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陈平原《开封:都市想象与文化记忆》

2013年06月17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上个世纪中国经历一个大规模的古城拆毁,或者你要说好听一点的话,叫做重建的一个过程,于是很多地方的城墙都被拆掉了,甚至到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还有很多有城墙的城也遭到了破坏,但是到了现在,大家看到几座城市,像平遥这些城市大受欢迎,于是大家又开始心痒痒的觉得是不是该回来重建一下原有的城墙,或者说把原有的城墙弄好看一点,弄漂亮一点。

比如说河南的开封,我们今天常常忘记,开封这个最近一阵子曾经因为城墙问题引起注目的城市,他是个七朝古都,但是在谈到中国古都的时候,我们不太容易想到开封,所以说开封留的下来,在地表上让我们看到的东西好像太少了。

没错,开封是个地下一层一层累积的东西的一个城市,但是在我们的文化史里面,在中国的记忆里面,他同样的也是一层一层的累积下了很多的东西,现实中的开封也许你看不到什么,但是想象中的开封,他却是如此丰满。

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有趣的书,就叫做《开封:都市想像与文化记忆》,其实《都市想像与文化记忆》是一套的丛书,是一个一连串做出来的学术论坛,主导者是陈平原教授和王德威教授,他们两个人就已经也做过西安,我忘了还做过哪一个朝,像北京,做不同城市的这种关于他的故事想像,文化历史中,我们怎么想像这座城市,或这座城市的人怎么想像他的过去跟未来。

终于到了第三本,他们做到了开封,作为一个学术会议的论文集,坦白讲,这本集子是良莠参差不齐,有好东西,也有不好的东西,我们重点就给大家介绍一些有趣的好文章。

比如说,这里面其中有一篇论文叫都城背后的都城,这里面主要要谈的一本书叫做《都城纪胜》,成书于1235年,作者化名为灌圃耐得翁,这个书讲的是什么?其实要讲的是杭州,他要谈的是南宋时候的首都杭州,你看多漂亮多繁华,但是有趣的是,这本书在谈杭州的时候是不断的提起汴京,也就是开封。

而提起汴京的数目,数量之多,甚至还超过他真正要谈的杭州,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所谓的南北宋之间文化变化,宋室一南迁,有大量的人逃到南方,当时他们带着他们的文化口味,他们的乡愁,来建立他们的新首都杭州。

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人真的是能够只把临安做汴京,杭州街上的人说话听口音都像那时候的开封话,街上的店招也都像是整个开封搬过来一样,当然你回忆过去,你会觉得真是,有时候你会觉得今天比过去好,像这里面讲的这本《都城纪胜》,更多的时候也许你是觉得今非昔比,像这本书不断的在参考的另外一本名著另一本就叫做《东京梦华录》。

《东京梦华录》就让我们看到当年的北宋盛世的首都,《清明上河图》里面的那个汴京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一个城市毁灭了,消亡了,大家记忆他,想像他,不只在文字里面,不断的回忆当年的盛况,哀叹时间的流逝,人间的无情,同时连声音都被大家记下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面有一篇文章叫回望中原夕霭时,也很有趣,他谈的是雅音这个问题,什么叫雅音?就南宋开始,中国的音域学领域开始出现一个概念,叫做中原雅音,这个中原雅音是怎么来的呢?主要就是宋室南迁,南宋的时候,北方一大群人往南,这时候他们呢到了一个身边讲话,语音口音不一样的讲方言陌生环境底下,他们就更加坚守自己原来中原说的那个话。

并且要确认这个话才是真正的文化正统,是来自中原的一个中原雅音,而且这些侨民要把这些带过来的这些变洛音就是洛阳话,或者开封话,要把他当成是一个正统,所以有人就说道,后来的杭州话其实有很多是古代的这种变洛话,不知道是真是假。

甚至还出现了雅音理学化的现象,什么叫理学化?就是那时候宋朝理学兴盛,他们甚至把这种中原口音赋予他一种很崇高的神圣的价值地位,硬说他能够让我们看到汉代的遗风,硬说他能够让我们看到商周诗经里面的雅宋,于是这样情况我们今天知道,当然是一个很荒谬的想法。

北宋时候的开封的音又怎么能够让我们了解所谓的商周的雅宋呢?但是这种中原雅音的想像却一直持续,直到元朝统一天下之后,元明清三代定都北方,这个时候北方话才从一种过去的我们南方人心目中的蛮夷,北方夷敌说的话,反过来成了正统语言。

而过去那个中原雅音在南麓之后,则慢慢失去了原来的理学上都有的高雅地位,然后这篇文章里面就提到了王力先生,当年根据政治上的正硕所在,他怎么样提高北京化的价值,他说,中国政权统一的时候一向建都北方,这个事实非常重要,因为一个政治中心往往就是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所以他就说道,北京建都以来已有八百多年了,这八百多年的政治影响决定了民族共同语的基础,那就是以北京话为基础的普通话了,但是,这里面说到这种雅音这种东西,可能已经彻底在历史上失踪了,但是今天连一部分的开封文人,像这里面陈平原教授,他这边不忍远去,里面谈到开封文人张长弓、张一弓父子,他们怎么书写当代人书写开封。

他们说到开封的确是一个没有什么旧东西,没有什么真正恒古的东西留下来的城市,文人怀古,很难找到可凭吊的遗迹,同样是古都,在这个问题上开封跟长安的差异实在太大,因此生活在很少古物的开封,张长弓、张一弓父子他们写开封怎么写,写声音的怀旧,写古子,难怪这本文集里边特别多的人谈豫剧,谈开封的各种的民间戏曲,因为我们期望在变动其实更快更大的声音里面却找到一个物理上面,建筑上面,视觉上面已经不存在的一座古城。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