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failed: 书永远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2013年08月14日 00:00
来源:新闻晨报

□晨报评论主笔 许莽

眼下,为自己找一个不阅读的理由是如此轻易,甚至都不需要理由。

作为这个时代的特征之一,很多事情被设置了直接通向结果的程序,比如你想了解一个知识——更多的时候也许仅仅是一条信息,那么技术上帝就会用他创造出来的那个叫搜索引擎的东西为你提供贴心周到的服务。搜索引擎,多么具有工业文明色彩的词汇,仿佛一辆随时准备启动的12缸的兰博基尼。一旦踩下油门,一秒钟之后,孔子和亚里士多德便出现在你面前。

类似的体验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说起来,给神奇的互联网写一百首赞美诗都不为过。不会写不要紧,写诗这种事,让搜索引擎代劳就行了。网上都有。

回想起高中时代拿着俞平伯的《唐宋词格律》搜肠刮肚般写词的情景,我不禁百感交集。那个灯下的少年啊,假设那时你拥有一个智能手机,你还会每个月去趟文庙吗?你还会读弗洛伊德读到子夜时分吗?你还会因为实在搞不懂康德而恼羞成怒吗?其实你无非是想取悦班上的姑娘,那还不如把买书的钱省下来,隔三岔五请她去美食达人们推荐的特色小店撮一顿。网上都有。

今昔对照,应该还是庆幸多过遗憾吧。虽然与现在相比,二十年前获取知识或信息的方式显得那么缺乏效率,但我依然庆幸自己在少年时代养成了稳固的阅读习惯。有时候,特别是深夜,当我从白天的工作中抽离出来,我会忽然对“效率”这个词产生一种陌生的感觉。在深夜的床头灯下,我终于可以摆脱一切电子工具,换句话说,摆脱效率的诱惑。我坚持让阅读这件事保留它传统的方式和节奏,以便在每天的最后一两个小时里与另一个自己相逢。

我不确定我的孩子将来是否会喜欢传统的阅读方式——他使用iPad的熟练程度使我对这个问题不敢抱过于乐观的态度。不过,作为父亲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向他灌输纸质书籍的独特价值。如果我不能影响更多的人,我至少可以影响我的孩子。我将其视为一个父亲的权利,以及责任。当然,在帮助他建立起一种传统意义上的阅读精神之前,我需要为他开列一张合适的书单。他现在正到了凡事都要问“为什么”的年纪,既然这样,我想,上海书展上的新版《十万个为什么》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任何一个品格健全的人来说,求知的过程都将伴随其一生。在过去,这主要靠实打实的阅读来完成。如今,互联网主导下的现代信息社会改写了阅读程序,它似乎偏重于满足人们对于 “是什么”的好奇,而在传统的阅读经验里,一本严肃的书除了可以回答“是什么”,往往还能够解释“为什么”——无疑,后者产生了更多的智慧。从“知道分子”到“知识分子”再到“智识分子”,阅读的阶梯切割出不同的人群。如果你已经真的不在乎阅读带来的任何好处,或者以扮演一个知道分子为荣,那就走自己的路好了;如果你对智慧的渴求依然丰沛,而仅仅是被互联网的烟尘暂时遮蔽了思想的清泉,那为什么不去找一把扫帚呢?

等我的孩子大一些,我会试着跟他讲讲上面这些看法。同时我也会告诉他,智慧的产生需要足够的时间,时间不只用来保证阅读的数量,还用来养成思考的习惯。现在很多人都把微博和微信当作“杀时间”的习惯性利器,好吧,我只希望他将来能够管理好这些可怕的工具。而同样是“杀时间”,法国人和德国人喜欢带几本书去度假……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体现了某种文化自信。

等他再大一些,比方说能够看一点康德了,我会试着跟他分享我对阅读的其他更多理解。我已经预感到我一定会唤回自己当年读康德时的情景,那种挣扎,那种与严肃文本作斗争的勇敢,胡乱的笔记,在艰涩的阅读中爬行的奇怪姿态,冲破晦暗的智力陷阱时的快意,徒劳无功后的坦然……更重要的是,类似这样的阅读体验帮助我进一步理解了什么叫专注和认真。因为你挠一下痒痒,康德就不见了。那时候没有搜索引擎,我没办法一秒钟就把他唤回来。

倘若他知晓我的意思,我想他应该明白,阅读已经不再是阅读本身。它牵动乃至主宰人生的节奏与韵律,让你看到只属于你的风景。

标签:阶梯 人类 上帝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