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谁来守护汉语文

2012年10月11日 06:37
来源:解放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文/浦家齐

网络用语和外来语的日渐盛行,是近年来汉语界引人注目的两个热点。最近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就因为收录了200多个字母词而引起了争论,之前对于高考作文是否应该禁用网络用语,专家们也表示了不同的看法。

应该说,任何一种语言的生命力都是在与时俱进的过程中维持并焕发出来的。片面地强调规范化而拒绝新的要素破土而出,会遏制语言的进步。但是分歧在于,语言文字是否需要监管?采取一种放任自流的方针,是否就能收优胜劣汰之效?笔者认为,语言文字需要推陈出新,也需要监管,而在当前,语言文字事实上是缺乏有效监管的。

任何一种语言文字要想健康发展,不能寄托于自生自灭的过程,因为它本身并不具备自净化、自调整和自适应的能力。监管的责任本来是明确的,应该由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来管。对于网络用语和其他各种新出现的语言现象应该分三种情况:对于其中合理的成分理应明文颁布以纳入规范,而对于那些具有流行趋势但不恰当的语言行为,应该明文禁止,第三部分(也许是大部分)则可以暂时不作干预。语言需要强调规则,但是现有的秩序应该允许冲击。制定规则要持谨慎态度,对于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和词典没有规定的部分,应该允许试探,但是一旦明确规定了,作为教学、出版物和传媒,就应该严格实行。

一种流行的错误观点认为,对于语言文字演进过程中出现的不良倾向,不需要专家们发言,甚至认为专家的任何方式的干预都是有害的,这无异于说,请专家们闭嘴。中国历史上有韩愈倡导的古文运动,西方则有回归古希腊传统的文艺复兴,但是这些运动恰恰与保守无关,而是文化经历了长时期的无序游走,在不知不觉中丢弃了许多优良的传统,然后有一批文化巨擘站出来登高一呼,把文化重新唤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来。我们时代的发展速度比古代社会快了不知多少倍,所以我们自然等不得几百年,而更应该提倡随时地发现并解决问题。

至于外来语,其实现在有许多科学技术用语都不翻译,如果打开中文科技刊物,不难看到中英文杂写的现象。当然应该明确的是,这些杂写于中文句子中的外来词,与CT、WTO一样,仍然是外文词而不是中文词。外文为什么要译为中文?当然是为了让中国读者更容易读懂。如果离开了这一功效,例如,读者限于专家范围,而且译为中文仍然需要造一个并不易懂的新词,那么可能保留外文词反而更加便捷。但是允许字母词嵌入汉语文章,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够容忍字母词越来越多的趋向,而应该提倡尽可能地去字母化,特别是当一些外来词进入了大众读物的时候。例如,已经有了“世贸组织”这个汉语词,是否还有必要在正式文章中采用WTO一词,就是一个问题。反过来,似乎也并非汉字在任何场合都优于字母词,例如“欧佩克”这样的翻译显然不比字母词OPEC来得高明。如果我们放弃对外来语翻译的努力,任凭汉语文章中的外文词泛滥,无疑会损伤汉语文的精髓。只要明确了这一点,那么字母词能不能作为附录收入汉语词典的争论,就显得并不重要,只要这种收录是怀着谨慎态度的。

沈建华先生在 《词典到底是派什么用场的》一文中说得不错:“要相信,语言生活中自有秦琼和尉迟敬德哼哈二将,不倦地守护着汉字的健康与活力,捍卫着汉语言的核心部分,它的使用规则与秩序体系。 ”但是他没有说明,谁是语言文字生活中的秦琼和尉迟敬德?如果不是你,也不是我,把使用汉语的任何人都排除在外,难道汉语仍然能够健康发展吗?应该说,每一位汉语的使用者都有发言权,特别是那些汉语的使用和理解水平较高的人们,更有责任像秦琼和尉迟敬德那样站出来把守大门,捍卫汉语的优良传统与时代活力。

在汉语文的“允许”与“不允许”之间有一条界线,应该通过辩论把这条界线划清楚,而不是通过我指责你“违反了《语言文字法》”,你指责我“思想僵化”、“逻辑混乱”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在不同观点的辩论中寻求真理,这才是需要我们认真学习的。如果大家都置身事外,只怕终有一天,“神马”和“杯具”都会被收入词典,那时候汉语文的处境就十分凄凉了。

(作者为上海大学教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