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飞来飞去的黄蜂——黄沙子诗10首|凤凰诗刊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沉默》


阳光在二月

消除了世间事物的所有阴影。

我和张博九并排走着,望着远远离去的冬天和

湖边惊飞的白鹭若有所思。

张博九长大后,我们在一起散步的机会

变得越来越少。

偶尔他和我说起在实验室解剖兔子

分割开的肢体的每一个部分

都摆放得整整齐齐

只有心脏还会急促跳动一会儿。

有时候是兔子,有时候是鱼

和老鼠,这些都是

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家伙。

更多的时候

我们沉默着

我希望此刻他是在考虑

对于生活这个躲在幕后的老家伙

从哪里动手更为适宜。

《一路走回》


父亲顶着我,从永丰公社一路走回曾台

我估摸着大概有十五里路。

我抱着父亲的额头。

这是我记得的

最后一次和父亲身体的接触。

其后四十年,即使不得不

睡在同一床被窝

我们也都尽量小心地避免碰到彼此。

如果有上帝的话

唯有上帝知道为什么我能

拥抱我所能触摸的任何事物,哪怕是

病痛、交通意外、冰凉的河水

而独独不能挨一挨他的脚趾。

《仲夏夜》


我们躺在高高的谷堆上面

像一群松鼠紧紧抱着过冬的食物

此刻北方的云团离得还远

仲夏的风还没长大成人

只有明月提早升起

挂在离我们很近的天空

还有一个晚收工的农民

正在清扫禾场上散落的谷粒

我们等着他将我们叫醒

他可能是我们的父亲

《此后》


一条路,可以引领一群人

但有一天,它会碰到另外一条路

在遇见的地方,形成一个集镇

因而一个人在镇上溜达时

也会碰到另一个人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

度过幸福的一生

《安慰》


我在殡仪馆做过义工

同工人们一起

将死尸从冰柜中抬出

他们多半神色安详

只有脸色比活人苍白一些

身体也比想象中沉重

我不记得母亲死后是不是

也像这样闭着双眼

对她的亲人漠不关心

我想象不出这么多陌生的人

他们生前的境况

这么多人躺在这里

既不说话,也不像是在等着谁

我奇怪地从中得到了安慰

《圣门弟子在说话》


一个人,活不到蝴蝶那么长

但我预言

你们会欢迎它

我预言在羊群过后,还有剩下的花

此刻正是它出现的月份

它是最终的圣人,在你们中间

谁如果

看到一个人死了仍在走着

追随他去有黑石头、有枣林

有盐碱、沁水的地方定居

我预言那些看不见的事物

会在暗中得到满足

你们慢慢些

大地虽在上升,但落日尚未完全沉下

“你们点起柴

等火燃旺时,扒光我的衣服

把我放在火上

肉离了骨头还不算

直到我身上渗出的汗水将火浇灭”

一个人,到底活不活得到蝴蝶那么长

但我

祝福你们永世有青草


(选自微信公众号“明天诗歌现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黄沙子 诗歌 诗人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