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走进西部穆斯林的魅影世界

2012年04月09日 09: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何亮亮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何亮亮:开卷八分钟,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是在香港出版的一本书,书名叫做《走进中国穆斯林——西海固漫记》,作者是钱钧华先生。

我们先有必要简单的介绍一下钱钧华先生,钱钧华先生这本书其实是社会学的田野调查的一本杰作,只不过作者他不是专业的社会学家。他是一位记者,是一个作家,现在还在上海一个很大的媒体工作。但是他倒是社会学系毕业的,他写过《女人国》,就是中国母系社会村落,还有《男人国》,川藏边境的原始部落漫记等等,但是这一本《走进中国穆斯林—西海固漫记》我觉得应该是他最新也是最重要的著作。

我们知道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穆斯林也就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这些信徒就称为穆斯林,穆斯林在全世界有15亿之众,中国的穆斯林有多少呢?没有一个很权威的、很新的数据,据说至少有2000万人,其实应该是远远不止。

像我,我非常惭愧,我说我是在一个反宗教信仰的环境当中长大的,在我的少年和童年时代,但是慢慢地我开始改变了我对宗教的看法,特别是对那些有的真正自己信仰的人,我其实是非常尊敬的。我们知道在中国,中国有13亿快14亿人口了,13亿人口当中,穆斯林当然还是一个少数,而且汉族基本上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当然汉族里面有一部分人是信仰佛教或者是天主教或者是基督教,还有道教等等。

汉族信仰伊斯兰教的数量应该是很少,皈依了伊斯兰教,所以人们普遍的对于穆斯林并不了解,所以本书作者可以说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他本人是一个汉族的作家,但是他愿意以一种谦卑的、理解的心情去接近中国的这批穆斯林,他走进中国穆斯林的最深层次,就是西海固,西海固是什么地方呢?

前些时候我在开卷八分钟里面介绍过张承志先生写的《五色的异端》,张承志先生在上世纪90年代写的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做《心灵史》,《心灵史》写的就是西海固的穆斯林。

我想或许是因为张承志先生已经谈到了,所以本书就没有谈到西海固的穆斯林,他们称自己所信仰的伊斯兰教就是真正的古伊斯兰教,也就是正宗的伊斯兰教。张承志先生我记得在他的《心灵史》里面谈到的,就是这一个教派它是发源于沙特阿拉伯,被称为苏菲教派,这个教派的人们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比方说在清朝的时候曾经遭到了非常残酷的屠杀,但是他们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在宁夏西海固这个地方被联合国认为是不适合居住的地方,他们居住了几百年,因为在这个地方他们受到干扰和影响比较小。

本书最大的特点就是图文并茂,作者因为他是出于一种友好的、善意的心情,他去接近这些穆斯林,所以穆斯林就对他敞开了心怀,所以很多记者根本做不到的事情,钱先生做到了,他深入西海固穆斯林的各个村庄,拍下了600多张照片,也记录大量文字。

本书的序言是由宁夏作家协会的主席叫做石舒清先生写的,石舒清先生有这样的话,他说他是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初稿,他说在整个阅读的过程中,让我一再感念的是,作者以那种一以贯之的情怀和认知的姿态,他没有居高临下,没有隔靴搔痒,他最大限度的逼进来融进去,用的自己的一腔真心真意,他很容易地就敲开了一个民族闭锁深久的大门,门开了,看到了要看的,写出了所见的,我只能说对于一个回族村庄,对于伊斯兰教和完整的回族生活,钧华先生的笔可能还有没有写的地方,但是已经写出的这些无疑都是真实的,因为真实我们觉得欣慰和踏实。

我想石先生的说法应该是代表了所有钱先生采访过的这些穆斯林,文章里面涉及的范围是很广泛的,让我们看到了作为一个点,我们看到了西海固的这些穆斯林,一方面他们怎么样坚守自己的信仰,一方面他们的日常生活又是怎么样的。

然后我们知道从民族上来说,因为西海固的这些穆斯林,他们都是回族,所以作者里面有这样的一部分,他还拍了一些照片说,他们可能有阿拉伯人血统,因为我们知道穆斯林他们念《可兰经》,最正统的做法应该是用阿拉伯语来念的,因为伊斯兰教是发源于沙特阿拉伯的,所以它的经文都是用阿拉伯语,所以要真正的学好这个《可兰经》就得要学阿拉伯语,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回族的祖先有很多都是来自西域的,就是来自阿拉伯,来自波斯的,所以回族的祖先当中有阿拉伯人,所以现在回族的后人当中有一些人有阿拉伯的血统,甚至在长相,在人种特征上都与阿拉伯人的特点一样这是一点都不奇怪的,我想这是去过西北接触过回民的人大家都会有这样的印象。

作者也谈到了这样一个现象,就是在西海固地区,清真寺比学校还要多,其实清真寺我们知道它在穆斯林,在培养他们的信仰,在完成他们信仰这方面是起着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独一无二的作用,但是作者也注意到了,其实清真寺它起的作用,不仅是宗教的作用,它还有学校的功能。

所以有些地方可能没有小学但是它有清真寺,结果这些小穆斯林,因为他们生下来就是穆斯林,他们在清真寺里面接受了他们初步的教育,所以这也是我们外界所难以想像的。

作者也谈到割礼,割礼就是男性割包皮,其实男性割包皮在有些宗教里面都是一种必须的一种仪式,作者就注意到了,因为在中国特别在西北在西海固这些地方,回民的生活还是比较困难的,卫生的条件也不是那么好,但是他们一代又一代的,他们非常坦然的男孩子小时候你就要割礼,而且如果你以城市人的眼光来看割礼的环境,并不够卫生,但是他们毫无畏惧,把这个当做一种圣行,神圣的圣,当做一种圣行,而且他们可以非常坦然的跟你讨论这件事情,因为这就是他们宗教生活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然后作者在里面还特别介绍了一位冰清玉洁的女阿訇,我们知道阿訇那是穆斯林里面是一种宗教的职务,你要对《可兰经》相当的造诣才能够担任,而且他绝大部分,阿訇是一个神职,在社会上很有地位,但是阿訇绝大部分都是男性,作者就介绍了一位女性,她在一个基本上是男性组成的世界里面,通过自己卓绝的努力,自己非常坚定的信仰,在非常艰苦的环境当中,它使自己得到了阿訇证,成为一个女的阿訇,是一位冰清玉洁的女阿訇。

所以作者的这本书从多方面为我们揭示了中国穆斯林真正的生活,他们怎么样坚守自己的信仰,我想不仅是对于汉族,对于各族,总之对于我们了解中国的穆斯林以及中国穆斯林跟伊斯兰社会有同有异的地方,受到中国文化影响的地方都有很好的认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