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梁文道:他开创了武侠小说的新局面

2011年09月21日 10: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阅读提示:他在《武道狂之诗》里面,我觉得其实已经开创了武侠小说的新局面,这个新局面摆脱了很多过去的东西,比如说昨天我跟大家讲,他的整个小说非常注重实战,所以他的小说不只是细节上充满了各种实际的招数、武功,然后身体动能的这种展现跟描写,同时整个小说的结构也是沿着这个方向发挥。

凤凰卫视9月20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今天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昨天开始跟大家说起的这部《武道狂之诗》,它的作者乔靖夫在香港现在武侠小说非常低靡的环境底下,说来也很可悲对不对?因为香港曾经是武侠小说、武侠剧、武侠电影的圣地,无论如何在这样的环境底下,他埋头苦干,一部一部接着写他的小说,终于写到现在,成名了。

他在《武道狂之诗》里面,我觉得其实已经开创了武侠小说的新局面,这个新局面摆脱了很多过去的东西,比如说昨天我跟大家讲,他的整个小说非常注重实战,所以他的小说不只是细节上充满了各种实际的招数、武功,然后身体动能的这种展现跟描写,同时整个小说的结构也是沿着这个方向发挥。

我们注意到这个小说的人物很特别,比方说我们过去传统武侠小说总会有些世外高人飞来飞去,那些世外高人,有时候身子瘦瘦的,甚至说不定是个老人家,什么少林扫地僧,明明是头发都已经白了,虽然是个僧人,但是你看得出那个发根是白的。

然后老朽的身体没想到功夫一流,但是在乔靖夫的武侠小说世界里面,这种事是不可能存在的,所有的武林高手都是年轻力壮,最多最多到了40多岁,50岁就要开始走下坡了。

为什么呢?因为就像我们昨天讲,他讲实战,真正学武术的人都晓得,你不可能越老越厉害,你一定是到了某个中年的黄金阶段就会走下坡。

然后在这个小说里面无论是什么武当派、青城派、少林派,我们看到每一派的高手都是什么样型的人物?不是仙风道骨,而是浑身肌肉,那么就在武当派练武的场地上,全部都是赤条条的大汉,在里边挥舞钢剑,然后露出绷起来、像峰庐一样的肌肉在里面膨胀着,全是这样,非常的铁血,非常的硬汉型的这么一个武侠小说。

而且他这小说里边,可以说由头到尾就是在打,武打就贯穿了他整个小说的中心。那么虽然这个故事仍然有一些过去武侠小说的痕迹,比如说就是一个年轻人,他是青城派的,一个入门数年的有点才气的一个年轻弟子,他惨遭灭门之变,整个青城派给他灭掉了,于是他要报仇。

但是这个所谓的报仇学艺的过程并不像过去一样写的那么悬乎,也不像过去一样说他遇到一个绝世高人,传授他武林秘籍,没有这些事。

而是讲他怎么样一步一步的实战去累积自己的经验,每一个人的进步在这个小说里面都是透过杀人,都是透过血战,都是透过恶战之后,恶斗之后,才累积起来他的质量上的飞跃变化。

在这个小说里面,还有一些比较突破传统的地方,就是武当派不再是所谓的名门正派,而是一个意图称霸武林的门派,到处去消灭人家的道场。听起来很坏,但是在这个小说里面,我们又注意到武当派的角色,不只是那么坏,而且是坏之中,又让人觉得很尊敬。

为什么呢?因为在过去的武侠小说里面,所谓称霸武林到底是什么回事儿?我们常常搞不清楚,好像就是说的像战国时期一样统一六国似的。但在乔靖夫这里面所谓称霸武林很简单。就是要打,就有点像香港电影《打擂台》里面我们看到的那些泰迪罗宾著名的台词,为什么要学武术?就是要打,那要打要干嘛呢?要打就是要赢,既然要赢,就要一路赢下去,一路赢下去,赢到没有人能赢你了,你打败所有人了,那你就天下第一了。

在他的小说世界里面,每一个学武术的人,就是要打,不是什么行侠仗义,不是什么用武功去干什么,不是,就是要一直打下去,所以说这九部,目前出到九部的《武道狂之诗》,真的就像小说的题目一样,是个武道狂,一群人都是武道狂。

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这个《武道狂之诗》里面,他们所有人,他们也不是不讲道德,也不是不讲道义,我们以为讲武就好像没有了侠,他不是没有侠,他有某种武术的道德。

比方说,这里面提到,刚才我说的这个男主角焉痕(音),他遇上了他的敌人,他最大的灭门之仇的仇家,就是武当派的掌门人姚连周(音),但是姚连周其实当时已经是受伤了,受伤之后他遇到他,打着打着就发现,他不只是受伤,而且是中毒,虽然他恨他入骨,很想杀了他,但是这一时刻他知道,这个人中毒,我不能跟他打,我一定要在他最好的状态,明知道自己可能打不过他,几下就死于他剑下的状态,来跟他打,因为这样子做,才是真正的有尊严的学武术的人,而他的对手武当派掌门也是如此。

他之所以要消灭其他的道场,并不是因为有什么权力的野心,而是为了要证明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一。

所以这里面我觉得他把过去很多武侠小说里面,所讲的什么叫天下第一这个东西,说的是非常的透彻,让我们有一个很实际的理解。简单的讲,我觉得乔靖夫掌握到了一个现代人的心理,懂得用现代比较实际的方法,重新去诠释我们过去熟悉的这个武林世界,于是写出了一个新局面。

不过,坦白讲,这里面我也看到其他人的影子,什么人的影子呢?就是一部我非常喜欢的日本漫画,叫做《无限之住人》,这个《无限之住人》现在已经好像单行本出到二十多集了,我尤其喜欢他的前十集,他的画工非常的细致,非常的美丽,但是那个《无限之住人》整个故事的结构里面某些人物的造型,几乎可以说是这部《武道狂之诗》这本香港武侠小说的来源。

在那个漫画里面,我们同样的也是有这么一个流派正在崛起,到处消灭人家的道场,就是为了要证明天下第一,要推广所谓的真正的武术精神,而不局限于过去的那些传统道义的束缚。

同时,这里面也有一个小女孩,她是真的被人惨遭灭门,她爸爸妈妈都被人杀死了,于是她踏上了寻仇之路,同时还有一个高人,这个高人也不见得是高太多,但是他是个不会死的人,不晓得为什么,就不跟大家解释了,就陪着她一起走。

可以说小说的结构跟那部漫画非常像,你可以说灵感来自那,但不能够说是完全的抄袭。因为他还是有他独特的地方,比方说到了最后我们看到乔靖夫试图写点侠的东西出来了,可是坦白讲,这个所谓的侠义这部分,一出来就觉得让人有点弱了,他让王阳明老人家,这位一代大儒都出场,来诠释一下,原来武术他也可以是为了像传统的游侠列传里面所讲的那种侠,就是能够为国为民的,为了解救苍生而打的。

但是这么一来,这部小说建立起来那种铁血的硬汉气氛,那股气,就好像有点泄掉了。

[责任编辑:彭静格] 标签:天下第一 武当派 复仇 侠义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