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小津安二郎《我是卖豆腐的 所以我只做豆腐》

2013年03月20日 10:0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马家辉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3月19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马家辉:我昨天讲了我的偶像张爱玲,今天讲另外一个偶像小津安二郎,其实我的偶像太多了,讲不完了,梁文道还是不要回来了,全部给我来讲,每天讲我的偶像。这一偶像是拍电影的小津安二郎,他在1963年,就是我出生那一年他去世的,偶像他去世了,我才出生了,好像是这样,我搞不好是他投胎,应该不会。那这本是什么,这本书就是小津安二郎的散文,坦白讲只有一小部分是他写的,其他都是当时很多杂志,有正经的杂志、电影杂志,也有八卦周刊去访问他。他讲嘛,一边抽烟,你看他爱抽烟,所以才60岁就没了。就一边抽烟,一边喝酒来跟记者来讲他怎么样拍电影。现在这个书就把它弄出来了,把他所有的一些想法零零碎碎的,有些比较长篇的,集合为一本书叫做《我是卖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一辈子基本上只做一件事就是拍电影,而且拍他自己想拍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用他自己想用的方法来拍,这样那就是所谓的小津美学,小津安二郎。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说起来想哭,20多年前好久好久以前非常爱看电影,我还特别跑去付钱上课,去了外面的什么电影课程听一些大师,电影理论大师专门来讲小津安二郎,小津美学。其中很多包括说镜头都是从低往上拍的,不会从高往上拍的,特别是在房间里面,为什么?我还记得老师说很简单,因为它要表现日本人住的地方的环境,住那种榻榻米。因为日本人跪在那边也躺在那边,所以小津要用日本人的眼光来看,所以这样拍,那这个是其中一个小津的美学。另外是它的很多镜头不对位的,比方说一男一女聊天,传统的电影应该是先拍男的,男的是看到这边,然后再拍女的,女的是从这边看。可是小津不太一样,他是拍男的时候也是从这边拍过去,拍女的时候也是从这边拍过去,两个人好像不是对话一样。

那小津在这个书里面也有替自己这种小津美学来说明,原来是因为拍片的时候,空间很窄,成本也很低,弄到地面非常乱,很多的电线,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懒得清理,其实他是蛮懒惰的人,算了算了随便了很马虎,那就为了不要拍到地上的乱七八糟的镜头,他就把镜头从低往高拍,比较看不到。小津美学其实因为懒惰、因为马虎、因为没有钱。还有镜头的问题,小津说我也是懒惰的人,懒得处理很多镜头,而且基本上我这个人非常的反叛,我就不相信电影的文法,也不能说他乱拍。我觉得他是说我拍了这种镜头,我独创我小津的文法,给你们一个惊喜也很好,所以种种对于电影的思考,还有包括他自己如何走进电影这一条路上面,他的生命经验这个书都有谈到。

可是相对的我们看到有一个部分,他谈到战争,其实他那时候有来过中国来打仗的,还杀过蛮多的,我猜的。后来一些材料也这样写,杀过不少的中国人,为什么呢?因为他曾经放毒气,你毒气一放就好多人死了。可是在这个书里、电影里,坦白讲我们很难过的发现,他好像没有任何的反省,甚至书里面有一段话,他讲到在中国杀人,用刀来砍中国人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砍人的时候真的好像拍古装剧一样,那个刀砍下去的时候,那个人就倒下来,那很写实。他连杀人都想到电影,所以有点像什么,我是卖豆腐的,做豆腐我只卖豆腐。

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国的观众,当我们想到这些问题,我们当然是心里怪怪的,觉得不太舒服。可是我们这样说嘛,小津是一个艺术家,艺术家用中国的作家木心的说法是,艺术家心中另有上帝,艺术家心中另有天堂,可能战争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是小津的看法,我们当然不能同意。说回来小津拍了戏那么多年,他也拍过蛮多低俗的电影,所以他自己也说他说重要的不是低不低俗,就算那个剧本很低俗,他曾经有一段话这样写,因为当时的口味是这样,我们要跟着那个口味来调整我们的剧本,可是重要是说我们要用心去拍,把剧本、把人物、把什么东西都要弄的好好,还是拍的出好的电影,所以作为一个这么重要的导演,除了他的才气,他的天才以外,他如何用心把手上的东西全部弄好非常重要。

回看我们现在好多什么动不动就是说要拍一个大片,什么几个亿来拍一个片,没有用,把钱丢给你也没有用,你乱拍对吗。把钱你了,你想说我不要拍通俗的东西,我要拍好的东西,背后有什么样的意义。可是你在里面的剧本、人物、灯光等等,就弄的乱七八糟,拍出来觉得说给你拍大片没有用,还是丢了中国人的脸。那说回这个书,我坦白讲我个人看完这个书,心里真的不太舒服,原来我的偶像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坦白讲甚至蛮可耻的生命的经验,那没办法了。当我知道的时候书已经看完了,也回不去补救不回来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