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昔日河北小王庄

2011年02月21日 12:02
来源:中老年时报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我小时候家住河北堤头,与河北小王庄隔着一条津浦铁路。20世纪30年代的小王庄二道桥是旧时的刑场,每逢遇上“出红差”(枪毙人)的时候,我就去小王庄站在高高的铁道旁看“出红差”。每逢此时,小王庄大街两旁都会站满人,一直到红差结束方才散去。旧时的小王庄因此驰名天津卫。

据有关史料记载,河北小王庄一百年前曾是野洼荒地,大约在清朝末年,有从山东逃荒来的人到此居住,其中有户王姓人家在此开荒种地,喂养鸡鸭,逐渐形成规模。于是,本主遂向城里周围各家饭庄廉价出售,时日不多大发财源。有了资本的积累,扩大了养鸭场并盖了许多平房出租,当起了房产主。从1910年以后,一个赫赫有名的“鸭子王”叫响了。由于“鸭子王”善于经营,深谙发财之道,从出售整鸭到扩大加工出售鸭肉供应各大酒楼饭庄,又在城厢西北角购置了一片平房,供伙计们居住。另在养鸭场附近又盖了两排平房,后起名同昌里,当地的老百姓便称那一带为“小王庄”了。昔日的小王庄不是一个自然村,而是泛指小王庄东西两侧。它东自原光荣酱油厂和动力机厂后门,西至杨桥大街,南临新开河,北到津浦铁路,连接京津公路。解放前,沿杨桥大街南侧有一片平房,曾是低级妓院所在地。

前文提到的小王庄刑场具体地点是在津浦铁路北侧,当地人通称二道桥(第二个桥洞口),枪毙犯人后由“白抬白埋”(属民间自发组织杠房之类)两人用杠子从犯人背后的五花大绑中间穿过,抬着从地道洞穿过铁道南扔在事先挖好的坑中,并把死囚的鞋帽、手表、戒指等东西扒下,统归“白抬白埋”的人。这是否作为抬死囚人的劳务报酬,不得而知。

记得大约在1943年,日伪时期的天津官面出了一次轰动津城的大“红差”,死刑犯是当时臭名昭著赫赫有名的大土匪徐鹏飞,该人作恶多端又身怀绝技,登高攀岩身轻如燕,且枪法极好。据说警方多年来逮不着他,为擒获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缉拿人员死了多名警员。徐匪来无影去无踪,在当时老百姓中间多有传闻,官面却无可奈何他。后来近百名警察通力合作多方搜捕才最终擒获了这个飞贼神偷。出“红差”那天,十余辆警车开道,囚车从西头监狱出发,一路上戒严,道路两旁站满了人。当警车行驶到小王庄旱桥(现在的京津桥)时死犯徐匪高声唱起在当时非常流行的歌曲《秋水伊人》:“几时归来呀伊人啊……”路边看热闹的人群还有鼓掌叫好的。沿街所有买卖家纷纷上了门板(按旧时习俗,被执行的死囚在被押送刑场的路上,他要什么东西都得给他,这究竟为什么不知道),生怕“红差”乱要东西。徐匪唱罢向旱桥口一家包子铺要了一碟包子,警察往他嘴里填了两个。一会儿工夫警车开到“法场”停在二道桥口边,只见徐匪自己跳下车径直往前走并用肩膀撞开身边两名押解他的警员,且高喊“用不着你们搀扶。”此时的刑场变得鸦雀无声。徐匪身着一套海蓝色西装配一条红色领带,脚蹬一双高档皮鞋。身背后五花大绑,插着“招子”,显眼的徐鹏飞三个大字上面打上红×。只听他大喊一声:“怕死的不算汉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随着一声枪响,徐匪应声倒下,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看热闹的人们也慢慢散去。小王庄因地处刑场,因而有人把“小王庄”仨字当做戏谑之语,变成“不得好死”、诅咒的代名词。

解放后的1951年“镇反”运动中,曾经是日本侵占天津时第二任伪市长温世珍、大汉奸徐良、恶霸张玉荣、窑主孟毕氏等人也是在小王庄刑场处决的。

1952年后,“刑场”迁往别处,小王庄大街建成柏油路,两侧店铺也改变了旧时的面貌,后来建了京津影院,开辟了安定里农贸市场,菜市、鱼市、副食杂品店一应俱全。小王庄大街这条曾连接北辰区通往北京的通衢大道曾经繁荣兴盛多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