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读书 > 抓站滚动 > 正文
鲁迅在上海住闸北还是虹口?鲁迅有意欺骗读者?
2010年09月04日 13:47 人民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鲁迅1927年10月3日偕许广平抵达上海,从此在上海定居,直到他1936年10月19日逝世。在上海的九年间,鲁迅住在闸北还是虹口,竟引起了争论,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香港有一个胡菊人,在1972年12月至1973年1月间,在香港《明报》上接连发表二十多篇文章,造谣和攻击鲁迅在1932年“一·二八”战争中,“托庇于日本人”,做了“不可对人言”的事,其中包括鲁迅当年到底住在哪里。鲁迅在1932年6月18日致台静农信中谈到“一·二八”战争时说:“我住在闸北时候,打来的都是中国炮弹,近的相距不过一丈余,瞄准是不能说不高明的,但不爆裂的居多,听说后来换了厉害的炮火,但那时我已经逃到英租界去了。”对于这段话,胡菊人在发表于1972年12月25日的《诡词知其所蔽》中说:“鲁迅绝不是住在闸北,他在说谎。”又说:“鲁迅当时是住在北四川路底,那一区正是日本的势力范围,内山书店也在附近。而日本发动攻侵闸北之战,也正是由这一区开始。”“为什么鲁迅要说这样的大谎话呢?明明是居住在敌人阵地里,却说是住在闸北——国军的驻守区。”“这是鲁迅为了掩饰自己当时的‘不当之行’而弄的手法。”“鲁迅就是给台静农制造了这个假象。”

对于胡菊人的造谣和攻击鲁迅的文字,香港鲁迅研究专家张向天(笔名黄钺),在香港《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予以驳斥,指出鲁迅所居地就是闸北。针对《诡词知其所蔽》,黄钺在1973年2月9日发表的《为<鲁迅日记>辨诬》中说:“‘闸北’是区域名,‘北四川路’是街道名。”又说:“试检视一九三八年中华书局印行的《辞海》,其中‘闸北’一条说:‘闸北,地名,在上海市北,南临吴淞江(俗称苏州河),清代先后建闸于江上,地在闸之北,因称闸北。”“这是说,凡属苏州河以北的上海市北部广大地区,都以闸北一名尽包之。北四川路,就包在闸北之内。”黄钺所说是有历史依据的。接着,在1973年4月15日发表的《“匪笔”大观(四)》中,黄钺又指出:鲁迅“公开宣称自己寓宅的所在地为‘闸北’,根本不存在什么预谋,或是要故意‘制造’什么‘假象’。”他举了三个例子:1、蒲力汗诺夫《艺术论》译本序,文末署“一九三○年五月八日之夜,鲁迅校毕记于上海闸北寓庐”;2、林克多《苏联闻见录》序,文末署“一九三二年四月二十日,鲁迅于上海闸北寓楼记”;3、《当代文人尺牍钞》序,文末署“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五夜,鲁迅记于上海闸北之且介亭”。举了三个例子后,黄钺说:“请看这些出自鲁迅先生亲手题的题序,前后一致都是题的‘上海闸北’,难道这里存在着什么预谋、有意要制造什么‘假象’要欺骗读者吗?绝没有!鲁迅先生决无此意!”

那么,鲁迅当年是否住在闸北呢?上海2002年出版了一本关于“鲁迅生平疑案”的书,对此问题,该书写了这么一段文字:

