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杨瑞松《病夫、黄祸与睡狮》(二)

2012年10月17日 09: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0月16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从小到大我就听别人跟我说,其实我们中国是很厉害的,而那些过去瞧不起我们的西方人中有一些真正的有识之士,他是很了解中国那巨大的潜力,比如说像拿坡仑,拿坡仑就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是一头沉睡了的狮子,千万不要叫醒它,否则世界将为之震动。但是这句话很奇怪,你去看《拿坡仑传记》也好,看他的任何生前留下来的言论也好,好像到处都找不到这句话的出处,这句话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我今天继续给大家接着谈这本书,《病夫、黄祸与睡狮》,作者是杨瑞松,台湾政治大学的教授。在这本书里面昨天谈过了他谈东亚病夫这个观念,怎么被中国人自己改造变成攻击中国人身体不好。今天我们再来谈谈他谈睡狮,也是中国现代民族主义建立上面很重要的一个意向。首先他引述了另外一个学者的讲法,这个学者几年前我在这里介绍过他这本书,就是费约翰写的《唤醒中国》。当时《唤醒中国》这本书里面作者就做了一个地毯式的考察,就发现其实拿坡仑关于中国沉睡的寓言没有任何确切文献证据的基础。他认为这个传言乃是建立在谣言之上。这个讲法其实是在19世纪中流行的一项谣传之上,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真实的讲法,有可能不是。  

另外,我们的作者杨瑞松他翻查材料发现在整个19世纪的文献资料里面,也找不出比如说《泰晤士报》原始文件电子档也没办法找到任何关于“沉睡”跟“狮子”、“中国”这些字眼的联系。到了1936年才明确找到拿坡仑关于中国沉睡的说法,但这个说法里面也没有出现“狮子”这样的字眼。相反的,英国原来的材料,1936年才找到这么一个说法,而且这个说法没讲狮子,反倒是20世纪初很早就已经开始流行拿坡仑说我们是睡狮的这个讲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首先我们要先了解其实当时的西方舆论,按照杨瑞松教授的考察,常常提到中国睡着这件事情,就说中国是个睡着的大国,睡着的巨人,这个睡并不是说他谈到他将来醒来之后我牛,重点是在他这个睡是昏睡不醒,说他是进入一种昏沉的状态,就像黑格尔讲的时间停下来了,停滞了,中国不发展了。当时有这么一个中国很重要的外交官,就是我们的外交大臣曾纪泽,他用英文写了篇很漂亮的文章,叫做《中国先睡后醒论》,里面就说到没错,就像回应那些人的批评,中国是睡着,但是我们是会醒过来的。  

这里面他又说,我们将来会如何醒,他就讲到了种种乐观的期望。但是即便是曾纪泽这么讲到中国会醒的可能,也没说到中国醒了就是个狮子,睡的时候是用狮子的方法睡,醒了之后就是一个雄师。在这里面再一次的担任重要的转折角色的就是我们昨天提到的梁启超了。原来梁启超1899年《清议报》上面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动物谈》,这里面他就说到,中国是先睡后醒,然后他就加工转化,说当年曾纪泽那篇文章把我们中国说成是睡狮,也就是说睡狮的讲法曾纪泽没提过,是梁启超硬生生的说曾纪泽提过,大概梁启超写文章太快记错了。然后慢慢的梁启超又把中国形容为一种睡着的机器怪物,这很奇怪的讲法,是一个睡着的机器怪物,一时又是个睡着的狮子。这时候梁启超写这个的时候,他也不是在说中国有巨大的潜力,有多可怕,而是要说什么呢?而是要说中国已经万劫不复,当时甲午战争之后,当时甚至已经是各种的中国改革已经都进行了,但梁启超觉得还是非常悲观,甚至怎么会越改越糟,怎么改都没有用呢。也就是说当时睡狮这个讲法在梁启超笔下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完全是负面的,跟后来我们在80年代看到《河殇》或者是90年代看到的《中国可以说不》,里面讲的那个睡狮的意思完全不同,我们今天所讲睡狮的意思是为了说中国是跟牛的,很厉害、很巨大、很吓人、很有威力的,它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已,等它醒了,世界就要震动。但最早中国人硬生生的说西方人说我们是睡狮的那个年代,其实是用来讽刺我们,说我们现在是如何的不醒。  

慢慢的,更有趣的是睡狮也牵涉到我们当时汉人跟满人之间的内幕斗争,这当时跟过汉人搞反满革命运动的时候也用睡狮形容汉人,就觉得汉人本来是雄师,怎么会睡着了?就是被异族奴役,然后这个时候这个说法又混杂了中国自己的种族革命,慢慢就逐渐演变,慢慢又牵涉到另一个,这本书提到关于黄祸,黄祸本来完全也是负面的东西,但来了中国,我们把它当成正面,就说明西方人也怕我们,我们多牛。于是睡狮跟黄祸就拉上了关系,就变成了中国人自己给自己长志气的一个讲法,在这个长志气的讲法里面最早出现给我们长面子的还不是拿坡仑,而是俾斯麦。这里面就说到,当时有这么一篇文章,在1904年一个留学生的评论写的,他说,德国首相俾斯麦数十年前就说过,不要吵醒这个东方的睡狮,要不然的话,它也会吓大家一跳。那么可见这个拿坡仑有没有说过我们是睡狮我们不知道,但俾斯麦我们也不知道,但反正对中国来讲都一样,它反正是中西方权威的政治人物,他们对中国的潜力有洞见,因此用百兽之王的譬喻形容中国所具有的力量。  

问题是这个很受中国人欢迎的意向,它一开始提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并不喜欢,像胡适,他宁愿把中国说成是睡美人,是人人都说我们漂亮,人人说我们好,我们一清醒来之后,倾国倾城。胡适看到是中国文化该用软实力让世界清醒。另外一个,英年早逝的时事评论家,我觉得说的更有趣,这就是朱执信,他说醒了这是最好没有的事,但是为什么我们要承认自己是可怕的狮子呢?我们人生是不是要拿来死人怕做墓地呢?一个民族生存是不是要拿死人怕做墓地呢?一个国家建立起来,又是不是要让人害怕才好呢?所以可见睡狮这个讲法,当初也有知识分子反对,但是以中国人近代这种丧恶暴力的习性,我们当然不喜欢这个讲法,我们就是要让人家害怕,我们睡醒了就是要咬你一口,这才对当时备受欺凌的中国人的胃口,就出现了我们的睡狮说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