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明天诗歌现场∣ 破碎世界的完整诗意——羽微微讨论会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现场”微信群羽微微诗歌讨论

时间:2015年1月27日

讨论诗人:羽微微

主持人:邵风华

整理:羽微微 梁太平

讨论平台:明天诗歌现场

破碎世界的完整诗意

——推荐羽微微的诗

从羽微微的诗中可以观察到她眼中的世界:破碎,琐屑,充满疼痛,略带惊惶;与此相对应,她的诗歌的着眼点大多在一些细小的事物上:花朵,果籽,影子,旧名字,身体的细部(秀发、嘴唇、乳房),小小儿童,连疯子也是“小疯子”。但这丝毫也不影响她心中的另一个诗意的世界的完整,仔细挑拣的词语,精致的抒情,对弱者的同情,对破碎的美的叹惋……王小波在《万寿寺》中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在羽微微这里,正是用完整的诗意与此世的破碎进行着柔韧的对抗。

下面推荐的10首诗中,我最喜欢的是《父亲、小侄子和我》。语言朴素,叙述从容,从祖孙之爱中泄露出父爱的残缺,隐忍中藏着惊雷,体现了诗人对父性之爱、乃至对人性的理解及其诗歌修养所能达到的高度。其次是《墓志铭》、《小疯子》、《她》和《嗨》。《墓志铭》是这一组诗中最完美的一首,语言简洁、准确,诗意自然、蕴籍,有着直指人心的力量。而《但》、《旧名字》这样的诗,由于其用语的过于雕琢(前者)或过于平滑(后者),反而造成了意蕴的空乏。《花房姑娘》是一首富有灵性的诗,但不可泛滥,要防止写得过于聪明和习气的出现。

虽然如此,仍然难掩羽微微良好的诗歌天赋。随着对诗歌的认识和理解的深入,我相信羽微微作为一个本色的诗人会写出更多好的诗歌。

细品:

周瑟瑟:读了施世游发上来的羽微微一组,笫一首《墓志铭》与最后一首《小提琴演奏》,触动了我。她不动声色,属于冷静的诗人,知道诗在哪里,但不粗暴地使用经验,沉潜于个人的经验,经验如何使用,是轻轻转化?或用劲击碎?都可以。一个安静的人必写安静的诗,微妙的诗,而内心苦闷的人必写绝望的诗,撕裂的诗。羽微微应属于前者。

向卫国:读微微的诗最重要是细心,体会其中极微妙的感觉。她的诗生长于世界的缝隙中,以及语词的缝隙中,比如“浮于水面上的一根针”、“把针浮起的,那层水膜”,比如“但”这个转折。而在《她》这首诗中,是另外一种情境的“对影成三人”,很细致。《父亲、小侄子和我》这首诗的角度极怪,只能来自生活本身。

黄弢:《墓志铭》的立意无奇,书写过于口语化,所以没有触动我。反而是《隔着茫茫酒桌》和《旧名字》更有表现力。个人感觉羽微微的短诗要更出色。《她》是个人最喜欢的,这里的影子是无数个个人形象中的一个,诗人把她从人生经验中挑出来,其实是与自己心灵深处的对话,这种灵魂性的探索使得这首诗歌具备了神性气质,语言简洁流畅,所以我很欣赏这首。

罗霄山:施世游的《羽微微诗专辑》我更喜欢,有很多尖锐的真相被掲开,细节上的尖锐,来自对生活的洞察。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喜欢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父亲、小侄子和我》的这个角度我也比较喜欢,有隔山打牛的效果。《破碎》营造一种漩涡般众声喧哗的荒诞效果,我以为是这十首中最具异质的,这或许能给微微提供一个写作的途径,多样化的探索,才有创新的可能。荒诞,应作为今后的一个关键词。

卓铁锋:《破碎》这样的写作,痕迹有点重,跟羽的其他作品比,有很多不同。比如与《父亲、小侄子和我》这一首对比,虽然在形式上有相似之处,但恰恰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前一首讨巧,而且可能受阅读经验影响很大,显得有些发虚,后一首写的很实,收尾处喜欢,有神来之感。《花房姑娘》写得太轻,就没了重量。

懒懒:我喜欢《约等于蓝》,第一次读就被拿住了。所有《墓志铭》都不适合在诗人还在世时讨论。

细竹之语:《花房姑娘》,起调有一团和暖的喜气,三言两语勾勒整个春天之热烈恣肆意,笔锋一转,落到小我上,以春之热闹急切衬我之安静缓慢。细品,余韵悠长,有“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之妙。

一句话简评:

杨克:羽微微的诗如她的名字,语言轻盈飘逸

施世游:字面上四个字:举重若轻;内里子四个字:举轻如重。

翩然落梅:明亮温柔的,又绵里藏针。

仲诗文:澄明通透、举重若轻,张力十足,又柔软细致

冰木草:精致,灵巧

木郎:羽微微的诗有一个特点,就是感情的递进,应刻很适合朗诵

小葱:微微的诗收尾都非常漂亮,意犹未尽,充满想像

杨晓芸:喜欢微微的诗

徐小爱克斯:诗歌写的稍微羞涩了一点

心地荒凉:几乎没发现才情,诗写得太清浅了,好像每一首都没能深入进去。不喜欢这种风格。

轻和重

向卫国:中国有个成语,举重若轻。总体来讲,诗歌便是一种举重若轻的艺术;而在诗人之中,能做到举重若轻的并不多,羽微微是诗人中比较典型的一个。我们来看一首只有两行的短诗:

《道听途说》

听说明年的春天很好,很值得

再活下去

很难测度,诗人的意思究竟是在反讽现实很不值得让人活下去,还是真的觉得明年的春天很好,值得再活下去试试。这样的诗歌语气和文字,表面上都十分地轻描淡写,但稍稍一想,背后的重量便感觉出来了。比如《约等于蓝》,其实诗人说的不是“蓝”,她只是告诉人们对“美好的事物”要有耐心,因为最美好的,不是“事物”,而只是对“美好”的这种信念。

李之平:微微用轻的语言表达重的主题。轻轻举起,重重落下。举重若轻形容,很贴切。微微的诗自然也是她内在气质的体现,柔软而清淡。这样的文字如溪流抚慰,让人安静,缓慢,舒展。当然也会可能因此流于审美疲劳,对某些主题表达因渗透面与刺穿度不够,而让一些读者有胃口不满之感。不过,一个人在写作上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法,努力完成属于自我的察看路径,也是对自身的厘清与擦拭。我认为一个作者无需讨好大多数人而写作,只要倾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在心的引导下表达最想表达的情感与思想,发现与灵魂对应的那份明光。这就够了。

争鸣

纳兰:《一个中年人》和《墓志铭》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作者喜欢在一首诗里关注一个点,而这个点就是一首诗的诗眼和亮点。总结一下:格局不够开阔,缺少张力,没有陌生化的感觉。

向卫国:我认为微微的诗最抢眼的是那个点,但最重要的却不是,而是在语气和语义转折处的那一丝微妙情绪。

胡翠南:羽微微的诗已相当完美,细微极致,挑个骨头,纵深但未见开阔。

向卫国:诗歌展开的方式可以尝试多样。

谷禾:《父亲、小侄子和我》最有痛感和动人。微微的诗,妙在结尾。可以更随意些。不动声色,才声色俱厉。当然,标准是什么:有才气的,优秀的,出色的,影响和辐射他人的,我是按高档建议的。

施世游:随意不是这种风格了。她这是坐在织布机上,手被针扎,面不改色地吮下指头继续跟你聊天的写法。

谭克修:看来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写得好的是哪些,选的十首诗,不算她诗里面最好的。

吴小虫:我个人读过羽微微一些诗,很有灵性的一个诗人,自足自在,光这点就很了不起,但容我放肆一句,微微的诗缺少格局。

之道:归根到底一个巧字,巧了就小了,大格局出不来。

小葱:不是所有诗歌都要大格局,精巧写好也不易。收尾都非常漂亮,意犹未尽,充满想象。或刹那,或永恒。不能说永恒就大于刹那的格局。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落点不同。

木郎:女诗人也可能写大格局,男诗人也可以婉约精致,只是视野和关注点的问题。诗人只写Ta认为是诗的东西(史蒂文森说的?)

李之平:无需刻意写宏大和永恒。为永恒而写也只留下瞬间,不如认真体会每个有感触的深刻的瞬间。

向卫国:在她自己的方向上已经非常到位,其实也就很够了。若要大突破,就要开拓新的空间。

还叫悟空:机巧中见灵性、见才气的写法,其巧思很有魅力。少有自然而然,略不经意中达成的诗意。

木郎:叙事很冷静,但有几首太淡了,口语的张力没有得到体现。

周瑟瑟:其实大家所说的不够开阔、缺乏张力等等,我觉得把这些问题不当作问题更有利于一个人的写作,我们不自觉已经被既有诗歌标准指使,以个人内心感受去建立新的审美标准更加妥当。

向卫国:潜台词、张力、陌生化等等都是诗的某种特殊表现,而不是什么诗都要的。

李之平:我也反对一天到晚陌生化不离嘴的。诗歌就是表达的真实,不是刻意刷抽象画。

谭克修:大家说到格局、开阔,我倒是觉得,女诗人,我们未必要用格局来要求,也未必要那么开阔才美。我也喜欢那种细微的、气息如兰的小诗歌。读羽微微的诗,就觉得她应该有一对隐形的翅膀,在你的听觉之外轻轻煽动,发出某种细微的声音。

主持人总结

邵风华:我觉得批评的意见格外重要,那是喜欢之上的高要求。期待微微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附录:施世游《羽微微诗专辑》、羽微微自选诗十首及讨论中提到的一些诗歌。

