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托马斯·伯恩哈德《维特根斯坦的侄子》一

2012年12月03日 11:0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1月29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之前跟大家讲过,由于维特根斯坦的性格跟他的名声,所以很多后来的人会拿他的生平去做各种各样的二次创作或者以他为灵感,去做其他不同种类的文化艺术创作,有的摇滚乐团会把他的哲学着作变成歌词,然后配上曲调,变成一首歌曲把它唱出来,有关于他的生平的电影或者是以他为一个原形,然后模仿出一个角色,虚构的电影。

我今天也要给大家介绍一本类似这个范围内的书,就是我手上这本《维特根斯坦的侄子》,他的作者同样是奥地利人,也是我在这个节目里面已经跟大家介绍过两三次的,我很喜欢的一位奥地利的大作家托马斯·伯恩哈德。托马斯·伯恩哈德他这本书其实是三个短篇或者中篇放在一起,其中中间一篇就是这本《维特根斯坦的侄子》。

《维特根斯坦的侄子》讲的是什么呢?有很多人认为他是一个自传色彩相当浓厚的书,为什么呢?因为在这里面很多的经历、很多的人物都是真实出现在托马斯·伯恩哈德生活中的。例如说这本书的标题所讲的维特根斯坦的侄子,这真的他有这么一个侄子,这个侄子叫做保尔·维特根斯坦,这个保尔·维特根斯坦在他的这本书的描述里面是我们的作者伯恩哈德的好朋友,他的一生最有名的就是,他有一点给人感觉像是花花公子毫不在乎,非常的聪明是个天才,对音乐有无与伦比的一个鉴赏力跟欣赏力,还有理解、分析、批评的能力。喜欢赛车,对所有的事物好像都能够有洞彻的了解,而且非常的聪明,有很多的哲思,只不过他的哲学思想不发表,却出自一种疯癫的形式。

也就是说他真的是有精神病,而且是后来越来越频繁的出入于精神病院之间,往往一年可能就要住进去一段时间,以前可能间隔的短一点。但是无论怎么样,伯恩哈德跟这个保尔·维特根斯坦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侄子是好朋友。

然后这本书它的情节其实很简单,或者没什么情节可言,讲的一开始就是恰巧他们两个住进了同一座山上的医院,这个医院其实是两座医院,一个是精神病院,一个是专门医治肺癌的医院。但这两个医院是中间有通道连在一起的,而伯恩哈德他就住在一肺癌的那个医院,因为他患上了肺癌。而他的好朋友保尔,正好在同一时间精神病又复发,又来到那个精神病院,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伯恩哈德怎么样用他一贯的读者们会熟悉的语调,用了很长篇幅去描述这个医院的情景,他在这个医院知道他最要好的朋友就在隔壁,他怎么样想努力的走过去隔壁那边去看望他,但是却终于不成功,只偶尔的成功见过了两回这样的一个故事。

这个小说有很强烈的伯恩哈德的色彩,其中一点就在于他不分段,也就是整篇小说没有段,一口气写下来,这一点让很多读者会觉得不耐烦或者是受不了,觉得他罗嗦,的确伯恩哈德的小说常常给人某种罗嗦的感觉,就好像他说什么话都在反反复复,提了一个由头,提了一个点出来不写,谈半天别的事儿,然后回头又再继续写下去,然后再回次头又再继续写下去。

但是他这个罗嗦很奇怪,却让人想起了另一个大作家贝克特,贝克特的言语是出了名的简短到不能再简短,是极简主义的,但是为什么一个罗嗦的作家跟一个极简的作家都相似呢?那是因为你觉得这两人的眼神都如此锐利,这两个人一个多言一个寡语,他们表现出来的那种气质都是那么尖锐,那么深刻,而且展现出世界的种种的荒诞,生命中的种种的可笑、荒唐,都看得到。

然后在这个书里面,我们还看到他另一个写作的特点,就是会在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为某些文字加上一些着重号。这个着重号中文版完全也反映出来,把它译出来。

比如说,这里面就想到,他谈到保尔,他这个好朋友,他说保尔在孩童时期,体内就埋伏下所谓精神病的种子,一种从未精确界定的疾病,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作为一个精神有毛病的婴儿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的,这里面他把作为一个精神有毛病的婴儿,特别用着重号标示出来,然后后面又来了,他说直到他去世,这种精神疾患一直伴随着他,成为他生命中自然而然的事情,如同其他人不为这种病症所折磨度过一生一样,他在这儿把不为又变成黑体字,又着重一次,为什么呢?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很简单,他要讲的是对他的好朋友来讲,精神病的那种正常,那种被他的折磨的正常,正如我们一般人不为精神病所折磨的正常是一样的,所以他在这边特别强调,所以他的写法是非常古怪的,但是里面有很多东西是让人觉得非常的震撼的。

比如说这里面他提到,我们可以看到他看世界的一个方法是何等的冷酷,他说他在医院里面目睹了很多他的病友的死亡,他说既然医生对待那些我目睹死去的人,完全与对待我一样,跟他们说同样的词语,进行同样的谈话,开同样的玩笑,那么我的前景跟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相比,也就不会有什么两样,他们在病房悄然死去,无人注意,没有叫喊,没有呼救,常常是全然无声无息的就走了,一大清早他们空出的病床就放到了走廊上,更换的铺盖罩套,准备给下一个病人。护士小姐们尽职微笑的做这些事情,并不理会我们从旁经过看到的这一切。

你想想看,这是一个何等冷酷的从旁看的一个观察,那么这样的一种冷酷的观察同样的他也在他的好朋友保尔身上看到,只是保尔更像他的叔叔,更愿意为了一个想象中的托尔斯泰式的平民百姓穷人去付出,去同情他们。

说到这里我们也许会问,那这里面的维特根斯坦,我们熟悉的那个大哲学家在哪里呢?跟这一切有关系吗?有的,就是这种疯癫,他认为他的朋友的疯癫其实也是一种天才,说到这儿其实这本书唯一稍微让人觉得有不满的地方就是他对维特根斯坦采取了一种典型的天才论的解释,好像他小说里面,他其他小说里面也提到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都是作为一个世上可遇不可求的极端恐怖接近于疯狂的天才的形象般出现,这难道不就有点熟了吗?

[责任编辑:王露] 标签:开卷八分钟 梁文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