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个人的精神史——孙慧峰诗歌讨论会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叙灵:第七首

《虎园参观记》

在拐上另一条道路之前,我们还在这条路上。

这条路上草比树多,里面适合老虎藏匿。

当你被天上白云陶醉

我正被老虎的庄园吸引。

它们隔着笼子看人,正如人隔着笼子观天。

在笼子之外,鸭子飞进池塘,原来是做虎扑的诱饵。

昔日阳光纷纷下沉,有好多虎皮斑纹纷沓而至。

白云满缝隙,蓝天皆无语。

蓝天下,草木暂且还能青葱那么一阵。

我喜欢道路甚于喜欢凉亭

你喜欢白云甚于喜欢江景

性格规定的美学,实在无法论断优劣。

令人愉快的老虎,因为饥饿

而在日光下腰身慵懒。看到虎

就要写金黄的花纹?我们被它们免费参观

脸上全是不老道的惊奇。

惊奇身不由己,将一个上午的晴天

拖入下午的阴晦。在阴晦更重之前

那些人拉着手穿过鱼鳃。

嘴上挂着水瓶的人,站在我们的头顶。

我们和他们都在同一条路上

一样目光饥饿。在拐上另一条道路之前

我们和他们都没注意到,脸色铁青的秋天

正在天边摆动乌云的石块,将所有退路一一封起。

2011-09-1607:43

叙灵:

孙慧峰是一个冷静的观察者,他以远景凝视的方式,冷观那些隔着笼子观天的人或虎。这些虎和人,都目光饥饿,走向一条没有退路的路,因为这些路被正在天边摆动乌云的石块堵住了。虎园里参观的人及被参观的虎都是诗中所描述的外相,作者想表达的还是那个主题:“精神的困境。”毛病是语言还不够精炼,节奏有点拖沓。

叙灵:第八首诗

《第二日》(长诗节选之十一)


在第二日,孩子们放假了。自由的一日

吸收了很多生活的新手,可是他们没有看见我。

他们现在和玩具在一起,根本没注意我这个没有玩具的人。

我独自把午餐吞进肚子,想着某人在虚无的某处

在一群人中间选择笑声的高低。一把邀请的椅子

坐在整个事件的外面,形同虚设。

饥饿的人能安顿表情,但是对食物一直无法省略。

我无法省略你,就像每到春天,树叶越来越多,

形成遮蔽和掩护,甚至形成伪装,轻易埋没掉离开的人。

如果今夜正好停电,离开的人

会有一路不甘心的背影。

他就是雕像里的那个虚伪者,他用树叶伪装

用走动证明活着是一件停不下来的事。

他可能是我的未来。而现在的我已经把生活弄得相当陈旧。

离开和回来,都要分开枝叶。

如果你在我回来的路上分开枝叶,你会发现,

我住在三所中学的中线交汇点上,但没有学会

保养青春;有一所医院

在我住所前面收治各种病人,已经二十多年了。

但我依然不时掉进倦怠的慢性病里,

自我疗救,敲打头骨,忍耐永久的第二日。

8:0306-5-4——11:5906-5-4

叙灵:

一幅自我精神画像。一个骨子里跟现实完全决裂的叛徒,在日常生活中,具体表现就是一个伪装者,他唯一能做的,是“自我疗救,敲打头骨,忍耐永久的第二日。”太晦涩了,不知我这样解读,靠谱吗?诗的原意在诗里,只要耐心去读它,你也有自己的发现。

弥赛亚:

虎园好。这几个我最喜欢虎园!

风轻语:

第五首《在夜晚的身上挖一口深井》很易懂,很令人感动。比较美的私人的向往,刻画了内心的孤单与世界的隔膜。渴望同类的抚摸也许是每个人的梦想。第五首会比较讨好女读者。

弥赛亚:

@叙灵虎园荡得开收的回!

黄沙:

这几个中有个现象,作者老喜欢变换主语,跳出跳进的。对对,就是叙灵说的观察者。身份变换很快。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明天诗歌现场 孙慧峰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