《墓志铭》

这是我的最后简介,我希望更简短一些,洁白的

大理石碑上,除了名字、性别、时间

还应该有一句什么?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想法

我建议就写上:

她曾深深爱过及被深深爱着

其中的“深深”

不要省略

◎约等于蓝



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蓝

要若无其事地泡泡茶,想想别的

打几个电话,或者把屋子里的书收拾好

如果外面不是阴天,就站在阳光下

假装是一株蔷薇,正在微笑



你知道,美好的事物都是慢慢开始的

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蓝

◎黑暗里那些泛着微光的

这么多年来,你总是站在镜子前面

想看清你的快乐

看清快乐的皱褶和纹理

那些快乐久久不来

你便固执地站着站着

痛苦向你浮现它的赤祼

你便摇头,否认等待的是它

还做出愤怒的表情

恐吓它们

还把自己放在黑暗里

黑暗里那些泛着微光的

是你多年来感动过的事物

它们因你的感动

而一直没有把你遗弃

◎隔着茫茫酒桌

对面是一个虚构的人,举着虚构的酒杯

他的醉意是虚构的

虚构他的那个人也是虚构

他们干了一杯

这一杯当然免不了要虚构

虚构若干年后,酒来酒往,宾客齐欢

唉唉,那么多美人残酒

当年说了什么话来着?

也是拍了肩膀

也是抱了胸膛

抵不过

三言两语,便勾起那么多提不得也

哥哥

《花房姑娘》

天堂鸟开了,勿忘我开了

紫色薰衣开了,金色百合开了

美丽的名字都开了

只是不要留意我

我要慢慢想,想好一瓣

才开一瓣

《一个中年人》

一个中年人,愿意变甜,愿意有一个秘密

像果籽般大小,掉在地上,就长出叶子

但保持沉默

哪怕是风吹过来,也不说

哪怕是春天的风吹过来,也不说

一个中年人,羞于甜蜜及无助

羞于被比喻

关于上面的句子,他只对“保持沉默”

感到满意

◎灼热

植物没有办法进入另一棵植物

它们如何热爱?如何利用一阵无聊的风

用叶子的声音说爱?

如何在地下,透过银白的根,利用岁月的延伸

隐蔽地,缓慢地接近着最近的一棵树?

如何饥渴的纠缠、尖叫

在地底下发出沉闷而轻微的回响?

石头正忘记它是石头,在一阵正午的阳光下

徒然地灼热

《旧名字》

我用的

还是旧名字。你看它,日显沧桑。

幸好音韵尚如往昔

你若缓慢默念

当忆起,我那时,秀发齐肩

略带惊惶

《小提琴演奏》

小小男孩

站在中央

琴声悠扬

我在哀伤

琴声

在变蓝的那刹那

有一个人,从侧门冲进来

阳光逆着

我的眼睛

我看不清

他的脸庞

《父亲,小侄子和我》

父亲给我打来电话

他很爱那个嬴弱的小小儿童

“他不在家,家里很安静”

他再次这样说。他有很多说过的话,期待我提问

他便再说一遍。有一次父亲放下饭碗,猜测着

“镇上的幼儿园也不很差吧”

我说市里的好。他看着我,然后点头

这个在年轻的时候,拥有无穷力气的人

这个可以一掌推开母亲,把她摔倒在地的人

这个在我孩提时罚我跪着认错的人

这个在镇上有着无上权威的人

这个我从没有感受过他拥抱的人

我热衷于跟他谈这个儿童

仿佛从中得到我的父爱

《哭泣的小疯子》

那个小疯子,在街上,扯着路过的人

投诉有小孩子扔石头给他

他相信路过他的那些人

他是一个多么善良和多愁善感的疯子

他给小孩子的石头扔中了,他捂着脑袋

一屁股坐在街上,哭了起来

他如此相信这个世界,特别是那些路过他的人

他哭得像个正在等待抚慰的孩子

他哭得并不怀疑抚慰即将来临

《破碎》

她在慢慢破碎,从她的眼睛开始

“你看,我眼里的风在动”。她多么美

然后是她的嘴唇

“快听,我在说一个秘密”。我凑过去

她用破碎的手示意:“要拥抱吗?”

到她的乳房

到她的腿,她匍伏在地上

整地的碎片

和一个秘密

她那么美,只剩下碎片

我伸出手指

我发现我没有手指

她在破碎前,一直在看我慢慢地消失

◎许愿针

针要浮在水面上。我的意思是

今晚无论什么样的月亮

针要浮在水面上。我要像

把针浮起的,那层水膜那样

爱你。柔韧。不动声色。

《她》

这许多影子当中

我独爱这一个,她美丽、单纯、勇敢

她曾陪伴我度过多少

暗黑的时光啊

就像影子也会舍你而去的那些时光

惟有她,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

惟有她安静地陪我坐在那个人的身旁

风吹过,风很凉

我笑着低头,悄悄示意她

不要太慌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明天诗歌现场 诗歌 诗人 羽微微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