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五台山那些神奇往事

2011年11月20日 03:0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五台山

贺捷生

省上接待我的同志说,大姐,来一趟山西,上五台山去看看吧。我说我不是第一次来山西了,五台山的寺庙都看过。那同志说,“行宫”你也看过吗?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疑惑地问,什么行宫?谁的行宫?那同志忽然意识到什么,言辞吞吐地说,哦,林彪的……

林彪在五台山修“行宫”,我很早就听说过。如果猜得不错,那同志欲言又止,肯定是想到“文革”中,我父亲贺龙被林彪和“四人帮”迫害致死,怕我触景生情,心理受刺激,因此话说半句又咽回去了。我连忙说,我去,历史本来就是这么写的,去看看又何妨?

接着坐下来聊天。我说,林彪其实是一个复杂的人,也是一个注定要给历史留下话题的人。事后人们回想起他的相貌,觉得他脸色阴沉,眉毛总是拧成一个疙瘩,说起话来带着一种有气无力的颤音,说他早就露出了阴谋家的迹象。我觉得这有失偏颇,起码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我在军事科学院长期主持军事大百科编纂工作,遇到的比较棘手的问题,就有如何评价林彪。为此,我曾带领同事访问过几个当时尚健在的老帅。老帅们说,对林彪也应该一分为二,功是功,过是过,否则就不是共产党人的胸怀,对历史也不负责任。他最后叛国逃亡固然有罪,但在革命战争年代是员战将,打了许多胜仗,这是有目共睹的。有了这个基本判断,我们在写林彪条目时遇到的疑难,也就迎刃而解了。后来出现的许多影视作品,比如由中央确定拍摄的革命战争史诗影片《大决战》,就比较真实地还原了他的本来面目,没有丑化他,也没有给他戴上阴险狡诈的脸谱。

林彪与我父亲的关系,一开始也不是水火不相容。南昌起义时,我父亲任起义总指挥,林彪不过是个连长,按照军队森严的等级观念,他们是不可能认识的,即使见过面,也隔着很远的距离。这之后,我父亲和他一直没有共过事,只是彼此知道对方。毕竟是同一个阵营,尽管两个人性格迥异,但还是能友好相待。一九三八年二月国共合作时期,蒋介石在洛阳召见第二战区师以上将领,在同回部队途中,林彪直言不讳,对父亲说了几句蒋介石的好话,还把一张蒋介石还是有抗日决心的字条交给他,说明林彪当时是信得过我父亲的。延安整风时,风声鹤唳,两个人话不投机,从此父亲便觉得此人难以捉摸,需要提防。十年动乱期间,林彪终于等到了机会,将我父亲置于死地。电影《元帅与士兵》披露过一个真实细节:父亲在被关押期间,用手杖指点着林彪的头像说:“对你这个人,不是我看错就是主席看错。我看错不要紧,主席看错了就坏了。可我没有看错你!”后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在我父亲被迫害致死两年后,林彪“折戟沉沙”,在出逃中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

接待我的同志听见我说这席话,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了,车就在这种轻松恬淡的气氛中上路。

从太原上五台山,路不算近。而且由五座山峰环抱的这个宗教圣地,横跨数县,周围达二百五十平方公里,需要走几十里山路。为驱除路途的枯燥,绕来绕去的话题,又绕到了林彪修的“行宫”上。

