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大江健三郎的读书建议

2012年02月14日 16:3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阅读提示假如你够认真的去读,像他那样去读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书,总是在你人生中的不同阶段出现在你的前面、你的旁边,然后它塑造着你对当时所经历事情的看法跟感受,而你对当时环境的种种反应,有时候也会受到你阅读的影响。
 

 

凤凰卫视2月10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能够透过一些大作家,看他们怎么阅读,来激励自己,告诉自己也应该像他们那样去读书,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天给大家介绍日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这本《读书人》的理由了。

在这本书里面,虽然他一开始讲的前提是在书店的角落放了自己喜欢的书给年轻人介绍,好像开了一个书单一样,而且这个书单还是具体摆在你眼前,但他其实也说到,你只要开始了你生命中认真阅读的第一本书,这本书就会引导你一本一本的接下去。假如你够认真的去读,像他那样去读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书,总是在你人生之中,不同的阶段出现在你的前面、你的旁边,然后它塑造着你对当时所经历事情的看法跟感受,而你对当时环境的种种反应,有时候也会受到你阅读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去看,书单是不必要的。因为书单是会跟随着你自己读的第一本书慢慢而来的,但是当然指的是用他这样的一个读书方法,他怎么样来读书呢?我们昨天给大家讲过,他喜欢读外国文学作品,然后再加日译本。这个过程其实不是像我们口讲的那么简单,我们来看,他说,他是这样子来读的。

他读书的时候,首先,先拿着一个颜色笔,一个铅笔,把这个日译本(我们可以想像成中文本)一边看,一边划线,把自己最有感觉的,或者不太懂的地方用不同颜色标出来,或者对照字典,然后再去读原本,去体会这个翻译跟原本之间的差别。然后自己掌握这个原文,在另外一种语文里,比如说是比较通行的英文,在英文里面去掌握那个作者原来的声音是什么。然后,再回过头来看回这个原文本,就放弃各种的翻译本,在上面再重读一遍,这么重读三遍。

不止是这样,他还有一个读书方法,是用两三年时间读某一个主题的读书。比如说,可能有两三年的时间他就只读《神曲》,那一部但丁的《神曲》能够读两三年吗?可以的,因为他的读法是这样的,去搜罗各种版本的《神曲》,搜罗各种版本的专家、学者写的专门的论述,读到某一段的时候,就去看看人家专家对这一段有什么解释,而且是不同专家的解释,简直就是用一个学者做学问的方式来读书。这样的一个读书方式对作家来讲,会构成什么影响呢?

就是像我们昨天所说的那样,能够造成一种很特殊的,关于文学写作上面,你能够慢慢开始了解一个作家为什么在这里要这么写,你好像能够跟逝去已久的作者,比如说但丁,有一个心灵对话。因为你正在从他的文字里面一步一步复原、推敲他当时写这行字的整个思绪,他的推理过程。他为什么选择这个字,而不用那个字?换句话说,这是一种最贴近作者,或者试图贴近作者的细读方式。

比如说,这里面他就说到,他大学的时候,读过一个法国作家皮耶·加斯卡尔的小说,这个小说谈到的是当时法国的一个年轻人开始投入大战的战场,要攻进德国了。而在那个时候,这个小说有这么一段话,他讲到,“在此前,自己承受了袭向那座孤塔的诸多暴风雨之后,佩尔(也就是这个年轻的男主角),终于置身于袭向全世界的暴风雨,所有同胞的面孔以及整个大地的面孔,都在正面以对那场暴风雨”。

然后大江健三郎解释,他说,他认为最有趣的是这么一个段落,就是那段“袭向那座灯塔的诸多暴风雨之后”,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这个袭向,袭是侵袭的袭,袭向中这个“向”的用法非常巧妙,这个“向”指的是朝向哪里,朝向什么地方呢?他后面写的是朝向那座孤塔。因为是塔,便袭向那座孤塔的诸多暴风雨之后。或许有人认为,无论谁都肯定会这么来写,但是这里的向之有无却是非常重要。为了让读者把塔这个东西,把这个印象更具体化,而用“向”这个字,就是很明确的指出,这个暴风是“袭向”那座暴风塔,这时候那个具体的感觉才更清晰。

他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阅读,一个字一个字,为什么用这个字,而不是那个字来去阅读的,当然值得你去读的,恐怕多半是一些写作的时候,就是这么用心,这么细致的一些作者,而不是无所用心、随随便便的人。我们刚才说到,有时候读书会影响你的生命状态,在他这里也是一样的。

比如说有几年,他生下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大江光是个有自闭症的年轻人。他就说到,当时曾经非常的迷惘,那时候正好在读英国的大诗人、大画家布莱克的诗,其中有一首题为《迷失了的小男孩》。“我记得这首诗是这么写的,爸爸爸爸你去哪/请不要走那么快/请对我说几句话/爸爸/否则/(然后他用的是英文,这孩子告诉父亲)I shall be lost/然而父亲一个劲的往前走去/孩子便走失/立即成了迷失的孩子”。

“我读了这首诗,重新思考儿子的问题,然后回到家里面,我的太太说,光(也就是他儿子)开始反抗,自闭症的小孩开始反抗,不听话,让他感到很棘手。光的妹妹和弟弟也说了相同的话语。然而当他儿子孤立无援的把目光转向我的时候,那里面却显现出一种悲叹,当时我就在想要结合重读布莱克,将那种特别的悲叹写入小说之中,我意识到在那里初次展开的东西,便是自己今后的小说的主题了”。

什么意思呢?他这个悲叹就是布莱克很强调的一个字,他说道,在儿子那实在寂寥的目光里,显露出极度悲叹的疙瘩,我为自己身为父亲竟然没能看出这一点,而感到不可思议。看到什么?就是像布莱克的诗所讲的:爸爸、爸爸你去哪里,不要走那么的快,否则我就要成为迷失的孩子了。

[责任编辑:彭静格] 标签:大江健三郎 读书 神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