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文人法学与学术表达

2013年10月28日 00:00
来源:京报网

《文人法学》 ,林来梵著,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文人法学》 ,林来梵著,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文人法学凸显法学作为人文学科的品性,用人文情怀去关切法治现实——

文人法学与学术表达

林来梵在《文人法学》一书中将文人法学看成是对正统法学的叛逆,提出:“生发于当代中国部分法律学人对本国传统人文学问的那种挥之不去的‘乡愁’”。笔者认为,文人法学不仅是法学学术表达方式的转变,也是法学价值立场的转向,凸显法学作为人文学科的品性,用人文情怀去关切法治现实。

●“文人法学”不仅关心法律文本,更关心法律之外的人情世故

法学是人学,法律人首先应当洞察生活世界。高明的司法从来都不是刻板机械的,司法者同样需要想象力、同情心和激情,只不过这些东西被法律理性紧紧包裹着,表现出一种法律人的平静,这与麻木不仁是两回事。法学是一门建立在经验和常识之上的累积性学问。文如其人。透过法学家的文字可以看出他的生活阅历和做人风格。法学是一门专业学问,但法学问题却无不是日常生活的问题。法学学术不可能封闭于自我设定的概念之中,法学家的任务是阐释秩序和规则,而不是任意发挥自我思想。法学之路应当通往共识和澄明,当下法学界的所谓研究成果却往往让人一头雾水,不知何去何从。

法学学术的说服力不仅仅来自思辨,更来自对人类生活的发现,对人的历史、人的存在、人的价值的感悟。从这个意义上讲,法学家的功力未必体现在味同嚼蜡的论文著作上,法学家最适合写一些思想随笔。对心灵的拷问、对人世的关切是难以用标准的学术语言来描述的。托克维尔说:“对法律做过特别研究的人,从工作中养成了按部就班的习惯,喜欢讲究规范,对观念之间的有规律联系有一种本能的爱好。”法律人的这种讲究很有可能影响到他的行为和修辞,但是并不会妨碍其思考的深入性。法律技术层面的考量最终要落实到日常生活上。制度和秩序就是生活本身。人类对法治的向往说到底还是一种生活秩序。法律所面对的真相不是被法律规范所砍削的事实,而是一种意义和价值的呈现。

●法律不仅包括理性和意志,还包括情感、直觉和信仰

法治必须面对人性的弱点和现实的局限。法律思维的基本特征就是反对天马行空。恩格斯曾经批评黑格尔和歌德身上有着庸人的气息。俗气对于哲学家和文学家可能是一种致命的缺陷,但在法学家身上有点庸人的气息未必是件坏事。法学家不能离柴米油盐太远,在学术上不能急功近利,但是对人民的功利追求却要有同情之理解。法学家对法律的阐释其实都是对生活本身的阐释。生活关系多复杂,法律就多复杂。

伯尔曼说,法律不仅包括理性和意志,还包括情感、直觉和信仰。法律人既要有深思熟虑的一面,又要有灵动激情的一面。法律智慧是沟通妥协的智慧,而不是固执片面的智慧。法律不仅仅是人们行为的规则,而且也关系世道人心。从法律的形成和发展可以看出人们的心灵指向。法学既是人类知识体系中的一门独立学科,又是人类精神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文人法学的使命恰恰就是完成法学在知识体系之外的一种表达。美国法学家彼得·德恩里科借用卡夫卡“门”的寓言来思考法与人的生存的复杂关系:通向法的大门一直敞开着,如果它一直是开着的,就意味着不管乡下人是死是活,守门人都不能把它关上。德恩里科的结论是:“当然,法是有智慧的,但对我们来说也有困苦,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困苦。”法学家必须直面人类的困境和痛苦。如果法学家缺乏人文情怀,一味技术掘进,就会陷入一种僵死的普遍性。

●文人法学是基于法学家的人格、阅历和现实关怀而呈现的一种精神表达

人文世界是一个需要解释和理解的世界。文人法学的魅力在于它提供了解释的空间和理解的心情。狄尔泰认为,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主要是说明,而人文现象的研究主要是理解。理解的扩展离不开对学术圈子的打破和对生活世界的深入。法学家的洞察来自于法律文本之外。林来梵认为,应当关注“看不见的宪法”,它存在于活生生的现实世界,而不是一个假想的结构。

文人法学是不可复制的,它是基于法学家的人格、阅历和现实关怀而呈现的一种精神表达,而非对西方法律规范的照搬。林来梵有一句话说得妙:“那塞纳河,根本就没有流过我们中国,不可能在我们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庄里落下它的桥墩。”自由、权利、正义等法律价值只有在中国语境中表达,才会有既触及利益又触动灵魂的在场感。“法的统治”说到底是对具体生活的规则治理,而非从抽象到抽象的思辨。法律不仅仅是治理手段,更是价值考量的对象。因此,法治既是一种秩序状态,也是一种文化形态。文人法学体现了法治的对话性、反思性和人文性。文人法学强调人的在场,拒绝浮华的空论。没有个人的切肤体验的公共性是空洞的。美国大法官霍姆斯把法律比作自己的情人,是因为他真切地体会到了法律的细腻和温度。

文人法学张扬的是法治理想主义精神、法律信仰和终极关怀。林来梵在《文人法学》一书中提出警惕实力主义,他发现法律本身极容易沦为实力者的工具,从而“割让了人类对现实中的法律进行正当化思考的想象空间。”我们期待,文人法学能够成为拒斥实力主义的一股力量,激情召唤着法治的未来。

(作者单位:公安部)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