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陈一鸣:多才多艺的陈耀烨女友

2013年10月15日 07:09
来源:信息时报

陈一鸣是广州第一位取得职业段位的“90后”女棋手。

陈一鸣的钢琴已经考到了八级证书。

陈一鸣的父母。

说起陈一鸣二段,一些棋迷对这位美女棋手的认识可能更多要加上个“陈耀烨女友”的头衔,但其实这位广州姑娘在围棋上获得的成绩同样值得人钦佩:她是广州第一位定段的“90后”女棋手。

除了围棋之外,陈一鸣的钢琴也考到了八级的证书,闲暇时还练习花样滑冰、已经练到能做一周跳的程度,堪称多才多艺。陈一鸣的父母一再强调,一鸣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孩子”,而她自己的心也很大——想成为全国冠军、世界冠军,但事实上,她的冲段经历已经成为了广州学棋少年们的学习榜样。

专题统筹 胡明亮 专题策划 魏必凡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

A放弃钢琴选择黑白世界

与很多90后的孩子一样,陈一鸣有着丰富多彩的童年,她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新奇玩意,5岁的时候,她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钢琴,并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一直考到8级的水平。

如果按照一般的规律发展下去,她很可能会凭借钢琴的特长进入重点学校,但在7岁那年,她接触到了一样改变她一生的东西:围棋。

陈一鸣的父亲陈渭楠是一名大学数学教授,同时也是一名业余围棋高手,巅峰时期拥有业余五段的棋力,曾经代表广州出战“晚报杯”。出于锻炼孩子逻辑思维能力、让她全方位发展的想法,父母将陈一鸣领进了围棋这扇大门,没想到却挖掘了女儿真正的天赋。

“一开始我们是在家里办了个小班,招了几个比她(陈一鸣)大一两岁的孩子陪她一起学,没想到两三个月下来,发现她的进步比其他孩子大得多。于是我们马上不再办班,而是将她送到了容坚行老师那里。”陈一鸣的母亲王敏燕回忆道,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很强的学习能力。

学了大半年围棋之后,小一鸣就在比赛中一鸣惊人,拿下了市赛的第五名。她的天赋也让很多授课老师都眼前一亮,曾炳权老师甚至主动提出上门单独授课,学费只收50块的友情价。“当时曾炳权老师跟我说,陈一鸣可能一年就能拿到省冠军,我就很心动,因为省冠军可以上重点中学。结果一年后她真的就拿省冠军了,之后两年在广东省已经基本没对手,取得了三连冠。”

女儿在围棋上的辉煌成绩让王敏燕很是骄傲,但她当时完全没有想过让女儿去走职业围棋的道路,相反,她打算让女儿在升上中学后就放弃围棋。“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她可以说是三线作战,早上7点起床开始上文化课,下午4点到5点练钢琴,吃过晚饭就开始下棋,夜里11点多才能睡觉,我觉得她太疲劳了。”

在王敏燕看来,文化课是不应该放弃的,而在钢琴和围棋之间,她倾向的是钢琴。“当时她的钢琴已经考到了八级证书,而围棋则是一条充满未知的道路。”

然而就在假期的一天晚上,小一鸣推开了妈妈的房门,未语泪先流,“妈妈,我不能放弃围棋,我觉得我下棋能有出息。”面对这样的恳求,王敏燕与当时身在上海的丈夫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尊重女儿的选择:“这样强行要她放弃围棋让她很痛苦,如果将来她在后悔的话,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B思乡情切,躲在被子里哭

冲段需要远赴北京,而当时的陈一鸣还只有12岁,这意味着父母至少要有一人放弃工作、随同前往。再三权衡后,母亲王敏燕做出了牺牲,她放下了自己当时效益不错的生意,陪同女儿来到了首都。

“冲段其实是很苦的,北京房价这么高,很多冲段的孩子都只能租住在条件很差的房子里,有的甚至是地下三层的没有窗户。我们一开始也是租房子,但房东半年就要涨价。后来我就跟她父亲商量,反正钱放在银行里也是贬值,干脆买个房子,走的时候再卖掉就是了。”

于是,王敏燕花了100多万元在南二环附近买了一套房子,母女俩也从此有了安居之地。“那房子现在市值都涨到四五百万了,为此陈一鸣还特别得意。每当我说我为了培养你都花费上百万了,她就说,都还你啦,要不是我来北京学棋,你怎么能在北京买房子?”

