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爱德华·何利斯《建筑变形记》(二)

2013年01月16日 13:4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月15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今天继续给大家讲这本《建筑变形记》,他的英文的原来的名字比较有意思,叫做The Secret Lives of Buildings,就是《建筑物的秘密生命》,他仿佛是要在这里面告诉我们,所有有名的建筑底下都埋藏了很多历史断层,而这些历史断层使得这些建筑有了谜一样的空间跟感觉,所以也就是说西方历史上很多有名的建筑物,它们不断的因应不同的时代的需要,不同的政治需要跟经济需要,被不断改变它的用途,甚至还要改变到里面那些具体的设计,然后我们的作者爱德华何利斯在这本书里面给我们介绍了,从古至今很多西方建筑,从雅典卫城的巴特农神殿,一直到非常现代主义的休姆环楼,甚至到近期成为争议焦点的耶路撒冷的哭墙,都被包含在这本书里面。

但这本书里面我觉得仍然有趣的是威尼斯,为什么呢?因为他里面好几个章节都提到威尼斯,威尼斯这个城市,他这个国家原来就像,几乎以商帝国,其实有时候表现更像海盗,他很多的东西都是偷偷抢抢骗回来的,但是问题是这个国家到最后我们都知道他是衰落了,他成为一个巨大的主题公园,成为一个巨大的观光游客的拍照的布景板,今天就在这个城市里面定居的人口远远少于每天涌进这个城市的观光客,于是这个城市就成为一个传说。

成为传说之后,他就可以利用了,怎么来利用呢?这本书里面其中一个章节是跟中国有关的,那就是他要谈到的我们澳门,具体来讲是一座建筑,哪一座建筑?就是威尼斯人酒店,我相信很多人,就算没过去,都听过这个酒店,这个酒店模仿了威尼斯的建筑来构造,然后里面有个巨大的一个商场,这个商场里面还做了一个假的运河,甚至还模仿威尼斯的状态,然后在上面有一些凤尾船,然后有一些船夫会在上面唱歌,有小桥,然后有一个假的会变换天色的一个天花板。

这本书的作者文笔很好,常常写东西写的像故事一样,有时候甚至干脆直接虚构一些东西,为了要达到他说故事的效果,比如说在这个章节里面,很好玩,他虚构了一些东西,虚构了什么呢?我跟大家念念看,他讲到,在1993年、1992年的时候,一名西方商人站在中南海紫光阁的东方高官面前,这座古老游戈的雕梁画柱依旧叫人想起当年的帝王气势,白手起家的这个西方亿万富豪,美国第三大富翁谢尔登·埃德森,转身向他的执行长浅笑说,真是皇家气象,这时候他即将面对一个非常位高权重的东方高官,这个高官是谁呢?这里面就说了,是当时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国副总理钱其琛,这些都还是真实的,虚构的是这里面常常像写小说一样,写钱其琛当时什么心情,什么语气等等等等,非常好玩。

他为什么要这么来虚构呢?是因为他希望在这里面去折射,或者回应另一个我很喜爱,非常有名的一本小说的其中的情节,那就是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在《看不见的城市》里面来自威尼斯的马可波罗到了忽必烈汗的跟前,跟他讲述他这个帝国之内、庞大的疆域之内,忽必烈自己根本没办法亲身走过的所有的那些城市、沙漠中的海市蜃楼,海岸边的繁忙的海港,种种的这些奇奇怪怪的城市的景象,然后他一路给这个忽必烈汗介绍他的见闻,忽必烈汗有时候非常的困惑,有时候又非常的睿智,然后忽必烈汗不忘以一个帝王之尊向他提出一些客气的提问。最后要问的当时就是,那你来做那座城市你为什么不介绍呢?那当然就是威尼斯,而这个城市已经是个传说跟符号了。

然后我们看看这本书里面他就讲到,他提到这么一句话,他说拉斯维加斯是个现代城市的极端例子,是海市蜃楼,是沙漠绿洲,如今呈现了进一步的讽刺,他自己就遭到了模仿,供观光客取乐。拉斯维加斯模仿了世界上无数的风景名胜,比如说威尼斯,而他的风格的威尼斯则刚刚抵达中国,数个世纪以前,马可波罗曾在这里,站在忽必烈汗面前,向他描述他来自的那个叫人不可致信的城市,经过数个世纪的翻译,跨州的运送之后,这个威尼斯再也不像马可波罗所形容的,是那抢劫共和国,而是一个让人度个小假之处,仅此而已,别无其他,这就是今天的威尼斯人饭店。

然后这里面后面就提到了,整个拉斯维加斯这一切的故事是怎么起源的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当时的几个酒店大亨,像史蒂芬·维恩,加上刚才我们说的埃德森,互相比赛改造拉斯维加斯,他们发现原来很多外面来的游客不是来赌钱的,他们慢慢发现我们的目标是兴建一座本质已经彻底改变的旅馆,旅馆本身就是吸引观光客前来的旅游,就像迪斯尼乐园吸引游客到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一样,于是他们把整个沙漠中为了满足欲望而存在的这座海市蜃楼,或者你愿意讲的话是个欲望的绿洲,把它改造成为小巴黎,小纽约,小意大利的Bologna,然后甚至有加勒比海的风情,然后慢慢的他们搭建了一个虚拟的威尼斯,这个威尼斯还是非常非常的写实的。

就算到了澳门,这里面书上说,我们还是能够看到观光客也如画中一般打扮的尽善尽美,他们由叹息桥的窗户向外眺望,然后靠在麦感桥(音)上叹息,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里面,我们的东方权贵和西方看不见的城市的供应商,双方都料想到了维恩,也就是刚才讲的这个大亨,对自己创作品的形容,我们一个问题开始,这些人是谁呢?他们要什么?这就掌控了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回应游客情感和心理上的欲望,如果说这地方还有其他可取之处,我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了,没错,除了满足欲望之外,像这样的建筑他还有什么其他可取之处呢?知道也没有意义。

[责任编辑:詹茜卉] 标签:爱德华 建筑变形记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