鲁迅的住所离最著名的“闸北”——宝山路和天通庵车站仅一箭之遥,准确地说,仅100米左右。事实上,北四川路经过鲁迅住所拉摩斯公寓门口后,往西100米就是天通庵车站,再折向北。所以当时人们就是把鲁迅住的地方视为“闸北”范围的。而且,这里离鲁迅刚刚搬出一年多的景云里距离也不过二百米,而景云里离宝山路仅不到50米。总之,在鲁迅的居住地周围,“闸北”的概念比“虹口”的概念更强烈。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这里有好几个问题:一、上海市内的区划常常以街道马路为界的,马路这边是甲区,马路那边是乙区,怎么会距离天通庵车站100米或200米加50米等于250米,“人们”就“视为‘闸北’范围”呢?这算什么区划,有这样的区划吗?二、是闸北就是闸北,是虹口就是虹口,怎么会是“‘闸北’的概念比‘虹口’的概念更强烈”呢?那到底是闸北还是虹口?三、这段话的意思是不是说:鲁迅住地是属虹口的,但离闸北很近,“人们”视为闸北,鲁迅也就跟着视为闸北,鲁迅没有主见?四、鲁迅写信写文章,自称是在闸北,不是根据确实住在闸北,而是根据“闸北概念更强烈”的感觉的吗?五、鲁迅在1935年11月写文章仍自称在“闸北之且介亭”,此时他已住在施高塔路(今山阴路)大陆新村,离开天通庵车站恐怕得有五六百米远了吧,鲁迅这么说仍然是因为“闸北的概念更强烈”吗?六、如果鲁迅是住在虹口的,因为离闸北很近,才自称住处为“闸北寓楼”、“闸北之且介亭”,那么胡菊人说“鲁迅说谎”,“鲁迅不住在闸北”,是否倒也有一定的道理了呢?

鲁迅当年住地,是在闸北还是在虹口,靠“概念”强烈不强烈,怎么弄得清楚呢?那恐怕必须查一查地方志和上海历史地图,这两项寒舍都缺藏,那只得上上海图书馆了。我用时间比用钱更精打细算,无奈,上海图书馆的读者餐厅办得不差,得去泡几天了。然而,真是吉人天相!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和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的桌上,放着一部硕大的《上海市虹口区志》,我就拖过来翻了。那同事说:“此书对你也有用?是出版社送我的,那就给你吧。”真是喜出望外,我就把它背回了家。当晚,在柔和的灯下,细细翻阅,竟然发现了我所需要的材料,现摘编如下:

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新政府成立闸北市。民国十七年(1928年)上海特别市政府改闸北市为闸北区,下列一块与虹口接壤的地域属于闸北区:东至嘉兴路、溧阳路、宝安路、四达路、欧阳路,西至宝山路、淞沪铁路、西宝兴路,南至武进路,北至柳营路、水电路、广中路、东体育会路。民国26年(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这块地域为日本侵略者占领。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市政府将这块地域和另外一些面积划为十七区。民国36年(1947年)十七区改称北四川路区。1956年北四川路区与虹口区合并为虹口区,直至今日。

经查,鲁迅1927年10月到上海后住进横浜路(景云里),1930年5月迁入北四川路(拉摩斯公寓),1933年4月又迁至施高塔路(大陆新村),这三个住所都在上述的区域内,1928年前属闸北市,1928年后都属闸北区。鲁迅写信告诉人家“我住在闸北”,或作文自称住所为“闸北庐寓”、“闸北之且介亭”,完全合乎事实,是正确的。胡菊人以1956年以后的区划为“依据”,攻击鲁迅自称“住在闸北”是别有用心的“说谎”,正说明胡自己不顾史实,才真是“别有用心”。有人用“概念更强烈”的奇论,不但不能说明历史真相,反而在客观上为胡菊人张目,实在令人遗憾。

近见中共上海市虹口区委宣传部策划的《虹口记忆·1927-1936鲁迅生活印记》,已由学林出版社出版。这本中、日、英三种文字说明的图片集,装帧讲究,内容丰富,留下了不少珍贵的历史镜头。但如果在宣传“鲁迅到上海就定居在虹口”的同时,很简明地说明一下闸北、虹口区划的沿革,使读者看到鲁迅文字中自称“住在闸北”而不至于产生不必要的疑窦,是否会更好些呢?

倪墨炎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