林彪的这座“行宫”建于一九七〇年,当时他正扶摇直上,被确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像我父亲这样的老帅被他整死的整死,赶走的赶走,基本清除了他抢班夺权的障碍。但在这时,他的野心也开始败露,引起了毛泽东的警惕。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一支工程部队神秘地开进了五台山,为林彪修筑这座同时也可以作为军事指挥部的“行宫”。那时的寺庙都贴上了封条,被当做“四旧”或“封资修”的东西,再没有人来烧香朝拜了。施工部队悄悄拆除了原有的五郎庙,在此大兴土木,明修栈道而暗度陈仓。也许时间比较急促,据看过“行宫”的人说,“行宫”修得并不豪华,用现在的眼光看,甚至有些粗糙。修好后林彪也没有来看过和住过。让人看不懂的是,五台山的地方这么大,完全没有必要占用五郎庙的位置;从地形上看,五郎庙也非隐蔽之处,有无数的人曾光顾此地,在这种地方建“行宫”或军事指挥部,明显犯了兵家大忌。正因为与情不符,与理不合,当林彪在一年后自我爆炸,老乡们便以自己的看法来解释这一谜团,说林彪拆了五郎庙修“行宫”,是伤天害理,得罪了杨五郎的英灵。又说,人家杨家将在大宋能征善战,是历史上的功臣,你林彪凭什么要拆他的庙,让他给你让地?因此,最终遭到了报应。

这些说法虽然带有一些迷信色彩,但反映了老百姓对林彪的不满和不屑。

车至台怀镇,前去联系参观的同志回来对我说,大姐,“行宫”正在维修,里面乱七八糟的,看不成了。我并没有感到失望,说不看也罢,不就是一个地下室嘛,有什么好看的?这时有人想缓和气氛,宽慰说,那一定是贺老总的在天之灵不让去看。我说怎么可能呢?我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嫉恶如仇,他不会阻拦我们去看林彪的丑恶。

接下来故地重游,只能去看山上的寺庙。陪同我的人知道我熟悉党史和军史,从小又得到过毛泽东主席、聂荣臻和徐向前元帅的关爱,而这些老一辈革命家都在五台山留下了足迹,甚至出现了许多民间传说,聊天的内容自然离不开这些话题。

先说到社会上曾广为流传“八三四一”这个数字。普遍的版本是,在解放战争三大战役打响之前,毛泽东路过五台山,特地进寺庙去抽签问佛。老方丈看完他抽的签,大吃一惊,说失敬失敬,施主洪福齐天,马上要当皇帝坐天下了;只提醒一句,未来必须注意“八三四一”这个数字,然后便三缄其口,什么也不说了。毛主席进城后,记住老方丈的忠告,将中央警卫部队命名为“八三四一部队”。一九七六年,毛主席在党内矛盾重重中溘然去世,刚好八十三岁,主政四十一年,于是人们感叹“八三四一”这组数字的神奇,说当年五台山的老方丈一语成谶。

我与毛主席当年的卫士李银桥算是老朋友了,听到那些传闻后,想到我已去世的父亲那时也在山西,有一次当面向李银桥求证。李银桥说,哪有这么玄乎?纯属捕风捉影,添油加醋。

回头查党史军史,参照手头的一些高端访问笔记,我确信毛泽东当年过五台山的事是真实的,也确实与老方丈交谈过。那是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三日,毛主席告别住了十三年的陕北窑洞,率领党中央机关经晋西北、晋东北,向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挺进。这是党史军史中的一个重大事件,标志中国革命又向前迈出了关键一步。三月二十五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一行到达山西兴县,我父亲率晋绥边区各界领导人集体相迎,将他们接到中共晋绥分局机关所在地蔡家崖。在这里,毛主席听取了我父亲的工作汇报,对后方根据地建设和晋绥地区土改进行了详尽了解和调查,肯定了成绩,提出了问题。四月二日,毛主席同《晋绥日报》的编辑人员举行座谈,勉励他们办好党报,切实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这篇著名的谈话收在后来出版的四卷本《毛泽东选集》中。四月四日,毛泽东一行离开兴县,一路东进,于四月八日到达五台山地区的杨林街村。次日傍晚大雪纷飞,满山皆白,把道路埋得无影无踪,走在半途的毛泽东一行,临时决定在台怀镇的塔院寺方丈院投宿。

