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宇文所安《盛唐诗》(二)

2013年05月20日 15: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我们昨天说到像很多唐诗里面出现那些的类别一些题材,比如说什么边塞诗、田园诗等等,为什么总是那几个类型呢,我们要了解到当时的诗总是几个不断的重复出现的类型,是跟写诗的场合有关的.我今天继续给大家介绍这本书,宇文所安的《盛唐诗》。那么在这本非常丰富的书里面我能跟大家讲一些一般就是对唐诗没有太大兴趣的人也都能够觉得有意思的部分,比如说这里面就说到,大部分的诗人写诗跟今天不同,我们今天可能因为诗人他真的是有感而发了,他真的是比方说心里面今天看到什么,很有感觉,晚上琢磨一晚把它写了出来,但是唐朝的诗人写诗多半是要看场合的,没有这场合他就不写诗了通常就,有些场合特别古怪,比如说你有没有注意到特别的人写一种什么诗呢,叫做贬逐诗,也就是有人被贬了,被贬出去放逐出去流放出去或者放到地方上当小官甚至罢了官了,那么那些人他会写一点诗。

那么送他走的时候那别的诗人朋友们别的官员也写诗,那这类贬逐诗他最有意思的是这个诗人被贬出去了,但他写的诗的对象读者可能还是在京城,而这些读者希望这些诗人在这种诗里面写一些在首都里头不能写的内容,比如说他自己的伦理价值观,他的怀疑,他所遭受的强烈痛苦,甚至是他对当官过程里面感到的悔恨,那么所以我们要了解这时候每一种诗几乎都是有模式的,很多很多诗都有模式,那么在这种模式底下李白之所以出类拔萃在于什么地方,也就说先给大家念一首杜甫写的《饮中八仙歌》,讲李白的这一首我们都很清楚,太有名了。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那么这个形象是全中国人都很熟悉的一个形象,但是宇文所安他强调所有的唐朝诗人没有一个人比的上李白这么竭尽全力去描绘和突出自己的个性,那么李白为什么在后代的评论家眼中常常跟杜甫比,大家说李白是学不到,杜甫你可能还学得到呢,那么他认为真正的理由就在于他不可仿效的真正原因就在于李白的诗歌主要谈的都是李白自己这个人,他目标是通过诗中人物和隐蔽于诗歌后面的创造者,表现出一种独一无二的个性,那么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李白这一辈子围绕他的生平很多的传说,很多传说甚至是他自己的有意想要去夸大的,那么或者说他不介意被夸大,比如说他少年的时候,就像他的前辈诗人陈子昂一样,会耍剑,十几岁的时候好剑术,甚至还杀过人,那么这么豪迈的一种形象是他很喜欢的,而这个形象恰好又在唐朝的开元时期受到欢迎。

比如说当时有这么一些豪迈率真的狂妄的天才,像张旭,这种文人形象很流行,那么李白是不是为了这个东西而经营自己的形象呢,那么这里面有太多太多关于李白的传奇,而这些传奇里面有真有假,但是无论真假我们好像都能够在李白的诗里面得到一些印证,我们再来看看李白怎么样在诗里面去热烈的谈到他自己,要把自己给突出出来,也讲一下,比如说我们跟顾随比较一下,顾随讲《将进酒》,宇文所安也讲《将进酒》,他说中国诗歌传统其实并不少这种喝酒的诗,及时行乐的诗,但是从来没有一首诗像《将进酒》这样子以蓬勃的活力去说故事,说的是什么呢,表面上他说的是人应该好好喝酒,喝醉了忘记世上和死亡的忧愁,但是他还说了另外一件事,你得是跟我这么样好好喝,不要吝惜金钱,他把注意力从主题本身引开,直接指向了抒情的主人公,传统主题只是李白用来表现他个性的一种形式而已。

然后这边又说到李白的诗,也就说他的风格大家觉得很特别很特别,这种特别其实就是因为他跟当时首都流行的那种京城诗技巧不一样,像王维的诗他是当然有突破,但是他主要的基础还是在掌握的非常的艺术的非常的成熟的那种宫廷诗那种京城诗,就整个圈子的人写诗大概都有个格调有些技法有些类似的艺术手法,王维很熟这一套,但李白好像不是太熟,所以他的诗反而会粗,又比如说孟浩然,我一般讲孟浩然,说孟浩然好像天子不赏识贬人在地方,很荒凉很凄惨,但是有没有想过其实孟浩然的诗在那个首都圈,也就说他的命运之不羁跟他写诗写的不合京城口味是不是就算不讲相关,是不是也有一种同类的类比关系呢,然后我们再回头再来看看这里面讲的李白,李白的乐府大多采取不规则的英杰格式,那么这就是一种很简单的我们能看到的跟当时的宫廷诗不一定的地方,有时候一首诗出现12个英杰,那么当然说到不合规范也不能够不谈杜甫,杜甫怎么样不合规范呢,听起来很奇怪对不对,我们一般都觉得杜甫是最严谨最合规范的诗人,而且大量参考前人的东西,但是宇文所安说这是个陈腔滥调,他认为杜甫厉害的地方就是他的确非常熟悉写诗的传统,他很熟悉盛唐时期宫廷的那一整套东西,但是他能够利用既有的模式把他转化为自己所用,比如说有名的望月,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首诗也是非常有名,而且还是杜甫早年的诗,那么这些诗其实这种登高然后有觉悟的诗是当时常见的模式,但是偏偏杜甫写的不是一个登山然后有一个觉悟过程这样的一个隐喻,他用了类似的一个结构,但是却写出了一种纵横古今天下的一种时间空间上的穿越感,这才是杜甫违反或者突破传统的地方。

[责任编辑:何滨柔] 标签:梁文道 开卷八分钟 宇文所安 《盛唐诗》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