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从东方明珠到都市巢居,呈现一个异质混合的上海

2012年03月29日 01:11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11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猪笼寨(杨浦区隆昌路362弄)从一个不起眼的大门,可以拐进这个别有洞天的公寓大楼。在小小的院落里,人们自如地在生活,形成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社区。随着迁入人群的日益增加,原本宽敞的走道上布满了厕所、储物间、洗手台等加建体。邻里关系比现代高楼里面的住户密切得多。(下图为建筑结构图)

通风塔

通风塔

(黄浦区江西南路20号)

隧道的通风塔本来应该是纯粹的只具有特定功能的附属设施,然而这个案例却公然耸立在江边,俨然成为一栋独立的建筑。它汇合了另外几类功能(办公楼、商店、卫生间),与周边环境由原本消极的寄生形式转变为相对积极的共生形式。这种本该在城市中不起眼的构筑物,无意识地被调整其自身的功能和形态,结果成为都市中一类介乎“设计”与“非设计”之间的建筑。

上青佳园

上青佳园

(普陀区常德路1258号)

开发商为满足售楼时提出的小区景观“有山有水”的承诺,在一期完成后,将沿长寿路常德路口的公寓楼进行外立面改造,将其南翼用混凝土假山覆盖,假山的尺度巨大而不宜人,外观与内部功能严重脱离。

都市巢居

都市巢居

(虹口区梧州路384号)

这栋建筑或许可以算是一座“城市综合体”(餐馆+住宅+鸽舍),三种迥然不同的功能如同堆积木般排列组合,并成为周围低层老旧民房中的“高层”。

外滩美术馆二楼,一个名为“上海制造”的展中展正在进行。靠着两侧墙壁,摆放着6个黑色钢铁展示架,经过挑选的建筑和其简明三维测绘图被贴在展示架打开的靠板上,而来自网络的相关文字信息和数张照片则被随意地散放在展示架的底部。不时有参观者经过,拿起文字纸张,对着靠板上呈现的建筑细细打量——在这30个建筑中,有些冠冕堂皇却颇富争议,有些体量微小却充满独特的魔幻感。它们都来自上海,却让每一个上海人都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关注“小尺度”建筑

入选的建筑从城市地标如东方明珠到自行搭建的建筑如鸽巢,从令人炫目的城市高架综合体到莫干山路被拆除而留下的废墟,“上海制造”研究案的发起人、主持者、同济大学教授李翔宁解释说,“我们试图收集城市的名片和不为人所知的废弃物,呈现一个互相交叉、异质混合的上海。”同时,他也不否认这一选择过程的主观性,“我们想把那些能够激起人们情绪感的上海建筑挑选出来。”

事实上,这一研究工作的由头还要追溯到和犬吠工作室的合作。2007年,日本知名的犬吠建筑工作室的建筑师冢本由晴和贝岛桃代出版了一本视角独特的东京建筑指南,名为《东京制造》。工作室闻名于世的侧重城市研究和对当代都市的浓烈批判特色,也在这一研究性著作中得以体现。在书中,放弃了传统的职业建筑师判断建筑好坏的专业原则,冢本怀着一种孩童似的心态,怀揣着一种对非专业创造的尊重,研究了东京典型的一些街角旮旯或者一些居民自己搭建的小尺度建筑。他提出了“烂建筑”的概念,强调这些以建筑师专业眼光来看毫不起眼的小建筑,实际上却由于浓厚的生活味道和复杂成因而不乏可爱之处。在这本书之后,他又提出了“宠物建筑学”的概念,把东京当作自己最喜欢的空间进行研究,对小尺度的建筑如药房、超市、咖啡馆等进行采样,展现出一个通常不为人们所熟识的东京。

上周六,在和展览相关的讲座现场,选出的30个建筑在大屏幕上出现,并被一一解说。参与研究的工作团队进行了走访,每人提交两个建筑备选,然后经过委员会挑选,被呈现出来。

和想象中的“宠物建筑”(犬吠建筑工作室提出的一个概念)相似的建筑是其中的一部分。莫干山路因为拆迁而留下的废墟,在挑选者看来,将可能成为城市的游乐场;而被命名为“都市巢居”的那幢加建的小楼,则是一位团队成员在自己居住地附近发现的,上门采访之后,才知道这是热爱鸽子的住户加建的“鸽巢”;再比如说“猪笼寨”隆昌公寓,这种独特的建筑形式,使得建筑内部的住户即使再多再乱,也能够用整洁的外观使得城市的整体面貌不受影响。可以称之为小建筑、“烂建筑”,“虽然这种场景不应该被作为正常的设计,却无疑是这个城市光怪陆离的一种补充”,在李翔宁看来,这也是这个城市的活力所在。

从多种视角解读建筑

虽然受到《东京制造》的启发,由于两地截然不同的情况,也让落地上海的此项研究的内容和面貌悄然发生了变化。一些有名的地标性建筑入选,比如东方明珠、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上海商城。这些建筑的加入影射了建筑的另一项本质——它从来不是一单纯的审美和生活情趣的产物,背后总是蕴藏着错综的政治、经济、权力的制衡。拿上海商城来说,这座建筑是邓小平访美后,波特曼集团来上海建造的,美国的建筑师实际上是参照了故宫的一个院落,在当时情境下,这种中西交流让建筑呈现出一种“外国人眼中的中国”。而东方明珠,有人说,没有这个建筑似乎上海就不是上海,但同时,业界对其的争议也从来不在少数。在官方语境中被作为好建筑典型的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却曾被国外知名建筑媒体评为上海最丑的建筑,而它也代表了上海一大片走“欧陆风”的当代建筑。

“用库哈斯的话来说,混乱的亚洲城市和安静整齐的欧洲城市相比,更加激进而具有当代感。”李翔宁说。而上海和东京相比,也呈现出更加复杂混乱的面貌——在东京,区块的划分比较明显,一个区域都是两层楼的住宅,另外一片则都是高楼大厦,但在上海,每一个区块里,不同的建筑类型杂处。为了呈现这种复杂的面貌,除了继承“烂建筑”、“宠物建筑”的视角,用一种“都市漫游者”的视角对日常建筑、城市组块、基础设施等进行发现之外,“上海制造”还加入了一个“旅游者”的视角,地标建筑和象征性建筑也就此进入到“上海制造”的视野之中。

著名建筑师柳亦春认为,旅游者代表着一种官方的角度,是大叙事;而漫游者则代表着小叙事。虽然,研究者本身并不想着眼于评判建筑的好坏,但两者之间的个性冲突仍然存在,这样的介入让整个研究更加丰满。“实际上,这样的研究对建筑师未来的设计来说,可能并不能进行直接的利用。但是,从思想上,那种对建筑的态度,将会影响到评论以及做建筑的态度。建筑师到底应该以怎么样的态度切入这个城市?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评判一个建筑的好坏,是不是完全凭感性?这种考证的、田野调查式的方法试图把建筑背后的复杂的因素来进行介绍,是一种研究当代城市的正确方式。”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