李银桥告诉我,五台山的夜晚寒风割面,气温很低,四月飘雪的奇观让他们大开眼界。但当时国共两党的战争正进入高潮,稍有头脑的人都在关注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寺庙里的方丈看见来人气宇轩昂,前呼后拥,还有那么多带枪的警卫,自然会做出自己的判断。偏偏毛主席又有随时随地搞社会调查的习惯,当晚他一边用饭,一边烤火,一边和方丈交谈,显得轻松自如,从容淡定。不过,毛主席和老方丈交谈的内容,基本上是随情所至,想到什么说什么,没有什么特别的。至于抽签问佛,还有老方丈对毛主席说出什么神秘数字,那就纯粹是杜撰了,连他们这些当时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人,都闻所未闻。

我相信李银桥的记忆不会出现重大偏差,至少我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疑问。但是,我们知道,即使是耳闻目睹,每个人看到的真相也会有所不同。说到毛主席在五台山的这些传闻,我想,问题可能出在方丈们的自然联想和不断的转述中。因为方丈们有自己的信仰,他们按照自己的思维定势神化毛主席,是件并不奇怪的事。想想也不难理解,毛主席身材高大,相貌俊朗,对当时的形势发展胸有成竹,那种谈笑中灰飞烟灭的气度,必定给方丈们留下深刻而又难以磨灭的印象。因此,当共产党取得胜利后,从寺庙里传出的轶事,难免不打上神奇的烙印。

还有一点,山西是八路军抗日主战场,五台山也是著名的老抗日根据地,在它方圆几百里的山山岭岭中,曾留下无数老共产党人的足迹。他们那过人的智慧和胆魄,高超的战争指挥艺术,本身就充满神奇色彩。后来经口口相传,逐渐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传说。

在大孚灵鹫寺,我们听到导游绘声绘色讲述的聂荣臻元帅在抗日战争时期“五台分兵”的故事,就很说明这个问题。

故事发生在一九三七年平型关战役之后,当时,由聂帅任副师长的八路军第一一九师在五台县兵分两路,一路南下,一路仅三千人,由聂帅亲自带领西进太行山。作为抗战的大手笔,聂帅就凭着他带领的那区区三千人,纵横捭阖,声东击西,在几年间开辟了幅员辽阔又威震四方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上演了包括击毙日军中将阿部规秀在内的许多战争活剧。我们看到的那些黑白片抗战老电影,如《平原游击队》、《地道战》、《小兵张嘎》等等,讲述的便是这支部队创造的奇迹。

但导游给这个故事添加了一个插曲,一个很为五台山增色,也使她的解说分外精彩的插曲。她说,一九三八年六月,毛泽东主席在延安同国际友人白求恩的谈话中,告诉即将去晋察冀救死扶伤的白求恩,中国有一部著名的古典小说叫《水浒传》,《水浒传》里写了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的故事。五台山就是晋察冀。毛主席还风趣地说,五台山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聂荣臻就是新的鲁智深,他在大闹五台山。

听完这个插曲,大家都笑了,我也笑了。虽然我知道这个插曲基本可靠,但其中浓墨重彩的部分,来自于前些年那些畅销的红墙纪实文学,而这类作品通常都有演义的成分,免不了亦真亦幻,杂树生花,但人们就是爱看,爱听。仔细想来,这反映了人心向背,天地良知,至于接近事实真相的程度,似乎变得不怎么重要了。

在五台山流传的徐帅和阎锡山的故事,也印证了这个道理。

人人都知道,阎锡山曾是山西的土皇帝,号称山西王。有意思的是,阎锡山出生在五台县的河边村,徐向前出生在永安村,两地相距仅十八里,阎锡山又刚好比徐帅大十八岁。当年阎锡山和徐帅不仅相识,而且有一定的交情。但导游接下来的解说,就有些人神不分,信不信由你了。

导游说,阎锡山的母亲是在梦游灵鹫寺时生下的阎锡山,而且直接把他从梦里抱出来。后来阎锡山成了自命不凡的山西王,把他母亲的梦当成在现实中发生的事,说他是神灵转世托生,被派来拯救万民于水火。所以,他提出的治国思想名曰“圣王之治”,说到底,是要人们相信由他来治国,就是“圣人治国”。

你相信阎锡山是神灵转世,是中国的“圣人”吗?

