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大众“批判”的通行证

2012年07月24日 09:19
来源:福建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赵柒斤

近段时间,“微博约架”事件炒得沸沸扬扬,两个应该称得上是有文化的“大众人”,光天化日之下相约去熙熙攮攮的公园门口以肢体语言解决意见上的分歧。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之后又去了很多“大众”,有围观的、有助拳的、有拍照留念的,甚至还有现场贡献“力量”的。整件事,不禁让人觉得这似乎就是西班牙著名哲学家、文学家奥尔特加·加塞特在《大众的反叛》(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6月)中描述的场景在重演。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西班牙,“国家已经变成了一台庞大机器,它以非凡的方式运转,其精确无比且数量惊人的手段到来的效率,令人叹为观止”。在这样的背景下,“大众”突然出现在世人面前,并且在整个社会占据着优越的地位,他们已经开始变得桀骜不驯、难以驾驭:一方面是他们生命欲望的自由膨胀,即个性自由膨胀;另一方面是他们对使之生活得以安适的造福者丝毫不存感激。由于外在的压力和限制被取消,他们可以任意而为,习惯于唯我独尊。所以,他们对任何事都看不惯,都要发表自己的“高见”。作者在书中描述的现象跟眼下的“微博世界”的各种批判几乎别无二致。这种相似性的凸显,使“大众反叛”的存在成为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关乎公众的正当权力,也关乎人类文明进程。

那么,奥尔特加所指的“大众”到底说的是什么人?他认为社会是由少数精英和大众构成的一种动态平衡。而“精英”和“大众”并不是社会阶级的区分,而是两类人的划分,上层阶级和中、底层阶级里都存在着精英与大众。在以往的时代,大众“很清楚自己在一个有序的、动态的社会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那就是各安其位”。当公共生活的大旗高高飘起来后,大众往往就暴露出唯一关心的心智状态——“安逸与舒适的生活”。由于“大众既不应该亦无能力把握自己的个人生活,更不用说统治整个社会”,且“缺乏必要的政治训练和理性涵养的大众,极易受短视功利心驱动、轻信政治投机家的诺言,对公共利益冷漠”。所以,“大众反叛”的出现,极容易波及各个层面、各个角落。

这本书堪称经典,作者虽然不是“大众时代”的第一个预言家与批评者,也不是精英主义最早、最著名的倡导者。但他对19世纪末20世纪初众多保守主义人士感到惶惶不可终日的“时代危机”的诊断,特别是对现代人的心态的剖析却高人一筹。正因如此,掩卷之后留在我心间的,不是一个枯燥冰冷的概念或是学术上的结论,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存于现实社会中的个体现象——将所谓质疑(或称批判)与制造快感两项事业硬生生地勾搭在一起。网络上许多所谓“公知”对社会、对现状、对他人等的“批判”往往从“不走寻常路”开始就兴奋,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展开质疑、讽喻、批判甚至恶语相加,在产生游戏胜利者的同时,社会公众的眼球经济与猎奇狂欢全都得到肯定。所以,针对网络上许多也可称得上是“大众的批判”,越来越多人疑惑不解:批判何为?是公正的声音吗?

看来,加强对批判的通行证管理很有必要,否则那些看似深刻、尖锐的质疑、批判等,只不过成了某些人玩的游戏,只会越演越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