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重庆的滑竿旧事


来源:重庆晚报

人参与 评论

滑竿盛行究其原因,主要有:内迁机关、企业和普通民众产生巨大交通需求,重庆却只有数量少、速度慢还极易出故障的木炭公交车。重庆城东到西长,有一圈儿马路,南到北短,中间却隔着无数层坡儿。爬坡上坎式的城市交通汽车、单车都是累赘,黄包车只能走马路,滑竿轻巧灵活,大道小道皆可行走。随着战争的进行,各种资源短缺成为普遍的社会问题,严重的油荒使得汽车的发展受到严格制约,轿车的数量虽在陪都前后猛增,但一般商贾买得起地买得起房却买不起车,一般富商最奢侈的也只是打电话到租车行租一辆轿车,从解放碑到上清寺的租车费用就够普通老百

  ■《蜀道》  丰子恺 作

  ■《蜀道》 丰子恺 作

杨金凤/重庆南岸区

就像现在满大街跑的羚羊车一样,抗战时期的老重庆也有一种到处乱窜的TAXI———滑竿,两根两米多长的结实斑竹竿扎成担架,中间架以竹片编成的躺椅或用绳索结成的坐兜,前系脚踏,冷天垫毛毯,热天撑凉棚。乘坐时,人坐在椅中或兜中,由两轿夫前后肩抬而行。

人力滑竿盛行陪都

抗战陪都时期的重庆,房屋、粮食、出行设施都奇缺,交通工具求轻便不求精致,但滑竿还是在众多简易民间交通工具如人力车、板车和马车中脱颖而出,发展得尤为突出。

滑竿盛行究其原因,主要有:内迁机关、企业和普通民众产生巨大交通需求,重庆却只有数量少、速度慢还极易出故障的木炭公交车。重庆城东到西长,有一圈儿马路,南到北短,中间却隔着无数层坡儿。爬坡上坎式的城市交通汽车、单车都是累赘,黄包车只能走马路,滑竿轻巧灵活,大道小道皆可行走。随着战争的进行,各种资源短缺成为普遍的社会问题,严重的油荒使得汽车的发展受到严格制约,轿车的数量虽在陪都前后猛增,但一般商贾买得起地买得起房却买不起车,一般富商最奢侈的也只是打电话到租车行租一辆轿车,从解放碑到上清寺的租车费用就够普通老百姓一个月的开销。抗战爆发后大量涌入重庆的人口产生巨大的就业需求,但战时重庆市场萧条,外地涌入的流民﹑难民,失地的农民,失业工人,加上失去生活补助的教师﹑学生,为了生计纷纷走上街头找活干,滑竿这种以人力代替机械﹑不耗汽油,不需要较高技术和成本投入的传统交通工具,成为许多急于谋生者的唯一选择。

滑竿号子生动风趣

滑竿作为抗战时期重要的民间交通工具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在陪都人民的生活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跑警报。抗战时期,为躲避日机轰炸,每当敌机接近市区时,就拉响警报,人们闻声躲避,待敌机离去后,再解除警报,名曰“跑警报”。重庆由于多山,防空洞大多开凿在山上。跑警报无论是躲到山上的防空洞里,还是避往乡下,都要走小路、坡路,这时,汽车、人力车都没法使用,只能选择滑竿。富人还往往有自己的私人滑竿,养几个飞毛腿来抬。坐滑竿上山下坡也非常舒适,滑竿在陪都人民跑警报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滑竿号子。在上个世纪收集的民间歌谣中,有“滑竿号子”一种,它的作用是用于滑竿夫抬竿时报路。抬滑竿的脚夫前后照应,一路上生动风趣的报路号子,也成了在巴渝民间艺术中与川江号子齐名的民间文学。无论轿或滑竿,后面轿夫的视线被轿壳或软扎挡住,须前面轿夫传话告诉路上的情况,这叫报点子或报路号子。如“之字拐,两边甩”、“三块板板两条缝,专踩中间不踩缝”、“上有一个坝,歇气好说话”、“大钉带小钉(指石头),脚上长眼睛”。前面路很平直,前呼:“大路一条线。”后应:“跑得马来射得箭。”要上桥了,前呼:“人走桥上过。”后应:“水往东海流。”路上有牛粪,前呼:“天上一枝花。”后应:“地下牛屎巴。”路上有个奶孩,前呼:“地下娃娃叫。”后应:“喊他妈来抱。”狭路上遇到行人,前呼:“两边有。”后面的知道了,便答:“当中走。”一位娇娃在前面行,前面脚夫便唱:“前面一枝花。”后面的幽默地回他一句:“只能白看当不了家。”见啥说啥,振奋精神,鼓舞劳动干劲,其生动风趣,与船夫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师笔下的滑竿图

抗战时期,大批文化界名人移居重庆,与滑竿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2年丰子恺落脚山城重庆,从江南到重庆这一路之上丰子恺体验了具有浓郁民间味道的种种风俗,自然也包括滑竿这种巴蜀地区甚为常见的交通工具。1944年12月,他只身一人前往四川北部,途中从合川到南充皆是乘坐滑竿。1945年6月,他应邀到隆昌县参加一个纪念会,在与友人的信件中说:“我定于六月十五日(端午后一天)出门。由此坐滑竿上歌乐山,到青木关。”可见,滑竿与丰子恺先生的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因为有如此经历,才成就了一幅《蜀道》的优秀漫画作品。

丰子恺先生创作的漫画《蜀道》,画中左下方绘大山一角,陡峭的山坡上有密集的、倾斜的石梯,梯上前方有二人,抬着一滑竿,这就是两位滑竿夫,他们腰间缠着束带,高高地挽起裤脚,在他们抬着的两根长长的竹竿中间,有一坐椅,上有一人正舒适地躺着。在滑竿夫们的后边,有一穿着长袍的挑夫,略微向前躬着身前行。整幅画的画面颇为简洁,几乎是一大半为空白,具有古代绘画艺术留白的韵味。细细品来,不由得让人想起李白的诗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徐悲鸿先生在重庆的时候,住在郊区半山上,也很喜欢滑竿———像轿子一样两人抬起,稳健地翻山越岭,坐滑竿的人悠然自得,沿途欣赏风景。

徐先生《滑竿山行图》的创作源于一天,悲鸿先生正在山中寓楼上,远远看见几乘滑竿,徐徐上山。为首的口衔雪茄,身广体胖,那两个抬滑竿的脚夫,累得边抬边频频拭汗。徐先生一问,原来是当今行政院长在游山。徐先生看了半天,灵感顿生,画了一幅《滑竿山行图》,但滑竿抬的不是人,却是一头大肥猪,捆在竹兜上,缓缓上山,并且幽默地题上两句:两只人抬一个猪,抬向白云深处。

标签:重庆 合川 解放碑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