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构书与人关系,独立书店在突围

2012年01月10日 02:23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23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北京图书订货会举办论坛探讨“中国独立书店的生存与解决之道”。

北京图书订货会举办论坛探讨“中国独立书店的生存与解决之道”

  2011年10月29日,光合作用书房北京现代城店关张。

  2011年10月29日,光合作用书房北京现代城店关张。

  2011年7月,位于北京大学南门东侧的北大资源楼内的“风入松”书店停业。

  2011年7月,位于北京大学南门东侧的北大资源楼内的“风入松”书店停业。

  2010年1月20日,北京第三极书局停止营业。

  2010年1月20日,北京第三极书局停止营业。

2011年11月25日,在广州5家三联书店陆续关停后,方所书店开业,被业界认为是民营书店生存新模式的探索。

2011年11月25日,在广州5家三联书店陆续关停后,方所书店开业,被业界认为是民营书店生存新模式的探索。

过去一两年,关于书店倒闭的新闻不间断地出现在媒体上。其实书店的消失不只发生在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几乎成了“常态”,但这并不代表书店可以顺理成章地从人们日常生活中消失了。昨天,一场名为“中国独立书店的生存与解决之道”的论坛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举行,北京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广州方所书店图书总监蒋磊等多位书店经营者和研究者出席了此次论坛。

何为独立书店?

它参与本地精神文化生活

与会的书店经营者和书业从业者在昨天论坛上首先不约而同地给“独立书店”做出了自己的定义。其中明显的共识是,独立书店首先是相对于新华书店等国营书店而言,就是由民间资本经营的书店。

独立书店的特性不仅只是民营性质,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补充说,“独立书店是零售书业业态的一种存在方式,不同于连锁、大型单体店、网上店、图书俱乐部等。它往往很专业,但它最重要的特质是不以图书销售为单一目标,密切地参与本地精神文化生活,在塑造本地精神文化生活中起到其他任何方式都无法替代的作用。”在刘苏里看来,独立书店是自由社会的基石,“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书店在濒临绝境的时候,与此有关的人们发出的声音犹如哀嚎。”“书店倒闭、歇业突然引起了关心此类书店命运的公众的极大震动。这个公众实际上我们讲的是知识大众,就是跟我们这类书店存在与否休戚相关的这么一批人。”

为何衰落?

从未享有“国民”待遇

关于独立书店衰落的原因,往往很容易归结为技术进步和资本的力量。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郝振省也表示,“现在的网络书店就是把技术的先进性和价格的压榨性结合在一块儿去了。”郝振省尤其提到了书价保护问题,“我认为图书价格长期不合理。网络书店图书价格的压榨性对行业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把我们书业的神圣性给它压榨得可以说荡然无存。我觉得价格问题牵扯到整个行业的问题,维护它的价格,不是保护主义,是一种不得不进行的一种保护。”

刘苏里说,如今独立书店遇到的困难其实已经是第二个严冬期,“书店第一个寒冬期其实是在本世纪初期,独立书店有70%以上在那个时候转型、歇业、倒闭。2009年,新一轮的书店歇业倒闭潮,因为涉及全国最著名的书店,大家知道广州的三联,北京的第三极、风入松,厦门的光合作用,以及季风书园大部分的分店。所以到了2011年,独立书店倒闭被媒体如此广泛持续关注。”

独立书店的倒闭经常会成为一个社会话题,并引起一定的社会影响。郝振省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我们这些书店有相当的知名度,历史也比较悠长,有它的社会地位,所以引起关注”。

尽管媒体关于书店倒闭的话题持续不断,但在刘苏里看来这些言

论,“触及皮毛的多。当人们刚刚意识到事态严重了,甚至不可挽回时,首先喊出的是疼痛感。大家看到微博上的发言,发泄的是绝望情绪,人们还静不下心来反省它的来龙去脉,更无法想到长久影响。”“关于书店关闭的不同原因,我在不同场合断断续续地说过,写过,总结起来无外乎书店生存、外部环境和内部选择。”

刘苏里还在昨天论坛上强调,为什么歇业倒闭的都是民营书店,“难道所有的公营书店都比民营书店经营得更好吗?独立书店从未有过一天享受过国民待遇,比起国营书店,它在所有方面都处在极不平等的竞争位置。国营书店毋须担心房租压力,有政策性贷款和返税,在各地有政府资金优先获得资格,有腾出物业的可出租,有各类出版机构价格谈判的优势。所以我说,应该问的不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书店歇业倒闭,而是为什么至今还有活着的民营书店。在如此的生存环境下,书店不死才是奇迹。换句话说,它们纷纷死去太正常了,活着才不正常。”

对独立书店的衰落,刘苏里还认为管理部门也存在问题,“千呼万唤的政府价格立法和行业规定,这几乎是所有书店发展良好的通例,中国大陆没有类似有效的行业组织。这个行业立法迟迟不见效果。”

是否还有希望?

需要制度层面支持

那么独立书店还有希望吗?中国图书商报社长孙月沐在昨天的论坛上寄希望于制度层面的改变,“我们的独立书店一个个倒掉,如果有了制度层面的支持,我们就会拨云见日。”“一个一个小书店,一个一个独立书店的兴起是靠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也是因为市场经济的残酷造成的,那么我们就要进行制度上的设计调整,特别是在经济政策上,在税收政策上,为什么不能把这一方面的税收免去。”

过去一个多月被讨论最多的是广州的方所书店。这家去年11月成立的书店很快成为广州部分读书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几乎每周都有知名作家学者在书店里举办读书活动,每次都人满为患。其老板曾经是台湾诚品书店的创始人之一。

昨天,方所书店图书总监蒋磊认为,书店的兴起还寄托于如何构建书和人之间的关系,把它和网络书店、电子阅读区分出来。在这家书店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书店的工作人员被定义为文创人员,工作职位也不再是店员而是编辑。

英美独立书店的经验是什么?中国图书商报驻外记者渠竞帆根据她的观察在昨天论坛上说,早在1990年代,英美独立书店就开始衰弱,主要原因是大型连锁书店的扩张,然后是互联网以及这几年的经济危机。

“美国独立书店的份额一直在下降,从最高占市场份额84%到10%,但是还有一批独立书店生存下来,它们到底有哪些成功的做法?第一就是创新经营方式,其中一个是获得独家专卖图书。”“第二针对社区内经常读书的读者可以设计调查问卷,对哪些书感兴趣,以电邮或者电话联系。发动社区居民参与办店。提供增值服务,国外的书店思路很活跃,会为当地的社区居民举办生日会、托管班、儿童夏令营、慈善晚会、话剧演出等。”另外在她看来,随着一批连锁书店的倒闭,这些书店离开后留下的市场空间和店员为独立书店提供了机会。

而在台湾出版人看来,如何挽回独立书店的颓势,“不是讲税务、免税,创新、盈利模式,这个不重要。我们不能把它当成职业,而是志业。如何看清这个身份最重要。”

录入编辑:薛冬霞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