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个人的精神史——孙慧峰诗歌讨论会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叙灵:第六首

《变形青蛙》


一回想起2011年,脑子里就都是列车

各种列车,南去的北往的

秋天的,冬天的,有的是白色有的是绿色

还有一辆是红色的。我进了检票口

又出了检票口,手里的车票换来换去

但是身边的人始终没有换过

全是陌生又陌生的乘客。

此外就是一只青蛙,紧紧跟着我

寸步不离,脚步无声。

她一会是黑色的,一会是白色的

一会又浑身通红。她跟着我乘坐省际动车

在绿色的座椅上,把一条腿借给我扶着。

我吃橘子她也吃橘子

我吃田螺,她也举起牙签。

我走进酒店,她就把一双鞋子扔在床下

她不让我照镜子,用整个身子

堵住镜面。我走进浴室,她就跳进水里

扑腾着,将水弄得满地都是。

我打电话,她就偷听。

我看电视,她就在被子下

钻进钻出,黑白条纹的皮肤

在灯光下,扭来扭去

每到早晨,她会在窗前唱歌

歌颂阳光和一天将来的喜悦。

她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

偶尔鼓起肚皮,演示椭圆形的悲伤。

她的悲伤总是很清脆,像盘子掉在地上的响声。

我不能帮她去掉青蛙的属性

只能在夜色里看着她在路灯下的投影

有时苗条,有时臃肿

苗条的如铁轨,臃肿的如车厢

她一会苗条一会臃肿地跟着我

进了站台,又出了站台

从一个异地到另一个异地

我奔波她跳跃,我停下来,她就睡觉

如影随形,一会钻进我的体内

一会从我身体里跳出来,哇哇叫两声

算作对自我身份的公开声明。

2012-01-0418:11

叙灵:

变形青蛙其实就是另一个我。通过旅行中的各种事件及场景,我们看到那只变形青蛙的各种行为状态以及丑态,那也是诗人精神生活的真实部分。机智与优雅的语言特质,从此诗中可见一斑。

黄沙:

变形青蛙,是有点啰嗦的。

向卫国:

敏感到异质的事物,却又寻求和解,这是一种重要的生命或人生姿态,诗人自己重视可以理解。但这首诗一开头表达就有点生硬,“她身上布满薄薄的悲伤”,试图将悲伤作物化的处理,但读起来要点别扭,语感不太对劲。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感觉。

弥赛亚:

挖井这首不算好

夏灵林:

《异样的存在》让我这类看不懂你们诗歌的人都能引起共鸣。焦躁、矛盾、愧疚、彼此对爱的渴望……

啊呜:

《在夜晚的身上挖一口深井》结尾很柔软,但以柔克刚。

诗人安琪:

《异样的存在》就是一首爱情诗,这爱情在异地,也许与本地的爱情相冲突?使得“我”必须调整自己,去转换角色,去适应。这首不用人为拔高,就是一首奔赴异地奔赴爱情的诗作。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明天诗歌现场 孙慧峰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