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个人的精神史——孙慧峰诗歌讨论会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现场明天诗歌现场

“明天诗歌现场”孙慧峰诗歌讨论

总策划:谭克修

统筹:刘一木

时间:2015年2月9日

讨论诗人:孙慧峰

主持人:叙灵

整理:孙慧峰


一个人的精神史

——简评孙慧峰诗歌

【主持人推荐语】

第一次见到孙慧峰的名字,是在诗人曾宏主办的诗旅程论坛上,那是2003年9月。当时孙慧峰的作品,给我直接印象是形式感极强,语言优雅而智性。除此,就记不起什么来了将近十年,我都没有看过他的诗,也很少听人提及他。直到昨晚,他又发来一些诗。粗略读完这些近五年的作品,简直让我大吃一惊,这分明是一个人精神史的手迹。为什么以前,他会给我留下一个非常重视形式的印象呢?孙慧峰曾经引用过斯蒂文斯在《徐缓篇》里说所就的一句话:“诗歌试图捕捉的是生活,生活不是任何的事件、人及场景,而是精神与感情。”

从精神与感情入手,或许我们能找到孙慧峰那机智与丰沛的语言形式背后的精神秘密。在《叛徒之书》、《异样的存在》等诗篇中,诗人以一个背叛和反抗者的形象而出现,同时他又是一个精神分裂者。他试图背叛和反抗者的是那种庸常、琐碎、无聊以及价值观早已分崩离析的世界。而在《人间的建筑物》、《变形青蛙》、《虎园参观记》、《《瓢虫,瓢虫》等诗作中,看似通过那些表相描写出来的只是一些生活场景或动物相状,实质上,他以一种反观自我的力度,触及到当代人生存环境中所普遍存在的那种游离、焦虑及隔膜感。可以说,我从这十首诗里,读到了我们当代人的精神病症,很苦楚地品味到了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那种我们人性的空气里一直漂浮着的敌意、恐惧、孤独、软弱、荒谬、异化感、不安全感,使人随时随地处在紧张的焦虑中。因此,诗人在《在夜晚的身上挖一口深井》这首诗里,宁愿以下坠的方式,以完成跟这个破损的世界进行一次彻底而决绝的割裂。

哎!在这里,我触摸到了一个诗人在反抗与挣扎中的一份痛苦及绝望,他的心反复被良知与虚妄带来的冲突所撕裂,而他真正渴望的是一种完整的自我人格,清洁、宁静又自由的一个世界。这个完整而圆满的世界又在哪里呢?诗人又多次用自省、观照自我内心的方式,暗示精神的某种出路:”极乐世界就在我们的内心,它能呈现地狱,也能显示宁静与自由的天堂。”说出或者揭示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真相,是孙慧峰诗歌作品不断重复的一个主题,不过,他不是用一种简单、直接、清晰的形式,来描述这一切,他采用的形式是那种繁复的结构、隐喻与象征的修辞手段,甚至带有一点视觉元素。他的诗,读起来,有时会让人感到晦涩。在阅读孙慧峰的作品过程中,我们很容易被他语言那种表面的优雅、丰沛、智性的特质所迷惑。很少有人注意到,语言的机智永远只是皮毛,意蕴的丰赡和不可言说的况味,才是诗歌的诚实的内里。判断一个诗人是否优秀,一个最重要的尺度是,看他是否创立了属于他个人的语法、句法及书写规则,也就是说,他是否在用他自己的腔调在说话。据此来看,孙慧峰的作品完全是很纯粹的个人化写作,他远离一切时尚,也远离一切奖项,他用一种厚土式的不易被穿透的语言,以独特的思悟方式,直指生活的现场——我们的精神中心。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明天诗歌现场 孙慧峰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