但有资料证明,阎锡山当年曾资助过徐帅读书,对他非常器重。他觉得这个比他小十八岁的同乡,年少志大,聪明过人,前途不可限量,只要加以培养,将来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没想到阎锡山还未提携徐帅,这个两家相隔十八里,比他晚出生十八年的小老弟,便不辞而别,南下广州投了黄埔军校,然后又跑到他的对手共产党那边去了。徐帅成为红军的著名将领后,阎锡山大发感叹,说我们山西是个出人才的地方,文有薄一波,武有徐向前,如果这两个人都为我所用,我就可以统治全中国。可惜他们都在共产党一边。在国共两党合作抗日期间,有一次阎锡山见到徐帅,还热情地和他套近乎,说向前你可以回家看看,我对你的家人怎样?我可不是蒋介石,六亲不认,我阎某人是对得起乡亲的!出乎阎锡山意料的是,一九四八年,徐帅作为统帅之一的那支军队,宜将剩勇追穷寇,把阎锡山赶到孤岛台湾去了。到这时,阎锡山就只有仰天长啸了,说他本来是不会失败的,无奈与徐向前同生在五台山,两人命里相克,让他逢“八”必败。

“八”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本是个吉祥数字,不知为什么到了阎锡山身上便成了他的灾星。这只能说造化弄人,五台山的神灵也信奉“胜者为王败者寇”,这是谁也无可奈何的。

因为徐帅是五台山人的骄傲,当地老百姓对他格外崇敬,所以关于他的轶闻和传说,长盛不衰,以至与时俱进,不断出现新的内容。

和我们一起上五台山的一位同志,在车上说了一件他亲身遇到的事情,竟也带着几分神奇。这位同志说,一九九八年年初,他下到山西某地的一个部队,有个熟人热情邀他上五台山。当他们抵达五台县城时,这个熟人突然心血来潮,说不想去朝佛了,于是一车人跟着他打道回府。返程走了数里,路边闪过一块“徐向前元帅故居”的牌子。和我们一起上山的同志当即问他的熟人,徐向前的故居在哪里?对方摇摇头说,不知道,他从未去过。和我们一起上山的同志当场揶揄他的朋友说,你这个同志,来当地任职五年了,连徐帅的故居在哪里都不知道,失职啊!又说,你小子只想着如何提升吧?心里没有徐帅的位置,徐帅的英灵怎么能容得下你?那熟人一时语塞,满脸通红。蹊跷的是,数月过去,这个熟人朋友负责的辖区出了一个事故,他最终受到追责免职处理。

听完这个故事,一车人无语,都陷入了沉思。

我心里想,说徐帅的英灵导致那个责任心不强的朋友丢官,当然牵强附会,我们不必信,也不能信。再说,即使徐帅在天有灵,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对待同志。可听起来没有道理的事情,也说明了一个道理:虽然共和国已经创建六十多年了,但我们这些后辈,尤其是后辈军人,对徐帅这样的开国功臣,这样的老革命家,老军事家,理应保持足够的敬意。当今社会扰扰攘攘,许多人被商品大潮冲得晕头转向,都不知道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有今天,怎么走到了今天,这是一件多么让人痛心的事。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人民,是应该有自己的灵魂,有清醒的历史记忆的。如果记忆中的历史是模糊的,可有可无的,何以谈国家和民族的伟大复兴?何以谈走向未来,走向新的崛起和强盛?

从五台山下来,品味流传在山上山下的那些高层往事,实话说,我并不觉得有多么神秘,也不觉得有多么奇幻。相反,倒觉得那个年代其实离我们很近,那些人离我们也很近,仿佛触手可及。因为那个远去的年代,那些其实也很普通的人,已经活在老百姓爱憎分明的口碑中。

标签:五台山 行宫 阎锡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