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犬与鬼》 现代日本的盛世危言

2012年03月11日 03:57
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日本东京街头(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东京街头(图片来自网络)。

《犬与鬼——现代日本的坠落》   【美】阿列克斯·科尔 著 周保雄 译   中信出版社

揭示了“黑暗日本”的真相 中国人在这幅真实的日本肖像面前没有权利取笑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一直被看作是发展成功的典范,经济增长的楷模。《犬与鬼》却向我们揭示了另一个危机重重的日本:僵化腐败的官僚体制,导致金融体系崩溃的命令型资金供给体系、浪费资源的基本建设投资、巨额的隐形财政赤字、忽视环境问题的产业发展、破坏文化遗产的城市改造、填鸭式不重视能力培养的教育体制……凡此种种都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重大的警示作用。

——吴敬琏

书评

我们不妨冷静地反省一下

汪亮/文

《犬与鬼》的书名源于《韩非子》里的故事,一位皇帝问宫廷画师:“什么易画?什么难画?”后者回答:“犬马难描,鬼魅易画。”明知现实中的犬马难画,在日本生活了30多年的科尔还是知难而进,立志描画出一个真正的日本,给世人以警示。

且看科尔笔下“黑暗日本”的真相:

在“规则至上”的日本学校里,连学生的方便问题都要作出规定。京都市中、小学的厕所里十多年来从不放置手纸,教育委员会的说法是:“早上在家里方便,到学校就省得去厕所了。”在如此刻板的教育环境中,学习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文部省提倡的“终生学习”也成了一句空话。

16世纪创立的池坊流,是日本最古老、最权威的花道流派,但它在东京举行的花道展上,一半以上的花艺作品用丙烯给花刺上色、以银纸装饰覆盖叶面,它使用金属丝和尼龙绳,用订书机订住花和叶子加以弯曲,弯成花道手册上所注明的度数。以崇尚天然为己任的花道艺术家居然要靠丑陋的材料来侍弄花草,给他们定个“艺术沦丧”的罪名绝不算轻,这显然是日本传统艺术的“黑暗时代”。

科尔从国土建筑到教育制度,一一数落不是。“土木工程(毫无目的地推进)、建筑物(与周围的环境和需求无关)、教育(让学生背诵历史和方程式,而不讲授独自的创造力和分析能力)、街道(拆毁旧房)、官僚制度(在与真正需求无关的地方花钱)、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弄虚作假的结算)、环境厅(对环境保护无动于衷)、药品(未经试验的防制药)、信息(模棱两可、秘密、虚假)……”在科尔的“麻雀解剖”下,使得我们翻开这本书的任何一页,都能看到密密麻麻、触目惊心的问题,说它是日本版的《盛世危言》并不过分。

发生在日本国土上的事情和我们对周边发展的认知,似乎形成了某种恍惚的对应;科尔所讨论的他国悲剧,犹如是给我国下一步发展所度身打制的黑色台词。

中国人在这幅真实的日本肖像面前,还真没权利取笑。我们不妨冷静地反省一下自己:我们不是也曾在狂热中盲目游走?我们不是也曾亲手为破坏大自然的“伟大事业”添砖加瓦?我们不是也曾在蝇头小利的诱惑面前迷失了理性?

科尔说:“中国应该庆幸日本在亚洲率先走了现代化之路,因而可以提供足够的教训。”难得他把话说得含蓄客气,但不知怎么,我听着总无法潇洒轻松起来。

书摘

日本极度追求“干净整洁”

结果丧失了大自然的精气

科尔/文

一听到日本的美,人们脑海里便会浮现起素朴、纤细、原色木材和无釉素陶等。然而,现代日本却在与之背道而驰的道路上突飞猛进。留在大都市中央的树林,在神道教中被视为日本精神的精髓,可周边的居民却大诉不满:“这片树林真是麻烦。它既遮挡日照,伸展的枝丫掉下树叶,堆积在马路上和家门口。”落叶是一大“麻烦”!

听到这番话,我们不得不深思东亚发展中国家的未来。如果把现代文化史分成三个阶段,则是前工业化时期、工业化时期和后工业化时期。在第一阶段(欧美大约在200年前结束,而东亚许多国家就在最近的20年前刚刚结束)人们与自然融为一体,共生共荣。这一时期的典型写照是居住在高地板式木结构住宅里的小农,农舍四面水田环抱。

在第二阶段“工业化时期”,人突然被唤醒。没有空调、污秽昏暗的陈旧农舍和辉煌簇新的都市产生巨大落差,其结果是,兴起了急剧现代化的浪潮。古老的、自然的事物遭到否定,全部被视为是肮脏落后的,崭新的加工制品被认为是豪华脱俗而大为流行。

在第三阶段“后工业化时期”,人们获得了一定水准的舒适,社会完成了向新型的“现代”形象转移,技术再度与自然和传统文化相结合。作为其形象代表,是居住在华盛顿州的山中、住房带有太阳能系统的微软公司的电脑怪人。在第一阶段,人类和自然亲如一家,和睦协调;在第二阶段疏离;在第三阶段则是家庭成员重逢团聚。

遗憾的是日本全都准备好了朝“后工业化时期”发展,但总觉得自己的发展受到了阻碍。人与自然的疏离完全得到了认可,可是没有重逢团聚。想法急剧地变为:古老而自然的事物不但是“肮脏”、是“麻烦”,甚至是危险,这种想法甚嚣尘上。

给政府打投诉电话原因不仅仅是落叶。京都市有许多投诉电话,诉说四周田地里的蛙鸣太吵。京都市环境管理科科长板仓丰说:“有人要求我们把青蛙统统消灭,一个不剩。”

不仅是树木和动物,所有自然物都被打上了“污秽”这一烙印。比起用自然材料手工制成东西,日本女性是多么的喜欢不带人类气息、富有光泽、无斑点的塑料制品。自然是肮脏的,比起山脉、河流那无次序的轮廓线,光滑的表面、笔直伸展的线条更美……

日本人极度追求“干净整洁”,其结果是丧失了大自然的精气。不单是把海岸或海岬突起的岩石切削掉,将它改建混凝土铺就的平缓曲线,就连公园的小径也铺上沥青,安装上金属护板。

日本的“干净”是工业模式的过度发展,它给大自然和街区带来了不计其数的伤害。不能保留任何自然之物,无论从哪个地方都要“杀死精气”,必须把它改换成光滑的表面。

在当今日本,即便是自然界中极小的事情,立即会引起“杀鸡用牛刀”的反应。即便只是台风刮倒了装满黄沙的铁桶,哪怕只从山顶落下一块石头,那也是行政机构必须对待处理之事——那也要用大量的混凝土去整修。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