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还叫悟空的诗歌艳遇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邵风华:

从恰卜恰到运河边——关于张灿枫和他的青海诗章

(文/邵风华)

《流经恰卜恰的黄河》

2012年8月下旬,诗人曹五木来黄河入海口一游,顺便约了两个外地的朋友一起过来相聚,其中一位就是张灿枫。在电话里,我一下子没听清,反问一句:谁?“还叫悟空。”曹五木又说了一遍,他说的是张灿枫的网名。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还叫悟空的本名叫张灿枫。因此,无论是还叫悟空还是张灿枫,对我都是一样的陌生。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张灿枫竟然是济宁的。同在山东,我还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写诗的人,这不禁让我心生诧异。

在东营的几天,大家玩得非常开心。在黄河岸边曹五提议,每个人都要写一首关于黄河入海口的诗。因此,在分手后的几天里,我找到张灿枫的博客去看他的诗,结果让我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在交谈中,我已经知道,张灿枫是一名资深的执业律师,刚刚赴青海“法律援助”一年归来。我没去过青海,在想象中,那一定是一片富有诗意的土地,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写下关于青海的美丽诗章。而张灿枫,也是在那里校准了自己的诗歌之音。

张灿枫的诗写得成熟老练,显然已经久经训练。语句简洁,诗意清浅,像一粒石子投进平静的河流之中,一韵一韵漾开去,不断向远处扩散,却又能在最合适的时候戛然而止,行文自然,轻松,貌似不经意,却意蕴丰沛,令人回味。在读他的诗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不停闪过沈从文的《边城》和汪曾祺的《受戒》等小说。它们在气质上出奇地一致。在阅读的过程中,既让人心存宁静,又让人内心沸腾。从他生活的运河之畔,到他呆了足足一年的青海,他通过诗歌将这两个地点奇妙地联结起来,同时也将自己的人生联结起来。仔细读过之后,那上百首关于青海的一个叫恰卜恰的地方的诗,其实就是一首诗,一首无关时空又无法取消时空的长诗,它诗意地记录了诗人多年来的心灵与生活。如果说这些关于青海的诗章是一首首用生命的即时体验写出的诗,那么,关于自己出生和成长之地(运河岸边)的诗歌则大量贯穿了他的童年记忆——

《对岸的河南梆子》

张灿枫的童年在鲁西南的一个小村度过,村口有一座宝相寺,大概由于年代久远和破坏,仅剩下了孤零零的宝相寺塔。他跟着奶奶生活到上小学二年级,才被父亲接到县城去读书,因此,“脾气古怪的奶奶”,奶奶家方方正正的院子,以及树上的蚂蚁,都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深深地镌刻在他的心中

“七岁的时候,祖母送我到村办小学上学。我想我应该是同学当中最勤奋的了。每天早上,总是第一个到校。某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早早醒来,看到外面天光大亮了。一轱辘坐起来,穿上衣服,就上学去了。来到学校,还没有开门,就翻墙进去。教室也没开门,就靠在操场上那棵高高的白杨树上,大声朗读课文: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树叶儿‘哗哗’地好像在笑,又像在跟着我朗读。后来,村子里的狗突然叫成一片。再后来,月亮渐渐偏西了。我又摸黑回家补了个觉。”

这一段话引自他的短文《诗歌之于我,纯属一场意外》,读来让人心生温暖,勾勒出一个天真朴实却又有着强烈求知欲的乖小孩形象。正是有了这样的童年,张灿枫虽说自己与诗歌的相遇纯属一场意外,在我看来却属必然。他在2006年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写诗,其实诗歌早已在他的心中酝酿了多年。

翩然落梅:悟空诗歌的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对读者不设障碍。你可以信步进入,至于你能看到多少,取决于你自己,反正他老老实实把园子打理好了,并在里面藏了足够多的风景。

许道军:悟空是打开还叫悟空诗歌的钥匙。“悟”是猜谜,“空”是谜底。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至大至小,至远至近。——这些即是价值观,也是还叫悟空诗歌的方法论,构成了他诗歌的一个特色:小品化,戏剧性,意象场景行动与感悟主题等的翻转。

冰小狸:昨晚没看现场,给悟空的诗一句评论:他的诗看似平静而内藏玄妙,里面有你不易察觉的隐喻,大隐于无形。


(本文由”明天诗歌现场“授权发布,微信公众号mtsgxc)

链接文章:也有羊只混迹于人群——还叫悟空诗10首 | 凤凰诗刊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还叫悟空 明天诗歌现场 诗人 诗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