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周予同《群经通论》

2013年01月25日 15: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月24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知道今天中国到处都有人重新要复苏国学,而这个复苏国学是包含非常多不同的种类跟层面的,比较普及、大众化的就是现代很多人提倡读经运动,对不对?我看到有很多小孩,像上私塾一样的,会在周末被家长送去某些学校、某些机构,大家好好的重新读经、背经,一般而言,这当然是好事,但是问题在于你读的是什么经呢?假如说只是《三字经》、《弟子规》这些倒也还无所谓,但是假如你说的是传统我们讲的经学里面讲的那个经,也许就有问题了,为什么?因为关于什么经该读,什么经不该读,哪些经是真,哪些经是假,什么经该怎么念,什么经该那么念,这完全都是一个有争议的领域。我们总以为中国的国学,尤其是经学这一块好像在日常生活,我们常识里面变成了一个如此的不言自明、那么清楚的一以贯之的东西,但很可惜,现实绝非如此。

我介绍大家可以看看这本书,《群经通论》,作者是周予同先生,而编校的则是去年刚过世的朱维铮先生。大家都知道朱维铮先生做史学、经学是他的拿手本行,而他的经学史严格讲,不是叫经学,是应该叫经学史研究,主要全来自于周予同先生,周予同先生可以说是章太炎先生的再传弟子,因为周先生是钱玄同先生的学生,而钱玄同是章太炎的学生。周予同先生可以说是上世纪中国最重要的经学学者,当然这里面讲的经学我们看这本书,其实它有很多部书、很多部论文集,这本书是我以前没有读过的,所以最近趁着休息的时候也就拿出来重新看,里面就可以说的非常清楚,其实你不能够说他是一个传统的经学家,正是因为所谓传统的经学,是一个充满争论的历史,所以你可以说他是经学史家,不再是过去那样子,把孔子当成是正统、权威,把经典当成是崇高、神圣的价值来源,而是试图用一种历史学术的眼光客观地去看,当你用这样的眼光去看,你会发现这个历史太多纠结了。

比如我们也许大家读中学历史的时候,大概都读过经学在汉朝的时候发生过“今文经学”跟“古文经学”的论争。在这本经学通论里面其中一篇收录的最重要的文章就是《经今古文学》,这篇《经今古文学》是提出了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今古文学,就今文经学、古文经学,它并在一起来讨论作为整个经学史的核心观念。这可以说是周先生的一个发明,到今天所有会做经学史的人都知道,这大概已经是一个常识。

在这篇文章里面其中就说到,今古文学家对于六经次序的排列是有很大争议的。这个争议是什么呢?比如说这里面就说到了,像研究经的古文学家,他们排列次序是按六经产生时代的早晚来排列,今文学家却是按照六经内容程度的深浅来排列。所以古文学家就认为《易经》的八卦是伏羲画的,所以《易经》该排第一。但是在今文经学那边就可能整个排列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古文学家们用时代的早晚排列呢?这就不能不说到他们对于孔子的观念了,他们以为六经都是前代的史料,也就是平常我们讲的“六经皆史”,而孔子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圣人,他不过将前代史料加以整理,传授给后人而已,也就是说孔子是一个历史学家。这么讲,是不是表示不重要呢?恰恰相反,他们认为民族的存亡和历史有密切的关系,中国民族历数千年不灭,就首先因为它详密而不绝的史籍缘故,而古代史籍的继往开来者,首推孔子,所以在这派看来孔子是很重要的一个大史学家,民族精神的继承开扬者。

在今文学家那边,他们就认为不是了,他们认为孔子还是一个庶王,没有王位的王。六经大部分是他写的。这里面就算有前代的史料,也是他托古改制的手段。我们要读六经不能只看文字,还要读出里面的微言大义,里面讲的全是政治,全是讲的经释字汇,这就是基本的今古文学的区别。

在这里面接下来有一篇文章,是接着这个来讲的,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在今天看来仍然有时代意义,叫做《春秋与春秋学》。周先生其实写这篇文章是抗战的时候,他一开头就写到:“中国的儒教经典里有两部怪书,一部是《周易》、一部是《春秋》。《春秋》是非常古怪的书。”他说为什么怪呢?他说请看近年来,是抗战的时候。“有些莫名其妙的儒教徒想建立新道统,他们硬将孔子套上了一套时装,要孔子一面接受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的衣钵,一面做现代政论家和他们自己的先遣队,这不仅蒙蔽了孔子的真相,而且涂改了中国的古史,这思想的来源又在什么地方呢?原来就在《春秋》这部怪书。更怪的是日本帝国主义者一面拿着犀利的现代武器,由中国的东北屠杀过来,一面又捧着发霉的古代经典,说这是在实行王道,而王道的来源又是什么呢?也是在《春秋》这部怪书里面。甚至连汉奸都说他们最喜欢读的书就是《春秋》。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春秋正是刚才我们所说的那些喜欢讲托古制今的今文学家最喜欢讲的一部经典。”在这里面他们就试图想要说出一种《春秋》里面有很多微言大义,这样的微言大义又能够讲,比如康有为就能讲出所谓的三世,最后讲到太平世,有时候又会讲到三统,有所谓的通三统,全是为了要把古代的东西改造,来适应现在,来说现在的东西应该是如何有最高经典、权威的依据。但是在这里,周先生似乎同意他的老师钱玄同的讲法,《春秋》恐怕连跟孔子都没有什么关系。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证据说明《春秋》是孔子所写的。另外,《春秋》跟后来围绕《春秋》的《春秋学》乃至于今文经学种种的附会,种种的阐发,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责任编辑:詹茜卉] 标签:开卷八分钟 梁文道 周予同 群经通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