

一个你说

除了天上的我,没有收成

在活着的地方好好活着吧

没有比活着更简单的事

你对自己说

你没什么需要上帝的慰藉

也没什么可以向世人分赃



《第一次囚徒》

我还活着

今天是我剩余生命的第一天

也是最后一天

我在今天活了很久

我在今天经历所有的第一次

第一次推开屋门

第一次骑着水牛出山坡

第一次喜欢城里的半条街

第一次爱上一位姑娘

第一次做爱

第一次做爱后的第一次做爱

第一次重蹈覆辙

第一次逃之夭夭

走不回过往

逃不进将来

第一次覆盖第一次

今天覆盖今天

在此刻无望的囚牢中

我是永远的第一次囚徒

世人啊,把你嘲笑的铜罐

沉进水底吧

谁都在今天活

谁都是第一次活

谁都没有经验

谁都在幸福时走投无路

谁都在挣扎时失意忘形

谁都是第一次经历生

正如将要第一次经历死

谁都在今天活

谁都是最后一次活

最后一次欢笑

最后一次哭泣

最后一次回心转意

最后一次杳无消息

没有什么值得终身悔恨

没有什么必须永不原谅

第一次的赞美

是最后一次的赞美

第一次的罪恶

等待最后一次的宽容

让你所有的寻找变成一场徒劳

我不说你是一个好人

也不说你是一个坏人

我只道你是一个虚度光阴的人

是漫长,还是短暂?

多少人饱受生命的双重折磨

像维罗妮卡决定去死1

又梦想死里逃生

我看到人生最大的苦难与虚度

莫过于日日辛劳却生无所依

成为一个未遇天命的人



《美的箴言》

生活啊

你不要太美好

否则,临死的时候

我该有多么哀伤

旅人啊

不要走遍传说中的

每一个地方

你总得留点传说给想象

我们能失去的

都是已经得到的东西

你到了远方

远方就死了



《意义女神》

他们说

我要带你去天堂

还要给你永生

我说

我若得永生

人生还有什么指望?

那些有始无终的存在啊

都不是生命

我只想做几件心甘的事情

对得起粮食和蔬菜

在这荒诞的世界

借这虚无的时光

我活着的时候,世界就是我的

我热爱,我痛苦

我命名,我创造

我接生,我送葬

我手握鲜花与刀剑

我赋予我的万物以意义

美啊,丑啊,真啊,妄

多少人烧香磕头

祈求神赐的好运

多少人信奉上帝

等待上帝的侍奉

我没有崇拜过什么啊

被神抛弃的人也有信仰

我对上帝只有思念

没有恐惧和贿赂

我和上帝井水不犯河水

没什么要交换

我也希望上帝与我同在

既然活着就好好活着

大家都一样

我不希求永远的幸福

我注定像雪一般融化

我迟早要走

把世界留给你们

把幸福留给你们

把永生留给你们

把成群结队留给你们

我不稀罕天堂

在天堂我也会厌倦

那些死气沉沉的永恒

多么令人感伤!

城外空地里的教堂

正在举行一场葬礼

一个声音说

"上帝死了,我们自由了。"

一个声音说

"上帝死了,我们责任更重了。"

我说了什么啊

神从来没有眷顾我

我也没有投靠神

我只是人类的孩子

无家可归的孩子

如果一定要有彼岸

就带上我的意义女神

去彼岸流浪

美啊,丑啊,真啊,妄

我手捧鲜花

坐在死之将至的彼岸

[责任编辑:刘晴]

标签:熊培云,诗歌,当代汉诗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