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沈从文:温暖地爱着故乡

2012年12月27日 11:41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徐 鲁

我是喜欢沈从文先生作品的。我的感受是:沈从文无论是作为文学家还是文物研究专家,都是值得敬佩的。他在这两方面做得都很专业,都创造了奇迹,达到了高峰。我也特别能够认同和欣赏他身上特有的湘西人的那种执著和坚韧精神。正是这种执著和坚韧,再加上他的文学天才,成就了一位可以说是20世纪上半叶最优秀的小说家。

沈从文先生一生经历卓特,近乎一部传奇。他少年从军,漂泊四方。20岁不到就一文不名地闯进冠盖如云的北京,连标点符号都不会使用,却凭着自己的一支笔,凭着对自己那片乡土与人民的熟稔和热爱,写出了几可等身的小说,征服了当时的文坛。他只念过小学,却成了名满海内外的大作家,成了著名大学殿堂的教授,晚年又成了著名的古代文物和服饰专家。

读他的作品,我有一个最强烈的感受:他的全部作品就是他为自己的乡土和人民所写下的史传,是江山风雨传,也是苦难心灵史。故乡的一草一木、一牲一畜和雨丝风片,都在他的心底里记忆和保留得清清楚楚。他在一封家书里这样写到过,“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地爱着。”

他对自己的乡土与人民的爱与知,让我想到俄罗斯白银时代诗人曼德尔施塔姆写给自己故乡列宁格勒的一句话:“我回到我的故乡,熟悉如眼泪,如静脉,如童年的腮腺炎。”他对自己的乡土和自己所处的时代所给予他的痛苦、孤独、误解与煎熬的隐忍与拥纳,也是超过他同时代的任何一位作家;他的作品里所呈现的故园风雨、人性的丰富与澄澈,还有语言文字的润泽、朴素与原创性,也都是我过目难忘的。

记得根据他的小说《边城》改编的同名电影剧本里有一句描写:“虎耳草在晨风里摆着”,沈先生对这个文学剧本的许多细节有过十分仔细的修改和批注,其中对这一句,他这么注解道:“不宜这么说。虎耳草紧贴石隙间和苔藓一道生长,不管什么大风也不会动的。” 沈先生对这种朴素的小草欢喜之至。

这种很平常的小草,也是小说里的翠翠所最最喜欢的,并且在梦里采摘过的。沈从文先生在即将告别人世的时候,叮嘱家人,不开追悼会,不搞任何纪念活动。他的灵堂上也不播放哀乐,只播放他生前最喜欢的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他一生的命运也是一阕“悲怆”。他安睡的枕边,放着一小盆他生前最喜欢的家乡的小草——“虎耳草”。(徐 鲁)

[责任编辑:马俊茂] 标签:沈从文 虎耳草 故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