相比较大部分来北京冲段的孩子来说,陈一鸣还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她到北京没多久就获得了清风少年队的青睐。“只要能够通过他们的考核、成功留下来,后面的生活费、比赛费队里就全包了,条件是将来定段后与他们签约。当时那里聚集的也都是些精英,像时越、李赫他们那会都在那里。”

那个时候,父母对陈一鸣都没有抱很高的期望,甚至是有一点盼望孩子快点回来的心理。“后来回家过春节,大年初一接到了少年队的电话,要求初六一定要归队,意思是留下了。”清风少年队的录用为陈一鸣学棋解决了费用的大头,王敏燕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没有赞助,一个月光是学费就4000块,加上生活费、平时下指导棋的费用,一年花费估计要在二十万以上,确实是很大的一笔支出。”

虽然钱的问题无须担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学棋就不苦。“有一次我看她眼角有道黑痕,追问之下才知道是晚上躲在被子里流眼泪,泪痕腐蚀了皮肤,还到医院去看过。当时她给家里打电话,每次都表现得很开心,后来我才知道她天天躲在被子里哭,我觉得应该是想家了。”

在进清风少年队之前,陈一鸣就参加过一次定段赛,当时很快就被淘汰了;但在进队之后,她很快在自己第二次定段赛之旅中表现出了一定的竞争力,到第三次、第四次参赛时,距离定段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当时就差一盘棋,多少也有点心理原因。定段赛最多只允许输两盘棋,多输一盘都不行。”

C五次冲击,终于定段成功

经历了四次定段赛的失败后,陈一鸣也深刻地体会到了比赛的残酷,2009年,她又一次来到了定段赛的赛场。

“当时她前面打得不错,倒数第二轮只要赢了就能提前定上(段)。比赛前一天晚上我就叮嘱她要好好休息、不要多想,我自己一晚上没敢睡,就一直盯着她到天亮”,王敏燕回忆道,“第二天她去比赛,到了12点半回来了,一脸不高兴的表情,把那个参赛证甩给我:‘我赢了!’原来是赢了以后很多人要签名,记者又要采访,所以才回来这么晚。我问她为什么不高兴,结果她说,因为她觉得这个胜利来得迟了。”

陈一鸣提前定段成功,获得职业初段,最后一盘棋对她来说已经无关痛痒,但却关系到其他棋手的命运。“当时也有很多人来找陈一鸣做工作,但她说,我就正常下也不会放水。结果她的对手心理压力过大,很快就崩溃了,其实就是输给了自己。那一场输了以后,那位棋手耽误了好几年。”

定段成功之后,陈一鸣如愿以偿地走上了职业棋手的道路。今年的国家队选拔赛,陈一鸣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与陈耀烨的恋情没有影响她的竞技水平,反而是两人在交流中相互促进提高。“他们两个人相处,80%都是谈棋,所以棋艺也进步很快。”王敏燕说,她向来很尊重女儿的决定,所以在恋爱问题上也不会过度干涉,就顺其自然。

陈一鸣曾经跟母亲说,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是会选择围棋。“在她看来,钢琴是自己跟自己比的,而围棋是跟别人比的。不过她说如果再来一次,她不会放弃钢琴,可能会放弃文化课,因为她觉得文化课是什么时候都能学的。”王敏燕笑着说,“她唯一的弱项估计就是做菜了!有一次我有事走开几分钟,让她帮忙翻一下菜,结果回来一看,锅里都没菜了,菜都被翻到灶台上去了。”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